• 美国打算制裁伊朗国家媒体

不久前伊朗部分城市发生骚乱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文表示,他是伊朗人民的“支持者”。然而,正就是这个民族,几个月前特朗普在讲话中诬蔑其为“恐怖分子”。

美国政府官员以捍卫民权为由策划了新一轮制裁。在这之中,伊朗国家广播电视局也成为了美国政府新制裁的目标之一。

这种制裁甚至在冷战时期也未曾有过。到目前为止,任何国家的官方媒体都未被列入制裁名单之中。这种对国家媒体采取的非逻辑性举措是在寻求什么目的?

当然,此类举措也并不足为奇。西方媒体每年都会斥资数千万美元,用于向其受众灌输关于伊朗的完全有悖于事实的画面。因此,他们对一个国家媒体在国际范围内致力于颠覆这一有悖于事实的话语和画面感到愤怒。

将国家媒体作为制裁对象事实上也反映出伊朗国家广播电视局国际部这一强大、受众广泛的媒体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

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真正含义是具有克制的原则。然而,美国现如今却企图不顾思想和言论自由,以及人权和自由主义原则的声称,通过制裁来限制媒体的自由。这种行为是不可接受,更没有逻辑可言。这只能说明,霸权主义势力肆意妄为,企图在干涉伊朗内政和敌视伊朗人民中再创新记录。

为在伊朗人民与伊斯兰体制之间制造隔阂,美国借助所有媒体工具在伊朗人民群众中制造不满情绪。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中写道:我们想与加利福尼亚州、新泽西州和华盛顿特区部分私人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合作,帮助他们把美国的信息传达到伊朗国内。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英特网站分析人士罗伯特·麦克马洪强调,应利用媒体的力量对伊朗发动软战争,而不是采取军事举措。这位美国分析人士说,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不可取,加强广播中心的软实力才是正确的选择。无疑,美国欲干扰国家媒体活动和媒体信息自由传播的不良企图不会得逞。

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款,《民权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款,《欧洲公约》第10条款,以及《人权公约》第13条款,言论自由包括获取信息自由传播。

因此,这些受众依靠选择权原则来确定媒体信息自由传播的渠道。

 

 

标签

Jan 16, 2018 21:00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