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与大家一起回顾过去一年叙利亚的局势变化。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去年,叙利亚局势变化变幻莫测。极端恐怖分子在其支持者的支持下在叙利亚各地区继续犯下非人道和令人发指的罪行。毫无疑问,全球各大媒体播出的在欧洲各地区抓捕叙利亚难民尤其是儿童或在欧洲海岸线发现已死去难民遗体的画面,诸如去年各大媒体所公布的画面是最近几年最惨不忍睹的画面,该问题证实了恐怖分子对叙利亚人民犯下的罪行已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与此同时,去年叙利亚危机的关键点随着解放阿勒颇市而拉开帷幕。

无疑,阿勒颇市是恐怖分子在大马士革和霍姆斯遭受失败之后在叙利亚的最后希望,然而阿勒颇市完全被解放使得叙利亚战争进程发生了巨变。在此情况下,恐怖分子在阿勒颇遭受失败成为叙利亚军队和人民最近几个月成功反恐的转折点,恐怖分子在包括巴尔米拉在内的叙利亚其他地区遭到新一轮失败。因此,恐怖分子在阿勒颇的失败被视为是他们的寿命在叙利亚终结的倒计时。解放阿勒颇市意味着西方国家、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部分支持恐怖主义的阿拉伯政府以及土耳其在地区的计划遭到失败。以色列与西方国家狼狈为奸致力于在地区实施阴谋政策,他们厚颜无耻地承认了这一问题。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战争部长利伯曼前不久前直言不讳地说:肢解伊拉克和叙利亚是解决地区危机的关键。该问题也说明了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贪得无厌、偏激和扩张主义目的。西方国家在干涉中东事务框架内致力于肢解地区国家,为此他们对叙利亚实施各种阴谋诡计。阿勒颇作为叙利亚重要且关键的城市之一,在阴谋肢解叙利亚的计划中具有特殊的地位。鉴于此,恐怖分子对阿勒颇策划阴谋成为关键。在肢解叙利亚这一阴谋框架内,通过完全占领阿勒颇并将其作为与叙利亚政府分庭抗衡的首都被列入恐怖分子的工作日程。但是,叙利亚军队和民兵在地区人民抵抗力量的支持下坚定不移地屹立在这些阴谋面前,使得地区霸权主义势力再次遭到失败。

显然,恐怖分子在阿勒颇惨遭失败在给地区带来成就的同时,还给坚持反恐的抵抗力量提升了士气。削弱恐怖分子在中东地区的势力为地区取得更多胜利创造条件,其中包括解放被恐怖分子占领的伊拉克摩苏尔市及利比亚大部分地区。叙利亚军队和民兵在阿勒颇取得富有价值的全面胜利为地区反恐带来了明朗的前景。

另一问题是,阿勒颇的解放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巴沙尔·阿萨德得到承认并提升了其在叙利亚的合法性,这也意味着巴沙尔·阿萨德在管理叙利亚和反恐中的能力得到了肯定。因此,随着阿勒颇战役取得胜利事实上巴沙尔·阿萨德下台问题无人再提说,这一立场事实上已被取消。与此同时,叙利亚反对派提出肢解叙利亚并打算将阿勒颇变成第二个班加西的计划也遭到失败。随着阿勒颇战役取得胜利,维护叙利亚领土完整的可能性不断加大,叙利亚敌人们肢解该国的计划也面临挑战。

鉴于阿勒颇是叙利亚第二大城市,支持恐怖分子的国家诸如西方和地区部分政府采取一切手段推进他们的这一邪恶计划。在阴谋家对叙利亚实施的分裂计划框架内,叙利亚武装反对派在该市建立了伪政府,并将阿勒颇作为反对派政府的首都,从而为肢解叙利亚而根据该计划实现美国的新中东阴谋。但是随着阿勒颇完全解放,美国在地区的新中东计划再次遭到失败。因此,阿勒颇战役取得胜利的重要性可以与黎巴嫩抵抗力量在2006年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爆发的33天战争中所取得的胜利相提并论。在那场战争中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是美国推行其新中东计划和肢解黎巴嫩的代理人,但是由于黎巴嫩人民顽强抵抗,使得美国人在实现其目的中遭到失败。

叙利亚军队在阿勒颇快速取得胜利是叙利亚人民反恐领域的另一转折点,这不仅在战场上具有影响力,而且在政治和国际舞台中也产生了影响。这些成就巩固了叙利亚合法政府的地位,同时也令叙利亚国内人民非常满意,特别是确定了叙利亚的政治未来必须由该国人民自己来决定这一重要问题。我们将继续讲述在过去一年中叙利亚的政治局势变化以及叙军队和民兵在叙利亚战争中取得的战略性胜利所产生的积极影响。在谈判方面的转折点,在过去一年中,叙利亚举行了多轮有关停火的谈判,叙利亚反对派在阿勒颇遭受失败后宣布,叙反对派愿建立这样的停火并签署叙利亚全面停火协议。成功地签署停火协议是叙利亚6年内战的一个转折点。因为,这是叙利亚军队及其盟友在这场战争取得优势的体现。然而,叙利亚反对派欣然接受停火协议也表明了他们对取得叙利亚战争胜利的绝望。目前,俄罗斯、叙利亚和伊朗仍致力于推进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进程。在此方面,莫斯科致力于将谈判的核心从西方转向东方,叙利亚和平谈判可能从日内瓦改为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

叙利亚政府与叙反对派为期两周的第三轮和平谈判于2016年4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而被称为日内瓦谈判-4的新一轮和平谈判也于去年年底举行,但是这次谈判并不像上一轮日内瓦谈判那样取得任何结果。然而阿斯塔纳会议与日内瓦谈判是同步举行的,但是阿斯塔纳会议在支持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进程和管控危机中发挥有效作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在最近几个月举办了多轮叙利亚危机会议,而叙利亚危机各方在阿斯塔纳会议上的立场与此前他们在日内瓦会议上的立场截然不同。

在叙利亚内部,在叙利亚战事发生变化后叙利亚反对派与叙政府参加了阿斯塔纳谈判,而双方的状态也有所不同。恐怖组织在叙利亚失利的进程不断加快,导致其对叙利亚人民犯下诸如切断水源等非人道主义罪行,这也是战争罪的明显事例。叙利亚反对派在叙利亚战事发生改变后急于参加阿斯塔纳会议表明,叙利亚政府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反对派中占据优势地位。这也是阿斯塔纳会议优越于迄今为止有关叙利亚危机而举行的其他会议的重要特征之一。

在地区,地区玩家的地位与过去几年中举行的叙利亚危机会议中的地位截然不同。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首次就叙利亚问题达成共识。然而,在过去的谈判中,土耳其一直是巴沙尔·阿萨德的主要反对者之一,土耳其与沙特和美国站在一起对抗伊朗和俄罗斯。因此可以说,随着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接近伊朗和俄罗斯的立场,外部势力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这也加强了阿斯塔纳会议极具建设性的希望,同时将土耳其推向伊朗和俄罗斯的一边。

阿斯塔纳会议与迄今为止就叙利亚危机而举行的其他会议存在另一不同就是,此次会议没有任何阿拉伯国家的参与。这也意味着沙特和卡塔尔被边缘化,他们是反对叙利亚政府最主要的阿拉伯国家,他们为了反对巴沙尔·阿萨德政府耗费巨资大力支持恐怖分子,他们没有被邀请参加阿斯塔纳会议也证实了他们的破坏性作用。然而,该问题也使得沙特和卡塔尔花费巨大成本阻止阿斯塔纳会议就执行停火协议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在泛地区方面,泛地区玩家的地位也与此前不同。在此前的叙利亚问题会议中,美国发挥着主导作用,对于是否邀请其他国家尤其伊朗参加叙利亚问题会议美国一家说了算,然而在阿斯塔纳会议上,是否邀请美国参加已变成了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商讨的问题。

总而言之,最近几个月来,在国际社会中可以看到倾向于缓解叙利亚危机的积极迹象。叙利亚阿勒颇获得解放后使得叙利亚反对派势力变弱,这也导致地区和国际玩家的地位发生了改变。在解放阿勒颇后,地区与泛地区玩家在叙利亚问题中地位发生了改变,阿斯塔纳会议也表明了这一问题。事实上,美国、欧盟和反对叙利亚政府的阿拉伯国家在叙利亚危机以及该危机最新政治局势变化中被边缘化。

在此情况下,我们不必期待日内瓦谈判-4会比此前的叙利亚问题谈判带来更好的结果。尽管该谈判是为解决叙利亚危机而迈出的步伐。但是,通过政治谈判解决叙利亚危机的主要出口仍在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监督下举行的阿斯塔纳会议上,现在所有目光都聚焦于该会议及其影响上。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Apr 16, 2017 21:1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