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期节目中,我们将从实践的角度讲述伊斯兰世界的团结问题,以及伊斯兰合作组织在伊斯兰世界中所发挥的作用。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从理论的角度为大家讲述了伊斯兰世界的团结问题。

随着21世纪下半叶的到来,伊斯兰国家领导人认为,建立一个伊斯兰组织极为必要,该组织可由50多个国家共同组建。这个组织可以促进一个统一民族的产生,避免穆斯林产生分裂和纷争,促进穆斯林之间的团结。

成立伊斯兰会议组织的导火索是穆斯林的第一礼拜朝向—阿克萨清真寺在1969年发生的火灾。一个狂热的犹太人制造了这场火灾,这激起了世界穆斯林的愤怒,也迫使政客们对人们的抗议做出了积极回应,并将穆斯林的愤怒传达给整个世界。一些国家其中包括沙特和摩洛哥为举行伊斯兰会议调查阿克萨清真寺被纵火事件而做出了不懈努力,最终,在1969年9月,伊斯兰会议在摩洛哥拉巴特市召开。就这样,伊斯兰会议组织成立了。该组织在2011年更名为伊斯兰合作组织。

伊斯兰会议组织已成立了近半个世纪。整体来说,根据该组织在伊斯兰国家之间建立团结和统一的终极目标,其发展历程可以分为四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该组织成立的第一个10年,其特点是找到了该组织以巴勒斯坦理想为核心的认同;第二个时期是从该组织1981年第三次伊斯兰国家首脑会议至1997年德黑兰会议期间,其主要特点是成员国之间出现分歧倾向;第三个时期是从1997年到2012年。在这一时期,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团结得到显著增强;第四个时期是2012年后独裁专制政府对伊斯兰觉醒做出反应的时期。

在伊斯兰会议组织的第三个时期,伊朗担任该组织轮值主席国为重启成员国之间的融洽关系翻开了新篇章。随着苏联和东方集团的分崩瓦解,美国成为世界上无可争议的超级大国,并所向披靡。这时,能够取代东方集团的只有伊斯兰世界。美国塞缪尔·亨廷顿等著名思想家也纷纷提出文明冲突的论题,这为两者的对立创造了思想基础。根据亨廷顿的观点,随着冷战的结束,世界已进入新的阶段,其主要特点不是世界两极意识形态的对立,而是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两种文明之间的主要对立。

鉴于伊朗从根本上反对上述理论,因此该国巧妙地利用世界公众舆论和穆斯林民族中产生的氛围,加强伊斯兰国家的友好关系。在担任伊斯兰会议组织轮值主席国期间,面对文明冲突论,伊朗1997年首次在德黑兰举行的伊斯兰国家首脑会议上提出了文明间对话的理论,并致力于在国际社会传播这一理论。

在此次德黑兰会议后,以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之间以团结统一为核心的积极态势仍在持续。在此期间,2001年9·11事件和纽约双子塔大楼遭袭让伊斯兰世界毫无理由地遭受着敌视。但这种局面也为伊斯兰国家之间保持团结统一创造了条件。

在伊斯兰合作组织的第四个时期开始于很多独裁专制国家爆发伊斯兰觉醒运动的时期。伊斯兰觉醒运动于2011年爆发于突尼斯,并火速蔓延至其他伊斯兰国家。在这一时期,伊斯兰世界和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不断加剧。伊斯兰组织近期在伊斯坦布尔会议上发表的会后声明表明,这种分歧达到顶峰。

穆尔西政府下台和巴林什叶派穆斯林起义遭镇压后,沙特企图在也门和叙利亚局势变化中实现自己的目的,让傀儡政府迎合自己的利益。然而,在人民的强大意志面前,沙特无计可施。在发生米纳惨剧和处决什叶派领导人纳马尔·巴基尔·纳马尔后,沙特深陷地区人民、伊斯兰民族和各国际机构的公众舆论之中。鉴于此,为了摆脱孤立无援的境地,隐瞒其反宗教和反人类罪行,沙特中断了与伊朗的政治关系。利雅得通过威胁和恐吓其他伊斯兰国家,企图在伊斯坦布尔第13届伊斯兰合作组织首脑峰会上动员伊斯兰世界反对伊朗。

在此次峰会上,支持地区恐怖分子的一些国家却制造反伊朗氛围,企图阻止伊朗执行支持巴勒斯坦、也门和巴林受压迫人民的政策。此外,沙特还在此次会议上驳斥了部分国家对该国死刑裁决持有的立场,并声称,该国处决的那些人其中包括谢赫纳马尔是“恐怖分子”。

通过对伊斯兰合作组织的评价,我们发现,在2011年阿拉伯国家爆发伊斯兰觉醒运动之前,该组织相对来说是成功的。在此期间,伊斯兰会议组织尽管并未完全实现其目标,但仍取得了一些成就。如果没有伊斯兰会议组织,伊斯兰世界的团结统一状况无疑会更加严峻。整体来说,伊斯兰会议组织为该组织成员国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统一。

尽管如此,在保护成员国安全方面,伊斯兰会议组织的表现并不非常显著,因为该组织在很多情况下只发挥了调解问题的作用,而不是解决问题的作用。在“和平解决分歧”方面,该组织并未取得成功,甚至在有些情况下加剧了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战争和流血冲突。

总体来说,伊斯兰会议组织并没有完全实现其目标存在三个最重要原因:一是侧重于成员国的国家利益,而不是该组织的整体利益;二是该组织与其他组织存在摩擦或利益冲突;三是该组织缺乏执行决议的保障。鉴于此,伊斯兰会议组织在很多历史时期并未解决所遇到的问题,并对其地位和信誉造成伤害。伊斯兰世界的团结也因此而受到不利影响。

此外,极端思想在一些伊斯兰国家占据上风;一些伊斯兰国家与伊斯兰民族不共戴天的敌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解。极端思想与和解思想也对伊斯兰合作组织产生了影响,并一直破坏着伊斯兰世界的团结与和谐。历史研究表明,在该组织成员国保持理性思想并强调该组织捍卫巴勒斯坦理想的主要认同时,伊斯兰国家保持团结的势头得到增强。毫无疑问,在极端思想与和解思想被边缘化、理性思想和抵抗思想在伊斯兰合作组织占据上风时,伊斯兰世界的团结无疑会得到增强。伊斯兰国家应利用现存的潜力和该组织的机制为进一步促进穆斯林的团结与和谐迈出步伐,这是伊斯兰国家政府唾手可得的一个机遇。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为大家播送的《伊斯兰世界的团结》系列节目就全部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广大听众朋友一直以来的陪伴。

借此节目,我们希望在真主的襄助和意欲下,在不久的将来,伊斯兰世界结束四分五裂的局面,迎来伊斯兰的团结与和谐。在不久的将来,希望我们目睹穆斯林的荣耀再次复兴。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Mar 12, 2017 21:21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