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在2003年遭到美国发动的袭击和2014年6月该国部分地区被达伊沙恐怖分子占领之后,成为了外国玩家的竞技场。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对后达伊沙时代外国玩家关于摩苏尔所持的立场进行研究。

    达伊沙恐怖分子自2014年6月进入伊拉克后,占领了该国大部分地区。在恐怖分子袭击伊拉克的同时,该国政界各政治组织有关确定新总理出现了争议。该问题还导致伊拉克出现政治真空,并为达伊沙恐怖组织成功掠夺伊拉克各城市和各地区创造了条件。在达伊沙恐怖组织进入伊拉克的头一年,打击威胁整个伊拉克领土安全现象的多个措施也未实施。直到2015年的下半年才为打击达伊沙恐怖组织迈出步伐。但制定主要和切实的打击计划是在2016年开始的,并在这一年的下半年也开启了解放安巴尔省行动。然而,打击伊拉克达伊沙恐怖组织最主要的行动就是2016年10月17日在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的命令下启动的解放摩苏尔行动,该行动到2017年2月17日已进入第五个月。

    解放摩苏尔行动一再延长存在各种因素,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后达伊沙时代摩苏尔的管理问题,因为伊拉克内部玩家和外国玩家关于该问题都持有特殊的立场。正因如此,伊拉克当前的状况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状况。在解放被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的摩苏尔行动最后阶段,穆克塔达·萨德尔的支持者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举行示威活动,该活动除了使伊拉克政府须应对恐怖主义危机外,还须应对国内的政治和社会不满情绪危机。毫无疑问,结束达伊沙在伊拉克建立政府的摩苏尔行动不管对外国玩家或内部玩家来讲都比萨德尔支持者举行示威活动更重要,因为在后达伊沙时期管理摩苏尔的模式将被提出,并在很大程度上在整个伊拉克得到推广。因此解放摩苏尔是结束达伊沙在伊拉克建立政府,而不是终结达伊沙在伊拉克的存在。有分析人士认为,在摩苏尔被解放之后,达伊沙的势力将被削弱,但不是被消灭。

    美国是参与摩苏尔解放行动中泛地区的一个重要玩家。美国自2003年通过攻打萨达姆政府进入伊拉克,随后在伊拉克努里·马利基的坚决反对下,于2011年被迫撤离伊拉克,该问题与美国的利益是不一致的。因此,华盛顿致力于寻求一个机会,以便再次返回伊拉克。2014年6月达伊沙恐怖组织的出现正好为美国提供了这个机会。因此,甚至存在这样的观点,即: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伊拉克有可能是该国的内鬼与美国沆瀣一气共同导演的闹剧。并且他们希望美国通过军事掩护的途径对伊拉克进行渗透,改变伊拉克一代政治和安全领导人。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美国企图在该国第一代领导人之间,也就是在塔拉巴尼和艾哈迈德·沙拉比之间进行渗透,但遭到了失败。现在值得注意的是,伊拉克第一代领导人或者被杀,或因年老体弱远离了政治。美国希望在可能在2018年议会选举中亮相的新一届领导人之间进行渗透,以实现其目标。在后达伊沙时代,一方面美国就管理摩苏尔所采取的战略就是将很多美军士兵留在摩苏尔。而另一方面,尽管美国对伊拉克中央政府的核心作用做出了强调,但美国企图通过提出一些问题例如向伊拉克库尔德人移交管理摩苏尔的权利和恢复一些政治人物例如已被解职的尼尼微省省长阿希尔·纳杰菲的权利,从巴格达中央政府获得好处。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土耳其和沙特是伊拉克危机中地区的三个玩家。伊朗可以被视为是伊拉克危机中唯一一个外国玩家。显而易见,伊朗要求维护伊拉克领土完整,在后达伊沙时期,摩苏尔依然由伊拉克中央政府管理,并且反对将摩苏尔管理权移交给其它一些组织。土耳其甚至早在解放摩苏尔行动之前企图进入伊拉克的国家之一。正因如此,土耳其将其一些兵力部署在摩苏尔北部巴阿希格军事基地,此举使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与海德尔·阿巴迪之间爆发了口水战。土耳其致力于在伊拉克加强其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并且自2005年开始在美国的绿灯和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合作下进入了执行阶段。土耳其通过提出塔拉法尔民族分裂和声称支持土库曼人权利、在支持摩苏尔逊尼派穆斯林当中抓住宗教绳索和将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称之为是“恐怖主义”,企图实现其在伊拉克的利益。但是在巴阿希格军事基地被伊拉克军队包围之后,土耳其无法采取任何行动,埃尔多安的威胁只能停留在口头上。但土耳其人的言论表明,他们致力于采取以逊尼派阿拉伯人为核心管理尼尼微省的政策。换言之,安卡拉希望摩苏尔的管理权能够从当地部队的手中转移到土耳其的手中。

    尽管沙特没有直接参与解放摩苏尔行动,但一直对伊拉克持有特殊的看法。自伊拉克什叶派掌权后沙特开始尽一切努力抹黑什叶派形象。沙特为打消努里·马利基第二次出任总理的信任,并为鼓励伊拉克库尔德人不要与什叶派结盟所做出的努力就证实了这一声称。沙特驻伊拉克大使馆和驻伊拉克库尔德斯坦领事馆第二次开启为沙特提供了便利条件。沙特在伊拉克西部省份具有明显的影响力,并在最近几年能够利用当地一些人脉资源和诸如阿希尔·纳杰菲和拉菲·伊萨维在内的一些政治人士,这些人试图在尼尼微省和安巴尔省加强自身的作用。沙特家族政权与土耳其政府一样力图让尼尼微省处于以逊尼派阿拉伯人为核心的管理之下,并且使安巴尔省和尼尼微省成为由逊尼派穆斯林控制的两个省份。倘若外国玩家例如美国、土耳其和沙特对包括在后达伊沙时代关于摩苏尔问题在内的伊拉克内政没有进行干涉,解放被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的摩苏尔行动就早已结束。可以说,解放被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的摩苏尔行动的结束,也将是伊拉克出现新问题的开端,该问题将因在后达伊沙时代如何管理摩苏尔及管理摩苏尔的本质,以及诸如美国、土耳其和沙特这些主要游戏玩家进行更多干涉的情况下产生。

 

Mar 12, 2017 21:09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