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尊贵的《古兰经》中强调的一个核心就是穆斯林之间保持团结,今天对伊斯兰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仍是穆斯林之间的裂痕。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与大家一起探讨伊斯兰世界产生裂痕的后果。

当今伊斯兰世界面临着伊斯兰团结的消失和伊斯兰国家出现的明显裂痕,在此可以提到很多原因,但是毫无疑问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西方霸权主义势力尤其是在近一个世纪为了在伊斯兰世界制造分歧和分裂以及以什叶派和逊尼派为核心的两极伊斯兰世界而策划的阴谋诡计。这种裂痕给伊斯兰世界带来了诸多不良后果,其中最重要的不良后果如下:

——伊斯兰世界文明内部爆发的战争

1990年,美国当代国际政治理论家塞缪尔·亨廷顿提出了《文明冲突论》。亨廷顿认为,今天,世人都已经放弃了信仰原则,无论是共产主义信仰、无政府主义信仰还是种族主义信仰。但是中断其对文明的依赖是绝对不可能的。亨廷顿把世界分为四个主要的文明,即:西方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以及印度文明,以及五个较小的文明,即:拉丁美洲文明、非洲文明、东正教文明、佛教文明以及日本文明。亨廷顿认为,文明对抗形成了主导全球的政策以及新时代冲突演变的最后阶段。在这之中,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之间的冲突将是最明显和最严重的。亨廷顿认为,只要伊斯兰还是伊斯兰,西方还是西方,这两大文化以及两个不同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产生决定性的唯一因素就是两者爆发冲突。

亨廷顿的这种文明冲突论可能会使包括西方文明在内的双方付出巨大代价。但是现在因西方霸权主义的管控,伊斯兰世界陷入分裂之中,这种分裂导致爆发文明内部战争。事实上,文明内部战争同样也是亨廷顿为西方寻找的途径,避免西方在与伊斯兰文明进行的对抗中付出代价。亨廷顿就此写道,西方必须限制伊斯兰国家发展和壮大军事能力,利用伊斯兰国家之间存在的分歧和冲突,支持倾向西方价值观和利益的组织。

西方的政治体制也利用亨廷顿的这一理论,并且认识到伊斯兰世界出现的问题和分歧,为伊斯兰世界文明内部冲突创造条件。在过去十年中,伊斯兰国家统治者的部分错误举措,其中包括萨达姆对伊朗和科威特发动战争的战略错误,西方霸权主义势力对伊斯兰国家尤其是伊拉克发动战争和进行干涉,各国政府的不作为以及出现反政府抗议活动导致伊斯兰国家中核心政府的现实主义秩序消失或削弱。与此同时,受到部分阿拉伯国家、西方国家、以色列以及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恐怖主义战争导致阿拉伯世界的四个大国也就是沙特、伊拉克、埃及以及叙利亚,其中三个国家已经完全丧失能力,只有沙特能够维护核心政府制度,并成为地区的一个大国。

现在,伊斯兰世界只存在三个大国也就是沙特、土耳其以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西方霸权主义势力为了打破伊斯兰世界的这三大力量,在伊斯兰文明内部为在这些国家之间制造代理人战争创造条件。文明内部的代理人战争使伊斯兰国家和那些沦为代理人战争的国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各种人道主义危机的形成及其产生的长期后果

伊斯兰世界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讲,正在渡过最糟糕的时期。伊斯兰世界目前正处于四个战争之中:以色列对伊斯兰国家发动的战争,西方霸权主义势力对一个伊斯兰国家发动的战争,与恐怖组织的战争以及文明内部的代理人战争。这些战争的真实后果之一就是爆发各种人道主义危机。

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发动的战争和采取的政策导致全世界500多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2017年6月,巴勒斯坦全国倡议党总书记穆斯塔法·巴尔古提宣布,虽然从1967年至今没有巴勒斯坦人民遇难的准确数据,但是已经记录在册的死亡人数已经到达了42000人。根据统计结果,巴勒斯坦俘虏人数已经达到了100万人。

伊拉克、叙利亚以及也门的状况比巴勒斯坦更加糟糕。伊拉克在过去40年中经历四次战争,1980年对伊朗发动的战争,1990年对科威特发动的战争以及2003年美国对该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一个是从2014年开始与达伊沙恐怖分子爆发的战争。2008年1月,在一家英国和伊拉克调查机构的合作下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大约20%的伊拉克家庭,至少失去一名家庭成员,其中也包括儿童。

2014年,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伊拉克部分地区,使得伊拉克的人道主义灾难更加严峻。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7年7月公布的报告,在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伊拉克三年中,有1075名儿童被杀,有1130名儿童残疾或受伤。伊拉克3600万人口中有1000万人需要各种人道主义援助,五分之一五岁以下的儿童遭受严重的营养不良。400万伊拉克人在2003年至2013年间无家可归,其中儿童达200万人。从2014年开始330万伊拉克人沦为难民,其中一半是儿童。100万儿童达到上学的年龄,350万伊拉克儿童被剥夺了学习的权利。

根据国际各机构的报告,也门战争是近十年中爆发的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该战争造成40000人伤亡。根据国际各机构的报告,也门人口中50%的人,包括150万儿童营养不良,其中有37万名儿童情况非常严重,有十倍以上的人面临死亡的危险,有320万也门人无家可归。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每天有5000人被确诊疑似感染霍乱病毒。被剥夺学习权利的也门儿童的人数超过了200万人。

叙利亚的状况甚至比伊拉克和也门更加糟糕,尽管没有叙利亚战争详细的伤亡统计数据,但是叙利亚政治研究中心在2016年2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宣布,因该国内战,47万人死亡,40万人直接死于战场,另外7万人因卫生设施落后,缺乏营养以及不干净的水而死亡。在该报告中,有150万人在该期间受伤。在叙利亚,135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有一半是儿童。这1350万人中有630万人处于食品危机中。关于被剥夺学习权利的叙利亚儿童的人数没有详细的统计,但是部分报告宣布,这一统计结果超过200万人。

上述所谈到的只是这些国家因战争而面临的人道主义灾难性后果的一部分。由于造成抑郁、疾病、缺乏自信以及从教育的角度来讲失败的人口,这些后果长期使这些国家从技术熟练的人才的角度来讲面临困难。毫无疑问,这些人道主义灾难是伊斯兰国家之间产生裂痕的结果。因为也门危机是沙特侵略的结果,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危机中部分伊斯兰国家是极端恐怖组织的主要支持者。在隶属于伊斯兰世界的国家中出现无用的一代人,这对西方霸权主义势力来说是最有利的形势。

——把耶路撒冷与伊斯兰世界分开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本月6日宣布,被占领的古都斯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毫无疑问,宣布古都斯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是西方在伊斯兰世界制造裂痕以及削弱伊斯兰力量的结果。阿拉伯分析人士阿卜杜巴里·阿塔旺就此写道,如果伊拉克强大,如果叙利亚七年前没有面临阴谋诡计,利比亚没有出现混乱以及也门团结一致屹立在压迫性侵略面前,那么,特朗普怎敢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

这种裂痕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以至于包括以色列媒体在内的部分媒体称,部分阿拉国家统治者尤其是沙特清楚特朗普打算宣布古都斯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的决定。

伊斯兰世界见证了各国政府存在明显的政治裂痕。这些裂痕都是西方制定计划及其利用当前条件在伊斯兰国家之间制造裂痕和分歧所产生的后果。伊斯兰世界的裂痕给伊斯兰国家带了一些严重的后果。但是文明内部爆发战争,人道主义灾难扩大以及美国企图把耶路撒冷从巴勒斯坦分离出去,这些都是伊斯兰世界产生裂痕造成的最严重后果。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Jan 08, 2018 21:0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