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继续引述《古兰经》经文来阐述担任伊玛目和教法学家治国的问题。

《古兰经》伊姆兰家属章第61节经文是证明伊玛目阿里的优越性及其有资格担任伊玛目的经文之一。在这节经文中,除了认为伊玛目哈桑和侯赛因是先知的孩子,法图麦是圣裔的唯一女性之外,还把伊玛目阿里称之为先知自己。有谁从信仰和品德方面具有如此高的品级,以至于真主把他的这种伟大比作先知自己。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说过,真主在先知易卜拉欣为圣并履行其使命多年过去后用巨大的考验考验了他,之后真主赋予了他担任伊玛目的地位。今天我们将引用伊姆兰家属章第61节经文继续探讨这一问题。

伊斯兰伟大先知在组建了伊斯兰政府并推动伊斯兰民族形成之后,为了号召奈季兰基督教徒皈依伊斯兰教给他们发送了一封信。奈季兰是也门边界阿拉伯领土以南的一个基督教教会重要的活动中心。该基督教教会与拜占庭和埃塞俄比亚的教会保持着密切关系。伊斯兰先知在这封信函中对基督教徒说,指着易卜拉欣、伊斯哈格和亚古伯的主起誓,从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到奈季兰主教。我赞颂易卜拉欣、伊斯哈格和亚古伯的主,我们号召你们从个人崇拜转向崇拜真主,号召你们从人类治国转向真主治国上来。如果你们不接受我的号召,你们就必须向伊斯兰政府缴税。否则,你们将会处于危险之中。基督教徒阅读信件后组建了委员会,并决定派一支奈季兰代表团前往麦地那,以便面对面与穆罕默德谈话,了解他为圣的原因。因此,很多基督教观察家和精英来到了麦地那,他们中间有三人是基督教宗教领袖。他们作为这支代表团的团长前来与先知交谈,并寻求一种合适的解决途径。

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的那样,当奈季兰的代表来到先知跟前,并宣称,一人没有父亲的人降生本身就是一种神性,要么他是真主的孩子,要么他自己就是真主。此时伊姆兰家属章第59节经文为驳斥他们的声称而下降了:“在安拉看来,尔萨的情况就像阿丹一样。安拉用土创造了阿丹,然后对他说:有!他就有了。”

基督教徒承认先知耶稣的神性,并认为他是真主的孩子,但是他们坚决拒绝回答这一问题的理据。为此,先知奉真主之命宣读了伊姆兰家属章第61节经文:“在真知降临你之后,谁跟你争论此事,你就说:你们来吧!让我们彼此把我们的孩子和你们的孩子,我们的妇女和你们的妇女,我们自己和你们自己召集在一起,然后让我们互相诅咒,祈求安拉谴怒说谎的人们。”

第二天,双方聚集在麦地那郊外。先知带着伊玛目阿里、哈桑、侯赛因和法图麦。先知抓着伊玛目阿里的手,哈桑和侯赛因走在他的前面,法图麦跟在先知的后面。基督教徒也在来的路上,他们的大主教走在前面。当他看到伊斯兰先知带着几个人的时候,就问他们都是谁。先知对他说,这是我叔叔的孩子,我的贤婿,是最受人们爱戴的人,这是他的两个孩子。这个年轻女子是我的女儿法图麦,是最受人们敬爱的,也是最了解我的人。此时,基督教徒首领们看到了先知最亲密的人,于是便对随行人员说,我们所看到的这些面孔,如果他们祈求真主把所有大山连根拔起,这件事情必定会发生的。你们任何时候都不会诅咒他们,指主起誓!他(穆罕默德)像所有先知一样不会诅咒他人。如果你们诅咒他们,你们将会灭亡,到末日大地上将不会有基督教徒。

这个故事是先知家属优越性的最重要的证据。因为经文的言辞和含义说明,先知的家属具有什么优越性。在这节经文中,除了认为伊玛目哈桑和侯赛因是先知的孩子,法图麦是圣裔的唯一女性之外,还把伊玛目阿里称之为先知自己(نفس)。有谁从信仰和品德方面具有如此高的品级,以至于真主把他的这种伟大比作先知自己。

一些经注家认为,“那夫斯”指的就是先知自己。但是这里“那夫斯”的意思不是指除了像人类肉体中的血液和私欲之外的东西,因为先知本身就是号召者,号召者不被号召。因此,“那夫斯”在这节经文中指的是,在尊严、博爱、领导、奉献、伟大和威严方面,在真主面前具有像先知一样的地位的人。在伊斯兰史书和传述中说,有一天,阿巴斯王朝哈里发马蒙召开了一个邀请伊玛目里萨出席以及诸多学者参加的会议。在会议上,马蒙关于伊斯兰民族的被选择者提出了很多问题。伊玛目里萨说:在《古兰经》多处公开谈到了这一优越性。第一节经文就是关于圣裔纯洁的经文(同盟军章第33节)。这节经文证明,圣裔是纯洁不谬的。另外一节经文是伊姆兰家属章第61节经文,这节经文说明,伊玛目阿里、圣女法图麦、哈桑和侯赛因好比先知自己。马蒙向伊玛目里萨提出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人们把你们称为真主使者的孩子,从不这样称呼我们,然而我们都是来自先知这颗树的。马蒙是先知的叔叔阿巴斯的后代。伊玛目里萨回答说,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人们。马蒙坚持想听伊玛目里萨是如何作答的。于是伊玛目里萨说:这是因为“我们的孩子”在《古兰经》伊姆兰家属章第61节经文出现。在这节经文中,真主把伊玛目哈桑和侯赛因称之为先知的孩子。因此,人们认为,我们就是真主使者的孩子。但是这节经文和“我们的孩子”一词不是针对你们下降的。

马蒙在回答中提出了一个质疑。他说:“尼萨伊那”(نِساءنا)的意思是我们的妇女。在这节经文下降的背景下,伊斯兰伟大先知唯一带的女性是先知的女儿法图麦。马蒙通过提出这一疑问想说,在这节经文中使用了比喻手法,也就是说“我们的妇女”是一种比喻,法图麦作为先知唯一的女儿出现在这个事件当中。因此,哈桑和侯赛因不是先知的孩子,而是他们被比喻为先知的孩子。

伊玛目里萨反驳说:如果你的这种解读是正确的,那么“我们自己”(انفسنا)一词就不会紧随其后出现。这个词说明,伊玛目阿里就是先知本身,法图麦又是伊玛目阿里的妻子,伊玛目阿里归属于“我们的妇女”中的人称代词是正确的,因为他就是先知本身。因此,“妇女”一词不是比喻,是真实的。“孩子”一词也不是比喻,是真实的。当马蒙听到伊玛目里萨的这一答复后,心服口服无言以对。于是他说,伊玛目们应当是真主使者的孩子。

 

 

 

 

 

Nov 16, 2016 20:56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