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亚是许多国际玩家聚焦的重要地区。其地缘政治、地缘战略以及丰富的能源储备是该地区极其重要的主要因素。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作为地区最重要的玩家之一,在建立地区体制和形成中东政治、经济和安全结构方面发挥着主要作用。综上所述,伊朗的战略政策是在地区建立稳定。

在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西方和阿拉伯国家对伊朗和地区的安全实施各种阴谋,导致地区安全和集体稳定下降。美国军事干涉地区一方面加强了美国在地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使地区安全成为泛地区关系的猎物和非建设性的竞争。

伊朗外交关系战略委员会主席赛义德·卡玛勒·哈拉齐博士就此说:西亚地区国家的安全担忧和关切是相辅相成的,他们的安全不可分为彼此。也就是说,地区各国的国家安全与整个地区安全休戚相关。

毫无疑问,地区的安全未来取决于官方的互动和该地区建立新的身份认同,他们在未来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中承担着积极作用,因此,他们在打击达伊沙恐怖组织、纳斯拉阵线和其他恐怖组织中发挥了他们的强大作用。

努尔研究所所长萨阿德拉·扎尔伊博士认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对地区身份认同产生巨大影响。

他说:“现在,伊朗在地区拥有一个稳固的地位,任何事情都无法撼动它。当然,这一地位除了基于伊朗本身实力、地缘政治和地理位置基础之外,还取决于伊朗当前所被熟知的阵线。”

伊朗的战略是合作共赢与共建和平。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2017年11月22日在俄罗斯索契市举行的伊朗、 俄罗斯、土耳其三国首脑峰会上说:“伊朗在地区的战略是在自己周围建立一个以合作而不竞争、协商而不对抗、达成民族共识而不追随外部势力以及寻求和平而不爆发战争为基础的合作环境。

他还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是第一个响应叙利亚政府和人民反恐请求的国家,我们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方面是认真的,如果地区其他国家提出请求,我们愿意在此方面向他们提供帮助。

毫无疑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做出所有努力都符合国际原则和准则以及联合国宪章,并通过发展合法的合作来支持一个安全和稳定的地区。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会见一批陵园卫士和边防战士烈士家属时强调指出:“美国政客从伊斯兰革命胜利初期一直致力于颠覆伊斯兰共和制,但是他们不但无能打击伊朗人民,反被伊朗人民打脸。

伊斯兰革命领袖还说:“美国总统大放厥词已不是什么新鲜问题,因为伊斯兰体制一开始就面临各种阴谋,但是对伊朗人民居心叵测者却无从下手。在伊斯兰体制刚诞生还是一颗脆弱的幼苗时敌人尚无能破坏它,现如今该体制已变成一颗参天大树,在此情况下,敌人已经无能为力。

2017年7月20日,伊朗外交关系战略委员会主席卡玛勒·哈拉齐在查塔姆研究所举行的题为“伊朗的区域性作用是稳定还是破坏”的研讨会上强调:“必须要明白,是谁在地区的骚乱中获益,又是谁在致力于稳定现状?如果伊朗不帮助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些国家,巴格达和大马士革定会落入达伊沙恐怖组织手中,地区的命运在诸如达伊沙这样残暴的恐怖主义面前将会是怎样的?如果大马士革和巴格达沦陷了,今天你们欧洲会更加安全吗?

要想打击恐怖主义,必须铲除其根源,切断其资金来源。

我们不要忘了反恐战争至今没有结束,威胁依然存在。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Feb 13, 2018 17:30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