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作为世界上收视率最高的一项体育赛事,6月14日在俄罗斯开幕。预计,这场体育赛事的收视率将超过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收视率。

这些天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世界杯和足球,尤其是年轻人都非常的激动。

世界杯是一项专业的足球比赛,从1930年开始,每四年举办一次。只有1942年和1946年因第二次世界大战而没有举行。2014年世界杯冠军是德国。这些比赛在近一个月内在32支球队的参加下在俄罗斯举行。参加世界杯的球队自三年前就致力于与东道国一道参加这些比赛。

伊朗国足是亚洲最强的球队之一,至今分别在1968年、1972年和1976年亚洲杯上夺冠。在亚运会比赛中,伊朗国足分别在1974年德黑兰亚运会、1990年北京亚运会以及1998年曼谷亚运会上夺得冠军。

伊朗国足至今已经五次参加世界杯。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1998年法国世界杯、2006年德国世界杯、2014年巴西世界杯以及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2015年,伊朗国足参加了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的比赛,并且轻松晋级,第一次连续两次晋级世界杯。

伊朗国足根据抽签对战西班牙队、葡萄牙队和摩洛哥队。6月15日,伊朗国足第一场比赛是在圣彼得堡市克雷斯托夫斯基体育场对战非洲劲旅摩洛哥队。6月20日,伊朗国足在喀山市体育场迎战西班牙队。6月25日,伊朗国足在萨兰斯克市的摩尔多瓦体育场对战葡萄牙队。

俄新社关于伊朗国足周六的训练写道,此次训练持续了一个小时,伊朗球员高兴并且精神抖擞的训练,伊朗国足队员之间配合的非常默契。俄新社援引一名伊朗球迷的话写到,我是2018俄罗斯世界杯伊朗和俄罗斯的球迷,我想观看伊朗国足与摩洛哥队和葡萄牙队的比赛。我为伊朗国足参加俄罗斯世界杯而感到高兴,我支持他们。我希望伊朗国足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比赛中取得优异的成绩。

另一名伊朗球迷对俄新社说:我在俄罗斯逗留两周,我为观看伊朗国足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中的每场比赛都买了门票。

2011年4月,卡洛斯·奎罗斯开始担任伊朗国家足球队主教练。他强调:他希望伊朗国足晋级。他认为,伊朗国足能够在世界杯比赛中创造奇迹。卡洛斯·奎罗斯在世界杯开赛前说:可以说一个永远不会改变的问题就是赢的问题,伊朗国足将会战至最后,他相信伊朗国足,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第一场比赛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对战摩洛哥队我们信心十足,因为我们对他们了如指掌,而他们对我们一无所知。

今天,电视、收音机、报纸等媒体到互联网以及虚拟网络空间都在竞相报道足球。体育的重要性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政治领导人为了观看足球暂停或推迟会议,为足球举办庆祝和嘉年华活动,甚至可以掩盖社会和政治危机。

事实表明,在当今世界,足球已经变成了国际通用的语言,足球就像一个国际语言一样拥有其国际规则,在国际上规则都是一样的。毫无疑问,足球是组成当今世界文化的最重要支柱之一。但同时该体育运动也被认为是区域性游戏,因为大部分区域性的政治、经济、社会以及文化机制受足球游戏的影响。

足球这一游戏就像一部小说一样,有悲伤和高兴、失败与成功、友谊与竞争以及骄傲与同情。足球就像一个社会现象一样,为社会和人文等各领域活动创造广泛的空间。就此可以说,足球和社会机制相互之间产生着影响。

足球作为一项国际包容性的体育运动,在建立同心同德、社会团结、建立活跃的社会气氛以及增加社会整体精神面貌方面发挥着显著的作用。足球唤醒人们对生活的渴望与激情,能够使社会摆脱一些不好的、空洞的思想。与此同时,给人们带来了生活的目标。文明社会本身就带有一些价值观,而足球是贴上现代文明标签的一种体育运动,与现代文明完全交织在一起。今天,足球已然成为人们当代生活的一部分。部分统计结果表明,世界上,大约6至7亿人喜欢踢足球。

根据统计结果以及足球行业获得的巨大营业额表明,足球变成了一种暴利产业,仅仅播放足球比赛就能为主办者带来巨大的利润。世界上200个国家购买了2018世界杯比赛的版权,并且国际足联从该体育赛事中可以获得185亿美元的利润。根据国际足联宣布,2014年世界杯比赛有十亿观众,大约7亿观众通过电视观看世界杯足球比赛。预计,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中,观众人数将会创下历史新记录。

社会学家认为,足球已经变成了社会生活的一部分,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该体育运动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甚至是一种社会文化的体现。鉴于此可以说,世界杯对于各国来说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以便充分利用公共外交,在更加广泛的领域展示其文化和价值观。

无论是球员还是观众,足球都能够帮助他们在变幻莫测的世界中减少生活的负担和压力。足球就像生活一样是个人和集体游戏,有战术技巧、暴力与温柔、欺骗、宽容、慷慨、道德、无道德、力量以及阵型。在该游戏中,就像生活本身一样,面对玩家存在很多的可能性,以至于每一位玩家的行动,都可能使这场游戏的最终结果无法预测。

 

标签

Jul 08, 2018 20:56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