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一时间节目中,我们将与大家一起讨论博科圣地恐怖组织采取的暴力活动导致尼日利亚人民沦为难民这一悲剧。

尼日利亚是非洲国家中人口最多的国家,是世界上第七人口大国,该国位于西非地区。自2002年起,叛军和博科圣地就开始与政府军爆发冲突。 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在西非以基地组织而臭名昭著,是一个准军事组织,该恐怖组织打出的旗号是致力传播先知教导及人民圣战軍,其奠基人叫穆罕默德·优素福于2002年成立了该组织。他在警察与该组织爆发的一次冲突中被捕,并在警察拘留期间离奇死亡。

在穆罕默德·优素福死后,该组织大约一年没有进行活动,尼日利亚政府完全禁止了该组织的活动,对所属中心其中包括举行会议的清真寺进行了破坏,大部分该组织成员被打死,一部分人被打散。

该组织成员通过邻国向索马里、阿尔及利亚尤其是阿富汗转移。他们在此期间在其他极端组织中学习了游击军事训练。2010年初,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宣称对尼日利亚警局、军事基地以及安全中心实施的爆炸和袭击负责。从那时起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宣布重整旗鼓,并改变了自己的行动方式,公开与尼日利亚政府爆发武装冲突。

2010年12月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市场发生的爆炸,2011年1月马迪库里派出所发生的爆炸,2011年4月马迪库里地方选举办公室发生的爆炸,以及2011年8月联合国驻阿布贾驻地发生的爆炸事件,都是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在改变这一态度之后实施的恐怖袭击。

自2010年名叫阿布·巴克尔·希卡乌的新头目掌握博科圣地恐怖组织的指挥权至今,该恐怖组织的行为更加激进,并犯下了累累罪行。在该恐怖组今年采取的行动中,绑架了200名女学生,希卡乌对她们进行买卖和强迫她们结婚。

希卡乌还在尼日利亚北部卡诺市发动了一次血腥恐怖袭击,此次袭击造成180人死亡。

国际大赦组织在其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宣布,博科圣地恐怖组织自2014年初开始已经绑架了2000多名尼日利亚妇女和女孩。在过去六年中博科圣地恐怖组织犯下的累累罪行,使很多尼日利亚家庭沦为难民,他们希望他们的亲人还活着。英国《卫报》就此采访了一位遇害者的父亲。并写道:阿努克·马利克说,他希望他的女儿还活着。随着17岁的穆妮卡在奇博克地区的一所学校里被博科圣地恐怖组织绑架已经过去一年,以及该恐怖组织发动多次袭击,但他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平安归来。他说:他们多次要求我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我必须在这里,等待穆妮卡平安归来。但一年过去了,穆妮卡仍杳无音讯。马利克说:在此次事件六个月之后我就得出这一结论,我必须将其他家庭成员带到安全的地方,因此我们离开了奇博克。这时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这样说我接受了所有的女孩已经遇害的事实。但我是一名宗教学者,我曾多次亲手埋葬了其他家庭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要意志坚定,因为除此之外我无法给自己的社会带来希望。马利克同时还说:我对我的女儿说过,如果有一天你面对恐怖分子,任何时候你都不要屈服于他们的要求。她说:我宁死不屈。马利克继续说:如果穆妮卡因坚持她的信仰而遇害,那么我就是全世界最引以为豪的父亲。如果她还活着,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回到我们的身边。

除了妇女之外,儿童也深受博科圣地恐怖组织犯罪的伤害。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谈到了这一事实,并宣布:博科圣地恐怖组织近几年采取的暴力活动导致80万尼日利亚儿童沦为难民。大部分儿童被迫强制结婚或遭到性侵。此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宣布:2015年尼日利亚75%的恐怖袭击是针对妇女和儿童进行的,大约有27起自杀式恐怖袭击是针对7到17岁的儿童进行的。

毫无疑问,自2010年至今博科圣地恐怖组织采取的这些举措已经导致1.5万人被杀,近200万人沦为难民。在这之中,妇女和儿童深受博科圣地恐怖组织恐怖举措的伤害。尼日利亚难民向乍得、卡麦伦以及尼日尔等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逃难,但这些国家保护他们的条件非常局限。 尼日利亚难民在形势复杂的情况下在难民营中生活。很多难民在清真寺或教堂里避难。所有这些灾难是在没有强大的政府和军队的情况下发生的。尼日利亚前政府和军队无能应对恐怖分子导致成千上万平民死亡。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去年将其袭击范围扩大到尼日利亚邻国,首当其冲的就是卡麦伦。这也引起尼日利亚邻国的担忧。

法国《观点》杂志最近就此发表了一份报告。该杂志写道,卡麦伦北部马约·塔桑卡地区面临博科圣地极端恐怖组织袭击的威胁,引起该地区居民尤其是妇女和儿童的担忧。

联合国萨赫勒地区人道主义协调员罗伯特·派珀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尼日利亚恶化的状况。他说:毫无疑问,尼日利亚令人感到非常担忧。博科圣地恐怖组织采取的恐怖行动导致出现了更多的折磨和难民。

联合国难民高级专员负责尼日利亚难民事务的当地代表也说:难民们在非常恶劣的条件下生活,有生命之忧,以及他们无法返回家园。我们为了继续向难民以及未来可能从尼日利亚逃亡向邻国避难的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需要大量的资金。

联合国旗下的11家机构,如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计划署与12家非政府人道主义机构,如乐施会和救助儿童会等机构评估,保障尼日利亚难民的需求将耗资1亿6100万欧元。

随着尼日利亚举行总统选举以及新政府上台,他们迫切希望前政府无能应对恐怖组织也会随之消失。目前,尼日利亚新总统穆罕默德·布哈里面临的一个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对待博科圣地?尽管布哈里说为战胜恐怖主义具有坚定的决心,但是他实现这一目标也取决于国际援助。布哈里在一次讲话中谈到了该问题,他说:美国和其他国家承诺在反恐战争中向尼日利亚提供帮助,但是,截止目前我们仍没有获得优良的战略武器应对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因此尼日利亚军队无法有效打击该恐怖组织。尼日利亚总统说:美国国会应该重新审视该国政府在反恐领域提供的帮助。

诸多证据表明,美国根本没有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例如以美国为首反达伊沙国际联盟没有对达伊沙恐怖组织采取的举措产生任何影响。根据公布的证据表明,美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的计划是通过资金支持尼日利亚叛军和反对派来保障美国在该非洲国家的利益。

 

 

标签

Nov 04, 2016 19:11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