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9, 2019 15:27 Asia/Shanghai
  • 首尔向日本提议协商解决贸易争端

伊朗华语台消息:韩国周三向日本提议继续进行双边协商。

今年暑期,大量韩国民众誓言抵抗日本“经济侵略”,纷纷取消赴日游,转而来中国走起“抗日”旅游路线。

一位韩国旅游业朋友告诉我,如果你想知道中国某个城市当天访问的韩国游客有多少,比出入境数据更准确的是,在当地韩国临时政府的景点前数一数有多少韩国游客,基本就是这个城市一天的韩国游客访问量了。

上海新天地马当路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前,不断有韩国游客前来参观。所以,关于两国的恩恩怨怨,我想先说说我最近经历的一些事。

前段时间,我碰到一位韩国某芯片巨头企业副总裁。这位副总刚结束日本行程,照理日本事务结束后就回韩国了,但没想到,直接飞中国。虽然他在话里行间没有直接明说中途转飞中国的原因是什么,但听他们同行的人透露,应该是一些跟材料有关的事情,想了解一下中国制造的材料什么水平。据我了解,目前这家韩企的原材料供应有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还有韩国本土。本来像这种看材料的事情,副总不用来,但毕竟现在这个时间点比较敏感,所以这位管生产的副总亲自出马。

而且,这家企业相比于竞争企业,它的产品线更加单一,不像别的企业可以依靠其他产品,因此这番讲话也会显得更加悲壮。

这次内部接触并不是面向行业人士,所以没有谈得特别深入。不过,他们倒是提了一点,目前日本厂家所提供材料的最大优势有两点,第一是氟化氢的提炼纯度,现在日本厂家卖的材料纯度是99.9999999999,一共十二个九,业界称“12N”;中国现在能提供的材料纯度大概是小数点后面三个九或四个九。如果小数点后面相差一个九,大概是将近1-2年的技术差距。第二是储存差异,日本材料研发起步早,储存技术比较领先,拥有的大客户很多,包括三星、SK海力士等大企业,有了这些固定客户,他们也敢投资。相比之下,很多中国厂家或是韩国本土企业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也没有这么大的市场占有率,没有人会保证买他们的装备,所以小企业的入行门槛就很高,不敢投资,很难做起来。因为像提炼纯度多一个九,至少要多投十个亿。而目前氟化氢纯度最领先的是小数点后面十个九,可见投资有多大。

除此之外,韩国SK化工自己有生产氟化氢的技术,现在可能开始在布置产能了。这次日本对韩国限制出口三类材料高纯度氟化氢、光致抗蚀剂和氟聚酰亚胺,其中最主要的是氟化氢,韩国对日本的依赖度为95.9%。

不过在我看来,这次会议更像通气会,希望能够放一些消息出来,但又不到正式公开的程度。

另外,我还通过一位青瓦台的朋友了解到,俄罗斯曾向韩国抛过“橄榄枝”:俄罗斯能否向韩国提供氟化氢。当然这暂时还只是一个构想,并不成熟,俄罗斯驻韩使馆经商处的相关人员到青瓦台向韩国官员提了这个想法。俄方人员称,从性价比来看,目前俄罗斯生产的氟化氢并不比日本有任何劣势。

不知是不是巧合,7月10日文在寅召集30家韩国大企业的负责人举办见面会,当时有一个提议就是,在化工方面与具有优势的俄罗斯加强合作是一个可选选项。我们有理由推测文在寅的这句话和俄罗斯方面的提议可能存在关联的。

如果要变更材料供应线,至少需要两周至一个月的试验期。两周内首先得生产出产品,其次得测试能否使用;这段期间,企业只能生产不能卖,产品只能作为测试产品使用,如果测试出现问题,就无法投入使用,这是有成本风险的。还有一个问题是,如果氟化氢纯度降低,比如从十个九变成八个九,不良率也会增加5‰到8‰。

 

标签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