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向大家讲述发生在巴林的伊斯兰觉醒运动以及阿勒哈里发政权和沙特国王政权在制造伊斯兰世界分裂和分歧中所产生的作用。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讲述了发生在也门的伊斯兰觉醒运动以及沙特在制造伊斯兰世界分裂中所产生的作用。

巴林是位于波斯湾沿岸的弹丸小国,由32个岛屿组成。麦纳麦是巴林首都,阿拉伯语是其官方语言,但波斯语、乌尔都语和英语在该国也较为流通。在2000多年前的萨珊王朝,巴林曾位于伊朗版图内。在公元1522年至1602年期间,巴林被葡萄牙占领。自葡萄牙人在1602年撤离波斯湾后,巴林再次被伊朗占领,直到1971年。在联合国的协调和伊朗政府的同意下,巴林这个曾是伊朗第14个省份的岛屿成为波斯湾沿岸的一个独立国家。巴林国土面积为704平方公里,人口为100多万人,其中70%的人口是什叶派穆斯林,另外30%的人口是逊尼派穆斯林、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和其他宗教信徒。谢赫哈马德·本·尔萨·阿勒哈里发自1999年至今一直担任巴林国王。巴林政坛上活跃着约15个政治党派,其中包括宗教党、自由党、左翼党和复兴党等党派。

巴林什叶派穆斯林可以分为阿拉伯什叶派穆斯林和非阿拉伯什叶派穆斯林两部分。该国至少20%的人口是由伊朗裔人口和非阿拉伯人组成的,这些人在巴林独立前就居住在那里。目前尚不能确定移民巴林的伊朗人的确切时间,因为他们一直居住在那里。与科威特和阿联酋不同,很多伊朗人是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前后移民这两个国家的。伊朗裔人口一直以来都是巴林人口的主要构成部分。尽管时过境迁,但巴林伊朗人依然保留着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他们在家中讲波斯语,阿拉伯语是他们的第二语言。巴林人口中的一部分人是阿拉伯什叶派穆斯林,他们与伊朗有着久远而广泛的关系。这种关系的转折点要追溯至约500年前的萨法维王朝时期,什叶派在那时成为伊朗的国教。自那时起,巴林的什叶派穆斯林和学者成了联系伊朗与世界的纽带。他们纷纷来到伊朗宣传什叶派教义。

巴林人口结构呈多样化,大多数人口为什叶派穆斯林。然而,该国的政权体制却是非什叶派体制。在巴林的政治体制中,该国逊尼派少数宗教群体在阿勒哈里发家族的领导下掌握政权,什叶派穆斯林只是在有限的领域从政。阿勒哈里发严重依附于沙特,并认为什叶派掌权是危险的。鉴于此,为了改变国家的人口结构,巴林政府在过去数年实施了新政策,并为外来人口尤其是约旦、巴勒斯坦、黎巴嫩、沙特和埃及公民移民该国创造条件。尽管如此,什叶派穆斯林目前仍在巴林占绝大多数。巴林政府剥夺该国宪法中规定的民事权利和自由的举措让什叶派穆斯林感到不满。这些不满和政府不遵守进行改革的承诺成为爆发人民抗议活动的源泉。21世纪初期所爆发的伊斯兰觉醒运动浪潮可以视为巴林历史的转折点。

在突尼斯、埃及、约旦、也门和利比亚等中东国家局势变化的影响下,巴林在2011年2月14日也开始爆发伊斯兰觉醒运动。从那时起,巴林人民反阿勒哈里发政权的游行活动从未间断过,并遭到当局的暴力镇压。此外,沙特军队在2011年3月在巴林和美国当局的许可下以“半岛之盾”部队的名义进入巴林,以镇压该国人民。然而,沙特侵略者进驻巴林不仅无助于摇摇欲坠的阿勒哈里发政权,还导致该国人民的起义进一步蔓延,巴林人民对当局更加愤怒和厌恶。阿勒哈里发政权不是致力于满足巴林人民通过和平方式提出的合法诉求,而是利用外国军队加大对政府反对派的镇压举措,从而导致抗议者们要求改革的策略发生改变,阿勒哈里发政权下台继而成为巴林人民的主要诉求。

鉴于此,名为“反叛风暴”的反叛运动的支持者们在2013年8月14日在巴林不同地区举行了游行活动。他们在巴林独立纪念日高呼“推翻体制”等口号,强调巴林的命运必须由该国人民决定。随着反叛运动宣布巴林公众动员和公民不服从,阿勒哈里发军队也在全国加强了安全措施,并用橡皮子弹和毒气镇压抗议民众。巴林反叛运动是通过效仿推翻穆罕默德·穆尔西的埃及反叛运动而成立的。随着阿勒哈里发政权加大镇压力度,为了获得自由和民主,巴林反叛运动在该国成立。通过举行和平游行活动和公民不服从,该运动一直致力于推翻阿勒哈里发政权。自巴林人民在2011年2月14日举行和平抗议活动以来,该国已有135人丧生,1万多人受伤,2900人被捕,800人因参加和平游行活动而被工作单位辞退。

此外,巴林国民议会改变了该国集会和游行活动的相关法律的内容。根据新的法律,在巴林首都麦纳麦举行任何游行示威都是被禁止的,并宣布,在巴林首都举行任何游行示威将导致游行示威者的国籍被取消。在该法律获得通过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对巴林国民议会的这一举措提出严厉批评,并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巴林国民议会以支持社会应对恐怖活动为借口在与集会相关的法律中做出改变,这对该国的人权状况产生负面影响。他在这份声明中在谈到在麦纳麦举行游行活动的组织者和参加者的国籍可能被取消时强调,公民权是一项基本权力,联合国人权宪章第15条款对此做出了强调。

随着这部法律的通过,在取消自己公民国籍方面,巴林位居阿拉伯国家和世界首位。

巴林人权中心成员尼达尔·阿勒·萨勒曼说,自2012年至今,约有280名巴林公民被取消国籍。巴林内政部指控该国什叶派领导人谢赫伊萨·艾哈迈德·卡希姆在巴林进行派系宣传和制造叛乱,并宣布,他的国籍已被取消。巴林政府的举措得到沙特的支持,这进一步暴露了阿勒哈里发及其支持者的镇压性政策,也导致伊斯兰世界的分裂进一步加剧。因为,巴林当局不对该国人民的合法诉求做出答复,反而指控伊朗干涉其内政。尽管巴伊两国存在深厚的宗教、派系和文化联系,但伊朗否认该国对巴林进行任何干涉。伊朗声称,巴林政府应阻止外国尤其是沙特对其内政进行干涉,承认人民的合法权力,为熄灭抗议火焰创造条件,避免对伊斯兰国家的内部分歧火上浇油。

美国与巴林保持着战略关系, 而且美国海军第五舰队部署在巴林水域。鉴于此,美国支持巴林及其支持者沙特的镇压性政策。美国无视阿勒哈里发政权犯下的罪行,并对伊斯兰国家之间的纷争不断加剧而欢呼鼓舞。该国不仅在沙特军事袭击也门中发挥着作用,还在沙特镇压巴林人民和平抗议活动中发挥着作用。

我们应意识到,伊斯兰觉醒运动并不单纯意味着反独裁统治者的政治运动,而且还意味着对伊斯兰世界产生分歧的原因和因素的关注,尤其是对伊斯兰国家本身在此方面所发挥作用的关注。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Feb 19, 2017 21:24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