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政治高官和党派人士近日关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问题,其中包括赫尔曼德河水资源问题发表的观点和采取的立场是毫无意义的,这是值得关注和深思的问题。

   显而易见,这种表态无非是追随极端主义和危机制造者的观点,而这一观点就是致力于将阿富汗的局势推向这一方向,即:破坏地区关系与合作的同时,使人无法看到一个光明的前景,阿富汗将进入一个因极端主义和危机所引起的不确定的新局势。

    阿富汗官员发表这样的观点与该国部分政界,尤其是古尔布丁·希克·马特亚尔领导的伊斯兰党及其本人致力于说服沙特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发挥作用有关。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沙特政府已同意帮助恢复阿富汗和平谈判。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在谈到该问题时认为,这是在沙特和伊朗为影响和积极参与包括阿富汗在内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中展开的竞争。该问题被认为与近日古尔布丁·希克·马特亚尔和阿富汗部分政府及政治官员访问沙特有关。

    法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克利穆·帕克扎德表示,受恩于沙特的希克·马特亚尔已返回阿富汗,正因如此他公开采取反伊朗立场,并致力于支持沙特在也门犯罪作恶。希克·马特亚尔在阿富汗的存在和其对政府尤其是对阿富汗总统府的影响将把该国推向不稳定和危机的边缘,这与阿富汗国家利益背道而驰。

然而,沙特在伊斯兰世界局势变化中所持的态度和立场、在也门发动战争、支持包括盘踞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达伊沙等恐怖组织是众所周知的。

    阿富汗政治问题专家贾维德表示:有证据显示,沙特在达伊沙恐怖组织的形成中起有作用,并且企图在包括阿富汗在内的各地区挑起教派战争。

    关于阿富汗,沙特将塔利班组织称之为是恐怖组织实际上是破坏了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之间进行调解的各种条件。因此,如果沙特同意介入阿富汗的和平进程,那么有几个重点值得关注和深思。

    首先,在阿富汗社会中被认为是无用棋子的希克·马特亚尔等人正试图通过将沙特引入阿富汗的和平进程中,巩固其地位的同时,还将获得沙特统治者的财政援助。希克·马特亚尔在阿富汗缺乏人民和政治支持,他认为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加尼是其在该国唯一的一个政治支持者。希克·马特亚尔试图说服沙特培养恐怖分子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自己展示为值得他信赖的人,并让塔利班和达伊沙恐怖组织服务于沙特统治者。同时还根据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要求将阿富汗与其邻国共同边界的安全置于危险之中。然而,培养恐怖分子的沙特家族政权统治者很清楚希克·马特亚尔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不是该家族政权忠实的追随者。希克·马特亚尔一直试图通过政治勾结推动其工作。从希克·马特亚尔和阿富汗其他政治官员来看,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力图与伊朗展开竞争创造了一个适当的机会,以便通过引用沙特王储的意见来加强其在阿富汗社会中的地位。因此,近几个月来,希克·马特亚尔关于切断赫尔曼德河水资源大肆发表反伊朗和反什叶派言论。

    在此情况下,沙特一直在各国发挥破坏者和危机制造者的作用。阿富汗人民每天都目睹沙特家族政权统治者在也门和叙利亚以及伊拉克犯下的罪行。在阿富汗,沙特统治者除了加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之外,没有取得任何结果,也不会取得结果。

    伦敦政治问题专家哈伦·艾米尔扎德表示:古尔布丁·希克·马特亚尔没有一次允许自己谴责阿富汗各地区尤其是在喀布尔发生的恐袭事件。他是一个反对阿富汗政府利用伊朗“查巴哈”港与外界保持贸易联系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为了从沙特和与他们保持密切安全合作的其他国家获得资金而对沙特为承担华盛顿的安全开支在阿富汗进行各种干涉表示欢迎。因此沙特在阿富汗安全局势变化中进行各种干涉只有声称每年在阿富汗耗资数百亿美元的美国是最大的获利者。

    但是,沙特是否有能力影响阿富汗的和平进程?对此有分析人士做出了负面答复。并且认为,虽然沙特对阿富汗的部分清真寺、准军事武装组织、宗教中心和学者进行势力渗透,但这并不意味着利雅得对该国的局势变化产生深远影响。沙特统治者对阿富汗的局势变化缺乏深入了解,在基地组织框架内在阿富汗活动的该国阿拉伯人也没有受到沙特统治者所持政策的直接影响。因此,沙特政府在阿富汗最主要的弱点是无法了解该国的事态发展和从巴基斯坦观点的角度采取立场。 这意味着沙特自身无法在阿富汗的局势变化中发挥重要而有效的作用。

    阿富汗政治问题专家艾哈迈德·萨义迪表示:沙特没有能力在阿富汗的和平进程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因为会受到巴基斯坦的影响,并且无法对塔利班组织发挥最有效的作用和影响。

    与此同时,虽然沙特利用该国麦加和麦地那两座城市的优势获得了丰厚的报酬,并从精神和物质上对各种局势变化产生影响,但该家族政权在阿富汗任何时候都没有发挥重要且有影响力的作用。因此可以说,沙特和邀请沙特家族政权统治者参与阿富汗局势变化的那些人致力于实现一些目的,其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力图与塔利班组织建立关系,并将该组织推向沙特统治者方向,最近有消息称俄罗斯与塔利班组织建立了关系。然而,沙特宣布塔利班组织为恐怖组织破坏了与该组织进行各种对话与达成谅解的条件。

    沙特的其他重要目标和计划就是在阿富汗保持存在并产生影响力,同时在阿富汗局势变化中致力于孤立卡塔尔。因为塔利班组织的政治办公室设在卡塔尔多哈,这对于卡塔尔来说是一大优势,但对于沙特政府来说是无法容忍的。邀请沙特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那些人都是极端分子、暴力活动分子和民族狂热分子。因此,沙特加入阿富汗和平进程的结果将是得到瓦哈比派资金和意识形态支持的暴力主义和恐怖主义得到加强。

 

Jul 11, 2018 15:10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