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将专门讨论虚拟空间对家庭结构产生的影响。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研究了在家庭环境中造成的部分社会伤害,并对防患于未然做出了强调。众所周知,在当今信息和技术发展的时代,在新时代媒体中,网络因其多功能而享有特殊的地位。网络在各阶层人民中有着巨大的渗透力,对社会生活产生着极大的影响。鉴于大部分家庭今天都使用网络,因此关注其对社会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即:家庭的结构、个人和社会机制产生的影响非常重要。因此,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讨论虚拟空间对家庭结构产生的影响。
21世纪人类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信息快速传播的产物。因此,这个时代也被称为信息爆炸的时代。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广泛传播信息的通讯工具也享有特殊的地位,自己也成为了这个时代变化的牺牲品。如果过去书籍和报纸是传播的工具,那么今天人类可以通过手机获取最新消息。在新时代媒体中,网络享有特殊的地位。网络不仅是传播知识的工具,而且也是儿童娱乐的一种工具,网络在各阶层人民中有着巨大的渗透力,对社会生活产生着极大的影响。网络所建立的空间被称为“虚拟空间”,其中部分虚拟空间也被称为网站、博客、聊天室、论坛、交友网站以及电子邮件等。
全世界每天有不计其数的人使用网络,网络的一个最主要功能就是与其他人建立社会关系。而网络关系的主要缺点就是虚拟网络关系主要使用文字。因此,在互相交流中很少使用图片和音频。
今天,新兴技术的出现以及虚拟空间出现的变化使家庭的许多功能遭到了破坏。在家庭结构创伤学的议题中,最重要的一个核心就是研究源自家庭变化的伤害。这些变化是源自于家庭关系和价值观深刻和根本的变化。而其中的大多数变化都是从外部强加于家庭的。
自网络进入人类生活以来至今,尽管网络具有很多的优点和益处,但仍将一系列不安和担忧强加于家庭。所面临的所有社会问题不仅仅局限于社会或某个特殊的群体。因虚拟网络和该新生现象所具有特点,很多父母没有机会、条件或足够的能力详细了解这种现象及其功能。换句话说,如果他们没有对这种现象进行详细了解,反之青少年、青年甚至是儿童日常使用网络将为儿童在家庭中创造一个私人空间。另一方面,家庭成员尤其是孩子随心所欲的在网上浏览各种网站,有时因年龄、性格及好奇心的特点受到网络中一些不良信息的影响。
事实上,网络就是给当今人类带来大量机遇和威胁的一种工具。网络对家庭生活产生的影响引起了部分社会学家的担忧。用西方社会学家吉登斯的话说,部分社会学家害怕网络技术不断发展将会导致社会出现孤立和独立。根据他们的论证,沉溺于网络给家庭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人们很少与家人和朋友一起渡过有益的时间。
在当今家庭中,所有家庭成员都使用虚拟空间,他们本来可以在一起渡过温馨的时刻,而他们却选择陌生的环境渡过温馨的时刻。也就是家庭成员生活在一片小天地里,而他们的思想距离却极为遥远。该问题对于家庭成员尤其是夫妻来说具有很多危险。人类主要的一个需求就是与他人建立关系。对于妻子来说她期待加强所建立的关系,但是如果丈夫通过网络保障自己的需求,那么就会削弱他与妻子的关系。因此,在家庭气氛中应当得到保障的一种需求,如果没有及时回应他的妻子,那么她对家庭生活的满意度就会下降。除此之外,沉溺于虚拟空间会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妻子致力于寻求新的价值和要求是他们之间出现诸多矛盾的根源。
价值观的不同除了对夫妻,可能还会对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网络联系经常会削弱对生活的满意度和青少年的生活质量。在对这种结构进行解释中可以谈到断绝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削弱网络之外的社交关系以及青少年的活泼。
虚拟空间的发展使孩子和父母的关系发生了一些改变,其中包括削弱家庭的作用,削弱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因科技的发展而出现代沟,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亲密感消失,且与父母对立等。在婚姻方面也出现一些诸如婚姻不长久,改变婚姻的模范,没有结婚的能力,父母没有能力教育孩子,结婚年龄上升以及各种生理需求增加等。
因虚拟网络存在强大的感情空间,对这种工具上瘾就会使精神和心理上瘾。每个人可以不分任何学历、性别、年龄、民族以及性格而踏入这种新型媒体。因此在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上瘾,并面临诸如争吵、幻想、悲观厌世、骄傲自大、不自信、没有动力、绝望以及失去机会等精神和心理问题。
伊朗心理专家马哈茂德•伊斯拉尼教授就使用不良社交网站对个人生活产生的后果说:今天年轻人之间对沉溺于虚拟空间以及对社交网站上瘾显著增加。遗憾的是一些人沉溺于虚拟空间一开始带着娱乐和好奇心的想法临时进入该空间的。事实上,此事对于那些在现实生活中为了宣泄内心的忧虑和消遣而找不到安宁和合适环境的人,一开始他们带着消遣的目的而进入这些网站。因此,在初期阶段在没有介绍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就开始在这种气氛中与对方建立公共关系,甚至是双方面的关系。在建立一段时间的关系之后,他们之间就会出现精神和情感上的关系,使一个上网成瘾的人受到心灵上的伤害。

五月 04, 2016 20:2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