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向大家揭穿女权主义者的一些谎言。


        女权主义者们通过一些谎言撼动了家庭机制,为家庭带来了重重危机。美国作家、分析人士苏•布赫雷撰写了一篇名为《女权主义的10个谎言》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对托尼•格兰特《作为女性》一书中提到的女权主义的10个谎言进行了研究。这10个谎言的核心内容是女性能够胜任所有角色、女性与男性基本上是相同的、随着女性的成功,她们越来越多的需求将被实现、提出女性潜力尚未彰显的神话、性别平等、忽视作为母亲的角色、作为女性意味着成为弱势群体、生活指的是事业的成功而不仅仅是活着、提出女性自给自足的神话和女性将从男性女性化中受益。
   女权主义者们在第一个谎言中粉饰这样一个问题,即:女性不仅能够而且还能胜任男性从事的工作。这一口号迫使现代女性沉湎于承担属于男性的责任,这导致大部分女性筋疲力尽。鉴于此,一部分女性放弃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还有一部分女性为了追求事业或个人的兴趣爱好,不想结婚和组建家庭。这似乎正是女权主义者们对自给自足和个人主义的强调。她们强调,应提高女性的生活品质,改善她们的选举权以及女性与男性的关系。然而,数十年过去了,女性明白了这一事实真相,即:不能相信女权主义和女性自由运动所提出的口号。
   西方作家南希•雷德穆斯就此写道:“刺激女性对家庭主妇身份的不满情绪和鼓舞她们走出家庭只是让女性遭受更多压力。很多女性在没有专家和药物的帮助下无法生活。”
  女权主义者们的第二个谎言是:男性和女性基本上是相同的。然而两者不仅从生物学的角度而且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彼此存在不同。西方社会学家史蒂芬•戈德堡就此说道:“重要的事实是,女性和男性从基因到思想和行为都彼此不同。”
美国心理学家沙里森格尔也就此说道:“ 女性和男性从构造上讲彼此不同,这些不同不是我们自身带来的,但我们自身却能够消除这些不同。”
女权主义者们的第三个谎言是:她们强调指出,女性的成功建立在独立于男性的基础之上。这种理念声称,女性独立于与男性将增加女性成功的几率。然而,女性正是由于感情丰富和温柔等女性特质才得到男性的喜爱。研究数据表明,女性受教育的程度越高,她们结婚的意愿就越少,成为合适伴侣的几率也越少。
女权主义者们的第四个谎言是:女权主义者相信未实现的个人能力的神话。根据该观点,女性拥有一切特别潜力和能力,这些潜力和能力应在合适的平台上得到发挥。事实上,大多数女性像大多数男性一样是普通人。
女权主义者们的第五个谎言是:女权主义者们强调,女性和男性本质相似。然而女权主义的观点是错误的。这一点显而易见,即:女性和男性在身体和精神方面拥有诸多根本的不同。
女权主义者们在第六个谎言中提出这样的内容:女性能够拖延结婚和怀孕的时间。然而,医生们认为,女性的生育系统是有时间限制的,高龄女性怀孕和分娩的可能性很小,即使有可能,她们的怀孕和分娩也将伴随着困难和危险。
女权主义者们的第七个谎言是,作为女性意味着软弱。她们嘲笑温柔、优雅和亲切等女性的绝大多数常见行为。如果女性从脆弱情感的女性化行为中解脱出来,那么,这将成为女性达到比忠于和支持男性更高水平的动力。
女权主义者们在其第八个谎言中认为,传统的女性化行为包含一种令人害羞和沉默的感觉,这导致女性无所作为和毫无价值。
女性主义者们在第九个谎言中提出了这样的内容:女性需要男性的程度与男性需要女性的程度是相同的。这一声称表明了一种亚马逊思想,即:男性只是在人类繁衍中发挥作用,在男性如同女性的情况下才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在第十个谎言中,女权主义者们认为,女性对女性化的男性感兴趣。然而,事实是,女性不喜欢具有女性化特点的男性,而男性同样也不喜欢具有男性化特点的女性。这才是真正的女性和真正的男性。
西方很多观察人士揭露了女权主义者们的错误和谎言。澳大利亚生活和家庭国际委员会成员巴布特•法兰希斯在其文章《女权主义的六大骗术》中提到了女性堕胎的权利、女性和男性在所有领域平等和让外出工作优于持家等女权主义者的六大骗术。
因此,女权主义的错误之一是,通过女性优越于男性的极端思想削弱了男性的地位。澳大利亚研究人士格拉哈姆•伊斯特拉查在其文章《美国男人丧失了自己的男性》 中称,女权主义通过轻视男性的口号导致美国男性不为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做出贡献,因为保护妻儿被视为没有价值的工作。
旅居美国的巴基斯坦研究人士纳迪亚•郝杰在其文章《西方家庭生活危机》中坦率地说,在过去多年中,西方家庭的机制发生了很多负面的变化,其中包括家庭不稳定、离婚率增加、毫无限制的性关系、单亲家庭增多、生育不合法子女、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不融洽、抛弃祖父祖母等问题。
伊斯兰音乐和艺术家鲁伊斯•拉米亚•法鲁吉博士在其文章《伊斯兰传统和女权主义运动不同还是相同》中认为,穆斯林女性对女权主义持有负面观点。女权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与家庭对立,拒绝男女两性本质上存在不同,推行个人主义。鲁伊斯认为,在伊斯兰社会,应在宗教理想和价值的基础上关注和研究女性问题。
数十年之后,女性才意识到这一事实,即:不能相信女权主义和女性解放运动做出的承诺。因为女权主义者的很多理念是不切实际的,是谎言。这些理念源于她们的极端主义思想。女权主义的极端思想由于伤害人类生活的本质、原则和家庭机制将最终走向消亡。












  




标签

五月 12, 2016 20:50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