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2月11日(伊朗历1357年11月),伊朗历史上发生了一场巨大规模的变革,令政治界的思想家和分析人士对此惊叹不已。

伊斯兰革命的胜利结束了美国对伊朗的控制,伊朗人民的命运在尊严和独立下走上了新的道路。这一巨大的变革导致华盛顿及其盟友采取各种阴谋来对抗伊朗新生的革命体制。但是西方的阴谋无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在此后所采取的敌对举措中均无能使伊朗再次回到西方的统治轨道上。正如伊斯兰革命领袖所说那样,众多的威胁表明,伊斯兰体制是强大的。因为,如果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够强大和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那么对伊朗居心叵测者就不会如此惊慌失措如坐针毡。

现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已过去39年,这一革命仍然对那些觉醒并寻求独立和尊严的民族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美国著名理论家、作家诺姆·乔姆斯基认为,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伊朗的敌视、阴谋和反对是伊朗独立和摆脱西方殖民和统治的原因。

乔姆斯基说:“只要伊朗保持独立,绝不屈服于美国的统治,美国将继续采取敌对措施,美国绝不接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因为伊朗不会放弃独立。”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向世人展示了第一个成功的政教合一的体制。这也使得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和受压迫者能够从中受到了鼓舞和启迪。

伊斯兰觉醒世界大会秘书长在德黑兰举行的第十届伊斯兰觉醒世界大会最高委员会会议上说:“今天,得益于伊斯兰教及伊斯兰价值观,伊斯兰觉醒在地区显然遭到了巨大的考验。高声反对和憎恶世界霸权主义势力是地区伊斯兰觉醒取得的首要且最快的成果。回归自己,回归穆罕默德纯洁的伊斯兰教价值和基础是解决地区问题的唯一途径。列强们觊觎着地区,多年来他们利用极端主义思想为工具将地区变成西方人-阿拉伯人-希伯来人利益角逐场。”

伊朗伊斯兰革命除了对伊朗国家社会关系及主导伊朗社会的价值观产生深远影响之外,还使得国际统治体制和世界现有状况发生根本性变革,并使不公平的规章制度主导的国际关系和世界制度面临挑战。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会见大学生时说:“霸权主义体制意味着一个世界两极体制,其中一极是‘霸主’,另一极是‘被统治者’。”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伊朗第十二届总统就职仪式上表示:“国家新一代和青年没有经历过革命前的时期,然而人民在政体中的作用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伊玛目霍梅尼能够带领人民群众掀起革命运动,结束千百年来受外部势力支配和干涉的世袭的君主制统治,改变国家和民族的发展方向。”

伊斯兰革命领袖在谈到敌人过去几年来所实施的伎俩时说:“这些年来,诸如美国现当权者等统治者公然与伊朗人民为敌,部分人仍在玩弄口蜜腹剑的伎俩,但是所有这些阴谋反倒增加了人民和体制负责人的信心,并找到应对敌人伎俩的办法。”

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令霸权主义势力不知所措。这场革命比任何事情都能够表明,一个民族即便赤手空拳也可以成为伟大变革的源泉。

地区问题分析人士马努切赫尔·穆罕默迪在阿扎德大学伊斯兰政治组织秘书大会上说:“随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全面战争也拉开帷幕。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作为一个思想体制,将反霸权主义政策列入其首要工作。”

自伊斯兰革命初期美国就致力于利用各种手段来破坏这一伟大革命。从革命开始到现在美国对伊朗共实施了17次阴谋,发动3次政变,制造了5起民族冲突,扶植了4个恐怖组织暗杀伊斯兰体制负责人,发动了2场战争以及制造了3场反伊朗大型骚乱活动。

尽管美国实施诸多阴谋,但是中东地区的局势变化现在却以人民抵抗运动为核心,在美国及其帮凶在地区遭到接连失败中可以看到这种变化方式的影响。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的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Feb 05, 2018 16:24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