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8日,第八轮日内瓦叙利亚危机会谈正式启动。但是动用军事手段尤其是利用恐怖组织来推翻叙利亚政府已完全被否定。在此情况下,叙利亚政府反对派和反动派试图利用政治工具改变该国体制。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关于过去七年时间叙利亚政府反对派为达到颠覆叙利亚体制的战略目的所使用的最主要政治手段和他们在当前这场危机局势中采取的战略进行讨论。

叙利亚危机持续加剧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该国反对派的四个核心支持者,即:西方、阿拉伯、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土耳其。他们的目的就是推翻叙利亚现政府,尤其是让巴沙尔·阿萨德交出权力。这些核心势力全面支持恐怖组织对叙利亚政府发动体制战争,同时他们还通过支持反对派,以各种方式寻求政治斗争。为颠覆叙利亚体制所利用的最主要政治方式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1.成立“叙利亚之友”组织

这一组织是基于利比亚和组建过渡政府的模式而成立的,其目的就是向叙利亚政府施加政治压力,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像利比亚模式那样成立一个过渡政府,因为与所有大国对利比亚危机保持一致态度相反,地区和世界大国之间关于叙利亚危机存在严重和明显分歧。

    首届“叙利亚之友”会议于2012年2月在突尼斯召开,会议邀请了7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代表出席,该会议是在叙利亚危机爆发一年后举行的。卡塔尔和沙特代表在会议上提出了阿拉伯国家军事干预的建议。第二届“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召开,有83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代表出席了会议。在此次会议上,武装叙利亚政府反对派问题获得了通过。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在该会议上说:“我们将做出努力确保这些武器不会落入极端组织手中”,但实际上这些武器还是落入了例如达伊沙和纳斯拉阵线等萨拉菲极端组织的手中。第三次“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在巴黎举行,此次会议的与会者少于前两次会议,有50多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该会议。海牙、东京、拉巴特、多哈、安曼、伦敦、巴黎、多哈和伊斯坦布尔是下几届“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的主办方。

    召开这些会议的目的除了建立叙利亚过渡政府以外,还要使反对派保持协调和统一。在此框架内,由艾哈迈德·莫阿兹·哈提卜领导的叙利亚境外主要反对派“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举行的第六次会议上正式得到承认。诸如卡塔尔和法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在此次会议上将叙利亚大使馆交给了反对派。然而,这些会议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其中包括组建过渡政府和使叙利亚反对派保持协调与统一。

2.以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为核心在日内瓦召开的国际会议

叙利亚政府反对派为颠覆该国政府所使用的另外一个手段就是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会议。在“叙利亚之友”首次会议仅仅过去三个月后, 2012年6月1日日内瓦召开了首次会议。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和部分阿拉伯国家以及土耳其代表出席了此次会议,而伊朗和沙特没有出席此次会议。对此次叙利亚问题会议提出的最重要批评就是在日内瓦1宣言的框架内为叙危机制定了一份方案,其主要目的就是在没有巴沙尔·阿萨德的参与下,成立过渡政府。鉴于此,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任何时候都不会接受这份宣言。

在首轮会议过去18个月后,第二轮会议于2014年1月22日在瑞士蒙特雷市举行。该会议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联合国起初邀请了伊朗出席此次会议,但因美国和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施压,联合国又收回了对伊朗发出的邀请。联合国的这一举动让很多分析人士更加相信,日内瓦第二次会谈在未举行前就已经失败了。其他分析人士称伊朗是日内瓦会议2的“缺席者”,因为伊朗在叙利亚危机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没有伊朗的参与下,关于该危机做出的决定是不可接受的。鉴于此,在第二轮日内瓦会议过去16个月后,2015年5月2日举行了第三轮日内瓦会议,伊朗受邀首次参加了该会议。

从政治角度而言,2017年对于叙利亚危机来讲是忙碌的一年,因为除了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和叙利亚政府及该国反动派在阿斯塔纳举行谈判外,这一年在日内瓦也举行了五轮谈判。今年2月日内瓦举行第4次叙利亚问题会谈、3月举行第5次会谈、5月举行第6次会谈和7月举行第7次会谈。重要的是,日内瓦第4次至第7次会谈是在阿斯塔纳谈判和叙政府及其盟友在战场上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召开的。日内瓦第8次会谈也于11月28日举行,但是第一阶段的谈判无果而终,第二阶段的谈判原定从12月5日开始到12月15日结束。

为何日内瓦会谈没有使叙利亚政治危机停止?

    在叙利亚达伊沙恐怖组织几乎失去所有占领区的情况下,叙利亚军队及其盟友夺回了这些地区,并认为其它恐怖组织在未来几个月内溃败是毋庸置疑的。在此情况下,政治谈判尤其是日内瓦谈判不会像叙利亚安全局势一样取得进展。可以说,关于结束或缓解叙利亚危机而举行的日内瓦谈判是不会取得结果的。首先日内瓦谈判的本质是关于叙利亚未来的权力,例如新宪法、成立过渡政府和选举等问题。对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问题作出决定等于是在确定叙利亚政权未来结构中各方的份量。然而最重要的问题是,叙利亚政府反对派在日内瓦第8次会谈中依然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就是成立一个没有巴沙尔·阿萨德参与的政府。但是巴沙尔·阿萨德从恐怖组织肢解叙利亚领土的险境中拯救了叙利亚。如果巴沙尔·阿萨德不存在,挫败盘踞在叙利亚的达伊沙恐怖组织和其他恐怖组织以及捍卫该国领土完整是不可能的。叙利亚政府反动派是在此情况下寻求建立“没有阿萨德的叙利亚”的,即:面对叙利亚政府他们处于“最脆弱的处境”。

    最后一点是:可以预料到诸如“叙利亚之友”等一些会议已失去了其本身的价值和性质,这些会议没有成效是显而易见的。在反对派及其支持者继续采取不合理态度的情况下,日内瓦会谈将很快走向终点。通过阿斯塔纳谈判,叙利亚政治危机将宣告结束。在此情况下,不仅西方大国,就连联合国也应该被打上叙利亚危机“失败者”的烙印,因为日内瓦叙利亚问题会谈是在西方列强和联合国的安排及监督下举行的。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Dec 24, 2017 20:31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