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为大家讲述部分阿拉伯国家自2011年后发生的伊斯兰觉醒运动。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前几期节目中,我们简述了伊斯兰会议组织自成立之初至2011年即伊斯兰觉醒运动爆发前在促进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团结与统一方面的表现。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讲述伊斯兰国家在最近6年所发生的局势变化。

阿拉伯国家爆发伊斯兰觉醒运动的星星之火是从突尼斯开始燃起的。突尼斯青年穆罕默德·布阿齐兹毕业后因找不到工作而被迫推着手推车沿街叫卖水果。在2010年12月18日,为了抗议该国警察的腐败和恶行,布阿齐兹惨烈自焚。他的自焚行为点燃了突尼斯人民尤其是年轻人不满社会和政治现状的火药桶。于是,抗议活动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那样蔓延至整个突尼斯。随后,抗议活动席卷其他阿拉伯国家。突尼斯民众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抗议失业、食品危机、腐败、缺乏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生活条件恶劣等社会问题。抗议活动很快威胁到突尼斯本·阿里政权。突尼斯民众与警察之间的暴力对抗导致多人伤亡。随后,突尼斯警方开始镇压示威民众。最终,突尼斯人民获得了胜利,该国政府2011年1月随着总统宰因·阿比丁·本·阿里逃亡沙特而垮台。本·阿里由此结束了对突尼斯长达23年的统治。突尼斯之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组建联盟政府。

在突尼斯人民取得胜利和本·阿里出逃后,该国人民的抗议活动和起义越过边境进入埃及。埃及人民纷纷走上街头抗议该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并要求总统侯赛尼·穆巴拉克下台。埃及人民在2011年初的抗议活动最初只局限在几个城市,但之后却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蔓延至该国其他城市。于是,埃及千名民众的骚乱仅在10天内就演变成数百万人在解放广场进行的革命。随着埃及军队宣布声援人民和侯赛尼·穆巴拉克的下台,该国这场革命在很短时间内就取得了胜利。在革命胜利和进行宪法改革后,埃及举行了总统选举。来自穆兄会的穆罕默德·穆尔西战胜艾哈迈德·沙菲克,成为埃及总统。

2011年的革命浪潮随后又从埃及传播至利比亚。在利比亚,人民群众的抗议活动从2011年1月13日拉开帷幕,并在2月17日达到高潮。时任利比亚总统穆阿迈尔·卡扎菲的反对者们随后占领了该国东部城市和西北部一半城市。自那时起,跨国力量就在这些国家的局势变化中起到更明显、更重要的作用。

随着利比亚军队与反对派之间的冲突加剧和数千名抗议者被杀害,联合国安理会谴责该国所发生的杀戮,并称卡扎菲犯下了战争罪。随后,法国、美国和英国为了推翻卡扎菲政权而对利比亚多个地区进行轰炸。于是,在多个国家对利比亚反对派的支持下,卡扎菲政权被推翻。

也门和巴林也受到伊斯兰觉醒运动的影响。也门北部和南部多个城市在2011年1月中旬也开始爆发抗议活动。最初,也门民众只是抗议政府违背该国宪法、经济状况不佳、失业严重和政治腐败,但抗议活动很快演变成要求该国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下台。后来,萨利赫被迫下台。直到现在,也门仍处于局势动荡之中。目前安萨鲁拉运动和胡赛武装在也门掌控着权力。沙特及其盟友自一年半之前开始军事侵略也门,企图让该国辞职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重新掌权。但他们无能改变也门的权力平衡。

巴林抗议活动自2011年2月14日拉开帷幕,该国的游行活动主要是和平集会活动。巴林人民最初只是要求获得更多政治自由和政府尊重人权,抗议者们并没有设想以直接的方式威胁统治政权。但巴林警方做出的过激回应促使抗议者要求结束该国国王统治。巴林人民与国王政权的对抗也引发了局势动荡,但该国的权力目前仍掌握在阿勒·哈里发家族的手中。

伊斯兰会议组织第38次外交部长会议于2011年6月28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会议决定将该组织的名称更改为“伊斯兰合作组织”。

叙利亚、也门和巴林的局势变化是伊斯兰世界出现分裂的明显例证之一。目前这些国家之间的政治交流变得更为复杂。借助伊斯兰国家彼此之间存在的敌意,西方国家以及伊斯兰教与穆斯林不共戴天的敌人们最大程度地利用伊斯兰国家之间的这些冲突。毫无疑问,必须要说的一点是,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魔爪也在干涉这些局势变化。以伊斯兰教为名义的一些组织尤其是离经叛道恐怖组织的领导人在心知肚明或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得到美国中情局和摩萨德的资助。令人遗憾的是,伊斯兰合作组织也没有凭借成员国的力量公正、公平地进行干预,该组织依然在伊斯兰国家团结方面没有发挥积极作用,甚至在有些情况下还采取一些不明智的立场加剧了伊斯兰国家之间的敌对和仇恨。

在叙利亚危机持续未断和该国冲突达到高峰的情况下,伊斯兰合作组织并没有作为一个中立的调停者提供结束该国危机的明智的解决途径,而是在沙特的要求下,于2012年8月在麦加举行了伊斯兰国家首脑紧急会议。此次会议是在此情况下举行的,即:叙利亚政府反对派的支持者们在伊斯坦布尔、突尼斯和欧洲召开的一系列会议均无果而终;阿盟为此召开的诸多会议也未取得结果;科菲·安南在叙利亚的使命遭到失败。在此次伊斯兰国家首脑会议上,伊朗时任总统内贾德对共同进行改革和对抗外国干涉的必要性做出强调。他说:“我们必须共同睿智地考虑两大问题,即:必须坚决地进行改革并保障我们人民的基本权利以及英勇而又到位地抵止不共戴天的敌人们所策划的阴谋诡计。在这条道路上,不应存在阻碍我们人民的基本权利得到全部实现的敌人及其阴谋诡计,不应忽视敌人及其计划对我们的改革进行的干涉。这两个问题一个是事实,一个是任务,彼此互为前提。”尽管伊朗在此次会议上采取了逻辑立场,但由于沙特的施压,叙利亚在伊斯兰会议组织的成员国资格被暂停。

伊斯兰合作组织的这一立场不仅没有结束叙利亚冲突,反而导致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这一立场正是在地区推行自己的目标和加剧伊斯兰世界分歧的伊斯兰国家的敌人们所梦寐以求的。在2012年伊斯兰国家首脑会议结束后,美国国务院时任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伊斯兰合作组织关于暂停叙利亚成员国资格的裁决表示欢迎。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Feb 13, 2017 15:51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