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向大家简述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的兴亡历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随着摩苏尔军事行动的结束和该市从达伊沙恐怖分子手中获得解放,该恐怖组织在伊拉克也将气数殆尽,只有零星的恐怖分子分散在伊拉克一些地区。

达伊沙恐怖组织首先是由基地组织在伊拉克成立的。该恐怖组织在2006年被命名为“伊拉克伊斯兰国”,在2013年又被改名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达伊沙恐怖组织在2014年6月进入伊拉克,并占领了尼尼微省、萨拉赫丁省和安巴尔省三个逊尼派穆斯林聚居省份的一些地区。然而,错综复杂的局势造成达伊沙在伊拉克如此轻易地攻城略池,很多因素可以表明这一点。

第一个原因:达伊沙恐怖组织是美国对伊拉克的政策输出。美国在2003年对伊拉克发动军事袭击,并导致该国复兴党政权垮台。美国侵略伊拉克所造成的后果并不仅仅是复兴党政权垮台,而是让伊拉克陷入政治真空和宗派分歧。另一方面,为了长期继续在伊拉克保持军事存在,美国需要伊拉克面临安全真空。事实上,中东地区的安全真空尤其是伊拉克的安全真空有利于美国。因为安全真空需要美国在地区尤其是在伊拉克保持军事存在。鉴于此,伊拉克不断发生恐怖爆炸活动,达伊沙恐怖组织也在美军2011年底撤出伊拉克后出现。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达伊沙在伊拉克出现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对伊拉克奉行的政策。美国杰出理论家纳瓦姆·查穆斯吉就此认为,美国和英国对伊拉克长达10年的占领是达伊沙恐怖组织在该国出现的主要根源,因为这让伊拉克进入政治真空时期,政治真空时期对于像伊拉克这样存在浓厚宗派观点的国家来说是极其危险的。

此外,戴维·伊格内修斯2015年10月29日在Atlantic网站上在一篇名为“达伊沙如何在中东蔓延”的文章中写道:尽管达伊沙在2014年6月进入摩苏尔,但该恐怖组织在10年前就宣布存在。美国在中东地区遭到失败的10年滋生了达伊沙恐怖组织。美国在伊拉克采取的举措导致该国出现安全真空,于是,极端分子趁虚而入。另一方面,当美国军事袭击伊拉克时,达伊沙的首位领导人阿布·穆萨布·扎卡维与复兴党政权的残余势力联合,在伊拉克组建了一个隶属于基地组织的恐怖组织。

第二个原因是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没有建立人民政府。诸如达伊沙等恐怖组织形成的最主要因素之一是一个国家缺乏一个强大的政府。伊拉克就是如此。在最近15年中,包括伊拉克、埃及和叙利亚在内的最强大的阿拉伯国家被严重削弱。在萨达姆政权垮台后,由于种族和教派分歧,伊拉克没有形成一个强大政府。美国军事袭击伊拉克之前,逊尼派少数宗教群体在2003年掌握了政权。在萨达姆复兴党政权垮台后,伊拉克什叶派多数宗教群体掌权,这引起了逊尼派政治团体的不满,外国也开始利用这一点打压伊拉克新政治体制。与此同时,伊拉克库尔德人更加注重库尔德人身份,而不是伊拉克人的身份,他们要求从伊拉克独立,成立库尔德国家。因此,这样的环境为恐怖组织兴起和引发公众不满创造了最佳时机。

第三个原因是缺乏强大的军队和军队不效忠于新政权。美国侵略伊拉克带来的后果之一是该国军事力量土崩瓦解。事实上,在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此外,伊拉克军队更熟悉传统作战,没有进行游击战非正规作战的经验。与此同时,复兴党政权的残余军事力量继续在伊拉克军队和安全部队任职,但他们并不效忠于伊拉克的新政权。鉴于此,达伊沙恐怖组织在2014年6月在伊拉克军队没有进行坚决抵抗的情况下进驻摩苏尔,甚至部分伊拉克高级军官在达伊沙占领摩苏尔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鉴于此,伊拉克最高教法权威阿亚图拉西斯塔尼要求成立民兵与达伊沙做斗争,并宣布,反恐对于每个有能力战斗的伊拉克公民来说是“同等的主命”واجب کفایی。根据这一宗教裁决,伊拉克政府成立了民兵,有10万人参加,这些民兵在打击达伊沙恐怖组织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中东问题专家马苏德·阿萨多拉就此认为,达伊沙发动袭击促使民兵这一神圣组织成立。民兵在解放摩苏尔等地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这一合法且具有建设性的组织在伊拉克获得法律通过。因此,可以说,成立民兵代表着伊拉克政府致力于建立效忠于新政权的军队。

第四个原因是危机向伊拉克逊尼派聚居区渗透。为了侵占伊拉克,达伊沙恐怖组织瞄准了该国逊尼派聚居区。鉴于此,达伊沙首先进入尼尼微省首府摩苏尔,继而又向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和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推进。达伊沙此举出于两个原因。首先,从政治角度来讲,逊尼派被边缘化,伊拉克逊尼派聚居区存在不满的潜力;其次,巴格达中央政府只在什叶派地区具有影响力,但在逊尼派聚居区却没有影响力。鉴于此,可以说,这为达伊沙盘踞在这些地区创造了必要条件。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自封为哈里发,达伊沙恐怖组织提出复兴伊斯兰哈里发的意愿也为达伊沙向逊尼派聚居区渗透创造了条件。

第五个原因是伊拉克各政治团体就选举新总理存在分歧。伊拉克在2014年4月举行议会选举,努里·马利基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党派成功获得议会的绝大多数席位。在这之后,总理人选问题让伊拉克国内的政治氛围紧张起来。已连任两届总理的努里·马利基认为,由于“法治国家联盟”在议会中获得绝大多数席位,他有权第三次在伊拉克组建新一届政府。而马利基的反对者们认为,马利基继续连任总理不是一种民主举措,“法治国家联盟”应推选另一人代替马利基组建政府。这意味着伊拉克陷入无政府状态,并在权力交接的道路上出现了问题。在地区和泛地区部分国家的干涉下,这种局势也为达伊沙侵占伊拉克一些地区创造了条件。

第六个原因是伊拉克国内部分势力在达伊沙侵占伊拉克中犯下罪行。达伊沙在伊拉克崛起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该国国内部分势力在其中犯下罪行。面对达伊沙的侵占,伊拉克军队不仅没有进行抵抗,还有部分官员被指控纵容达伊沙,比如尼尼微省省长阿瑟尔·纳贾菲明明清楚达伊沙发动入侵,却让警察局的管理人员放假。“法治国家联盟”党派成员哈南·费特拉维就此说道:阿瑟尔·纳贾菲在达伊沙进入摩苏尔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他起初装腔作势地声称打击达伊沙旨在为自己辩护,仅在达伊沙进入摩苏尔数小时后,纳贾菲就逃往埃尔比勒,以便借此机会对努里·马利基和伊拉克的政治进程策划阴谋诡计。

尽管寥寥无几的达伊沙恐怖分子在伊拉克一些地区负隅顽抗,但解放摩苏尔意味着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走向末路,因为达伊沙的主要目的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所谓的伊斯兰哈里发体制。达伊沙的主要据点—摩苏尔获得解放还意味着,该恐怖组织建立所谓的伊斯兰哈里发体制的幻想破灭了。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Jul 15, 2017 21:0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