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前的节目中,我们谈到,伊斯兰团结是伊斯兰教中的基本教导,并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对伊斯兰世界的团结问题进行了解析。

伊斯兰团结问题一直是当今世界穆斯林最为关切的一个基本问题,并通过关注事实真相致力于让伊斯兰团结在穆斯林之间扎下根基。根据现有的统计数据,目前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人数高达12亿。其中在57个国家内,穆斯林人口在国家人口中占大多数。在其他很多国家,穆斯林作为宗教少数群体也发挥着重要影响力。伊斯兰国家在联合国大会中约占1/3的席位,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世界上很多战略地区和敏感地区都位于伊斯兰国家。所有这些赋予伊斯兰国家拥有得天独厚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潜力。然而,尽管伊斯兰国家拥有广泛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潜力,但由于这些国家却没有对这些潜力予以正确的利用和管理,因而没有变成世界的重心之一。由于这些伊斯兰国家之间缺乏和谐与团结,而没有在国际体系中拥有相应的地位。这些伊斯兰国家面临更多的则是边境纷争、国内冲突和经济贫困。

此外,穆斯林之间四分五裂是伊斯兰国家落后的主要因素,这也是伊斯兰世界的思想家、改革家和政治家一直关注的问题之一。伊斯兰世界的很多改革家认为,穆斯林远离伊斯兰纯正的价值和复兴蒙昧时代的种族、民族和部族狂热是造成伊斯兰世界分崩离析的主要因素,并为伊斯兰国家保持团结提出了各种解决途径。很多改革家尤其是杰出思想家赛义德贾马尔·丁·阿萨德·阿巴迪、伊克巴尔·拉胡里和伊玛目霍梅尼为穆斯林保持团结做出了不懈努力,并强调伊斯兰世界觉醒和伊斯兰国家保持的必要性。这些思想家依据信仰真主独一、先知为圣、《古兰经》未被篡改的天启经典和同一个礼拜方向等共同的宗教原则和信仰致力于伊斯兰世界的团结。令人遗憾的是,截至目前,伊斯兰世界尚未在团结一致和同心同德的道路上迈出切实步伐。鉴于此,很多穆斯林国家深受经济贫困、政治地位落后和国内问题的困扰和折磨。这些国家出现的很多问题是由强权国家不断进行政治和军事干涉而造成的。

真主也在《古兰经》第三章阿里伊姆兰(伊姆兰的后裔)第103节经文中呼吁穆斯林紧握安拉的准绳和保持团结:“你们全体当紧握安拉的准绳,不要分裂 ;你们当铭记安拉赏赐给你们的恩典。当时,你们互相为敌,安拉使你们心心相连,因主的恩典你们成为了兄弟;……” 《古兰经》认为,顺从真主是民族保持团结的基础,不顺从真主导致民族产生分裂。根据这一思想,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从宣扬伊斯兰教直达生命的最后一刻,一直呼吁穆斯林以顺从真主为核心在敌人面前保持团结统一。在蒙昧时期,阿拉伯人之间存在一种种族和部族分裂和敌视,这种状况常常导致冲突和死亡。在此情况下,在“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的基础之上,伊斯兰教通过“团结、平等、避免分裂和为敌”等口号号召其追随者们保持团结与和谐。伊斯兰教确定了虔诚的标准,否定了部落、血统、种族和语言的优越性,赋予“团结”客观性。

然而,当代的伊斯兰团结问题却以令人奇怪的方式与殖民主义联系起来。历史表明,殖民主义对伊斯兰世界的入侵导致伊斯兰世界分裂局面加剧,对此做出保持团结的积极反应的部分条件也产生了。在伊斯兰教初期,在对殖民主义者对伊斯兰国家进行殖民统治而做出的反应中,伊斯兰世界的一些宗教学者、思想家和改革家,他们无论是来自什叶派,还是来自逊尼派,不仅深谙穆斯林之间产生分歧和分裂的原因,而且还纷纷提出了保持穆斯林团结的解决途径。

赛义德贾马尔·丁·阿萨德·阿巴迪是近代首个提出伊斯兰团结思想的最重要改革家。在伊朗、奥斯曼帝国和印度遭到俄国、英国和法国等欧洲国家的政治和军事侵略时期,在其他伊斯兰国家也直接或间接地受到西方国家尤其是俄、英、法三国的霸权统治和殖民统治时期,赛义德阿巴迪挺身而出,他呼吁东方各民族和穆斯林觉醒。

赛义德贾马尔·丁•阿萨德•阿巴迪认为,穆斯林产生分歧和衰弱的最大因素之一是穆斯林的思想与行为与纯正的伊斯兰教存在差距。他强调,穆斯林应回归纯正的伊斯兰教、摒弃宗教信仰中的迷信思想、放弃异端邪说、避免种族、民族和教派分歧、依靠宗教和人性美德、努力与独裁统治者和干涉人民参与政治决策作斗争、跻身科学和进步团队并在西方殖民主义面前形成伊斯兰认同。赛义德阿巴迪认为,这些是伊斯兰国家取得进步和强大的关键,也是穆斯林在西方殖民主义面前保持团结的要素。

拉希德·里萨、阿格巴勒·拉胡里、卡瓦卡比和其他逊尼派思想家也追随赛义德贾马尔·丁•阿萨德•阿巴迪的脚步,致力于促进伊斯兰团结思想和理论的传播。什叶派众学者也为促进伊斯兰世界的团结而鞠躬尽瘁。大阿亚图拉布鲁杰迪、阿拉麦·阿米尼、伊玛目霍梅尼和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是什叶派学者中的杰出思想家。他们即在理论方面又在实践方面致力于落实伊斯兰团结思想。

大阿亚图拉布鲁杰迪是伊朗杰出的教法权威,是一位伟大的宗教学者。他一直关注着穆斯林团结问题和促进伊斯兰教派团结问题。他认为,教法问题不仅要在什叶派层面进行研究,还应在所有伊斯兰教派层面进行研究。产生分歧的每个重要问题都应得到所有教派的关注。大阿亚图拉布鲁杰迪是埃及当时“促进伊斯兰教派之间团结”机构的支持者之一。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也在伊斯兰团结的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做出了不懈努力。他在此方面提出的“团结周”和“世界古都斯日”也极具价值。伊玛目霍梅尼认为,伊斯兰世界出现分歧和分裂是由伊斯兰国家政府和人民偏离伊斯兰教鲜活而富有活力的教导、穆斯林依赖东西方霸权主义势力所造成的。这些问题的唯一解决途径是回归“伊斯兰教”、“自由”和“独立”三个关键性概念。因为在伊玛目霍梅尼看来,只有回归这三个概念才有可能复兴穆斯林所遗忘的伊斯兰认同。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也认为,伊斯兰团结是当今穆斯林的最迫切需要。他在阐释团结的含义中否认机械地摒弃思想和历史分歧,并认为,团结的重点是穆斯林在外敌面前保持团结统一。他否认一些人以捍卫团结为由不进行教派讨论的推理,并就此表示,穆斯林之间的团结并不意味着放弃存在分歧的信仰。因此,各教派学者之间的科学讨论必须存在。但是,这种讨论不应带有敌意,应有理有据地进行;这种讨论的核心应是《古兰经》、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和令人信服的智慧。因为尊贵的《古兰经》呼吁世人运用智慧。因此,不能以团结为由而不进行教派讨论,也不能以教派讨论为借口而伤害团结。如果意见分歧仅仅是导致分裂的因素,那么家庭也不应组建,更何况是社会和宗教社会,因为一个家庭的成员彼此之间肯定会存在意见分歧。因此,我们宗教先贤的意愿是穆斯林在不信道者和伊斯兰教敌人面前保持团结,而不是在教派内部思想和问题方面保持统一。

关于大阿亚图拉布鲁杰迪、伊玛目霍梅尼和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对伊斯兰团结持有的观点我们已经在前几期节目中进行了详细的讲述。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Mar 05, 2017 21:23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