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历1357年11月12日(公历1979年2月1日)早晨,对于伊朗人民来说,这是一个伴随着希望与期待但同时又令人担心的时刻。在大约14年后,人民急切地等待着被流放异国他乡的伟大领袖——伊玛目霍梅尼返回祖国,但是巴列维政权的犯罪本质和威胁击落伊玛目霍梅尼乘坐的飞机引起了人民的担忧。

当然,巴列维国王政权因害怕人民的愤怒而没有胆量这样做,飞机在人民的一片欢呼声中平稳地降落。伊玛目霍梅尼的归来,让伊朗全国人民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氛围中,这也是伊朗跌宕起伏历史中的一个转折点,可以说,这为巴列维独裁傀儡政权在伊玛目霍梅尼回国不到两周内垮台埋下了伏笔。

 

伊玛目霍梅尼带来了人类和伊斯兰崇高的理想,而人民为实现这些理想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这些理想包括自由、独立、公正、反对压迫和平等。

也许可以说,伊玛目霍梅尼为伊朗人民和全世界穆斯林带来的最大礼物就是提出基于“教法学家治国”原则基础上的伊斯兰政府。当然,提出伊斯兰政府以及执政者条件在几个世纪之前,在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当中就已存在,但是伊玛目霍梅尼的艺术在于以独立和基础的方式提出这一问题,并且以理性的论据进行详细说明。伊玛目霍梅尼的这一工作在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之前就已开始。伊玛目霍梅尼撰写的《教法学家治国》一书充分阐明了这一重要原则。这一伊斯兰原则的最重要信息之一就是:该天启宗教在政治的最高水平都发挥着作用。

 

教法学家治国简单地说就是由具备领导条件的伊斯兰教法学家来管理社会。伊斯兰教权威学者在伊玛目迈赫迪隐遁时期在引导和领导伊斯兰社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伊玛目霍梅尼在自己的著作和讲话中通过使用可靠的传述和论据而证明了教法学家治国的原则。

在此方面具有许多传述。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说:“学者是大地上的明灯,是众先知和我的继承人。”伊玛目阿里认为,学者是人民的领导人。因此,选择合适的领导人对于伊斯兰社会来说是极为重要。伊玛目侯赛因强调,所有事务的根源都掌握在宗教学者的手中。

为证明教法学家治国的重要性存在许多证据,伊玛目霍梅尼阐述了部分证据。

其中一个证据就是,在一个大多数由穆斯林和信仰伊斯兰价值观的人组成的社会中,伊斯兰政府主政是理所应当的,因为社会生活以及个人和社会的完善取决于宗教法律的执行,该法律在个人和社会生活中是具有效力的,而伊斯兰政府的领导人应当由那些精通伊斯兰法律知识、公正、具有完美信仰和完美道德的人担任,这样的人也就是教法学家。

伊玛目霍梅尼认为,在伊玛目迈赫迪隐遁时期教法权威应该担负起引导和管理穆斯林大众的职责。因为伊斯兰政府是法制政府,教法学家和更高于他的教法权威必须是政府的领导者。教法学家监管国家所有事务的执行、管理和规划。

伊玛目霍梅尼援引传述和《古兰经》经文证实在伊玛目迈赫迪隐遁时期教法学家领导的存在,并认为这是伊斯兰政府的最重要基础。在这些传述中,伊斯兰伟大先知纯洁的后裔伊玛目萨迪格指出:“如果穆斯林民众没有联系到伊玛目迈赫迪的条件,那就必须求助于教法学家,他具有与他们(伊玛目们)类似的特权。”

 

伊玛目霍梅尼还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教法学家治国的原则。伊玛目霍梅尼在《教法学家治国》一书中这样阐述这一证据,即我们相信教法学家,我们相信伊斯兰伟大先知应当确定而且已经确定哈里发。应当为哈里发确定的就是政府,我们希望哈里发执行法律,法律具有必要的执行者。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都一样,伪造法律是无用的,是无法保障人类的幸福的。在法律通过后,应当具有一个行政部门。

伊玛目霍梅尼指出:“真主在下达一系列法律也就是教法的同时,还会建立一个政府和行政机构。”

但是必须要知道的是,不是每一名教法学家都能够领导社会。正如伊玛目萨迪格所说:“教法学家应当是那些虔诚敬畏、保护宗教、克制私欲和顺从真主的人,人民必须追随他。”

伊玛目霍梅尼同样为教法学家和伊斯兰社会执政者提出了条件。这些条件包括认识伊斯兰教法律知识、公正和虔诚。

伊玛目霍梅尼说:“因为伊斯兰政府是法制政府,掌权者必须具备两个特性,这两个特性是法制政府的根本,如果掌权者不具备这些特性,那么法制政府就是不合理的。这两个特性是严格执法和弘扬正义。”

与此同时,伊玛目霍梅尼在阐述教法学家的其他条件时说:“想要成为穆斯林领导人和伊玛目阿里代治者的人必须要杜绝犯罪。”

 

在伊玛目霍梅尼看来,教法学家的公正性是伊斯兰掌权者的主要条件和社会健康的保证。如果教法权威不公正,将不能建立伊斯兰政府。因为没有公正将不存在执行天启法律的可能。伊玛目霍梅尼指出,伊斯兰政府是对人民执行天启法律的政府。不公正的统治者,用贪婪、自私和唯利是图来替代真主的条件。这样的问题将导致政府倾向于独裁专制。换言之,真正的伊斯兰政府在公正的教法权威的领导下会远离没有法度和独裁统治并一直致力于人民的满意和幸福。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1979年宪法是伊玛目霍梅尼伊斯兰政府思想的体现,宪法第一章第5条规定:“在伊玛目迈赫迪隐遁时期,伊朗由公正、虔诚、明于时势、勇敢、机智、有组织能力、为大多数人民承认并接受为领袖的教法学家管理和领导……”

关于教法学家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果教法学家失去了诸如公正和虔诚等任何一个领导者的基本条件,那么将再也没有教法权威的资格,并且会失去这一职位。该问题是伊斯兰政府的执政者与其他政府无论是民主政府还是独裁政府的执政者的重要区别。鉴于教法学家的地位和作用,伊玛目霍梅尼说:“你们应当成为教法学家的支持者,以便国家免遭任何伤害。”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Feb 05, 2018 15:3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