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伊斯兰革命时期,政治活动是清真寺继崇拜真主之后最广泛的、最活跃的以及最突出的一项工作。

 

在前几期节目中,我们讲述了清真寺的政治功能。在当代,清真寺是人民积极参与政治活动的中心。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大家讲述清真寺在由伊玛目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运动中发挥的政治作用。

伊斯兰伟大先知作为伊斯兰社会的领袖肩负着全权管理清真寺事务的职责。先知的追随者也在每个时期不仅把清真寺作为崇拜真主的地方,而且还把清真寺作为处理穆斯林社会和政治事务的地方。因为如果清真寺脱离伊斯兰政治,那么敌人就希望清真寺仅仅变成一个崇拜真主的地方。最终清真寺将无能发挥有效的社会作用。

清真寺是真主的房宇,是真主最喜欢的地方,是完成宗教攻修的最佳地方。同时也是学习知识、教授《古兰经》以及讨论宗教问题的最佳地方。此外,它作为伊斯兰社会的主要政治机构享有特殊的的地位和名望。伊斯兰伟大先知曾经在清真寺里与穆斯林大众协商伊斯兰政治事务。

随着伊玛目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胜利,伊朗的清真寺正如在伊斯兰教初期那样重新获得了原有的地位,政治活动人士在清真寺里直接参与革命事务。在这一时期,清真寺成为把人们联系起来的桥梁。因此,在伊斯兰运动缺乏符合伊斯兰标准组织的敏感形势下,清真寺能够弥补这一重要的缺陷,使人民群众保持和谐与团结。在伊斯兰革命胜利之后,伊斯兰政府的绝大部分事务如投票、地方委员会以及民兵组织等都在清真寺里举行。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在阐释伊斯兰教的地位时说:清真寺是处理事务的地方,这些清真寺使我们的人民取得了胜利,这是我们必须要关注的敏感中心,不要认为我们胜利了,还要清真寺干什么呢?!

清真寺在与敌人的斗争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伊斯兰革命就是从清真寺里发起的,这里作为一个“坚固地后方”能够提振伊朗革命人民的士气。伊玛目霍梅尼关于认识清真寺的地位及其作用忠告全世界穆斯林说:如果位于麦加的禁寺和天房以及清真寺全都不是主道战士以及禁寺和众先知的捍卫者的阵地和后盾,那么信士的阵地又在哪里呢?!

清真寺作为伊斯兰的中心,任何时候都没有脱离政治,伊斯兰和政治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没有政治的伊斯兰不是伊斯兰。伊玛目霍梅尼曾经也对该问题做出强调。他说:政教书籍要比宗教书籍多,在我们的脑海中有过这种错误,甚至有人认为政教是分离的,这是一项宗教裁决。在人类和真主之间,你们去清真寺里向真主祈祷任何想要的东西,想要任何东西就去诵读《古兰经》经文,然而政府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这不是伊斯兰教。他还提到,清真寺是讲事实、说实话的地方。他说:学者和传教士的责任就是在清真寺和宗教圣地把以色列的累累罪行公之于众。

当人,清真寺与任何组织支持的清真寺以及将该神圣的地方政治化,并且伊玛目、礼拜者、演讲者以及所有计划都是根据某个组织来执行的清真寺是有区别的。因为伊斯兰教对清真寺进行了定义,清真寺不能是某个党派的政治中心。清真寺一方面属于真主,另一方面属于所有穆斯林大众。因此,清真寺不属于某个党派和特殊的组织。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向大家介绍设拉兹的苏尔塔尼清真寺。该清真寺属于设拉兹古老的建筑物之一。

苏尔塔尼清真寺是赞德王朝时期的清真古寺,由克里姆汗国王下令修建的,清真寺修建年代可以追溯到伊历1180年。但是根据铭文上记载着凯加王朝国王的名字,出现了这样一种猜测,即:清真寺的部分建筑在克里姆汗国王时期着手修建,在凯加王朝时期竣工,或者在凯加王朝时期修葺或更换在这一时期粘贴的瓷砖。

该清真寺有两个走廊和东南两个大殿。南大殿里有许多螺旋状的柱子,是该清真寺的一个景点。48根大柱子支撑着房顶,这些柱子高5米,宽80厘米。

清真寺的正门两侧装饰的十分精美,穿过正门后,就能看到左右两侧的走廊。走上几米之后,转一个90度的弯就是前往清真寺大殿的路。清真寺的建筑师为了使清真寺的朝向与教法规定的朝向保持一致,另一方面从外形上使清真寺与市场及其侧门保持对称,使各通道与清真寺的大殿相连,看似弯曲的同时,不改变清真寺大殿的视角。

清真寺的入口位于北面,是两个木门,属于赞德王朝时期的风格。每扇门高8米,宽3米。

清真寺的寺院是用一些大石头铺设的,是一个四方形的院子,院子中央有一个大水池,院子四周有各种各样的拱形建筑风格。

在院子的北面,有一个非常壮观的拱形建筑物,该拱形建筑物从建筑和雕刻的角度来讲独具一格。在这个拱形建筑物上面用粗笔和三一体书法刻着《古兰经》经文,该拱形建筑物上面还有两个装饰精美的尖塔。

院子的南面也有一个非常壮观的拱形建筑物。在这个拱形建筑物下面就是清真寺大殿的入口。大殿深36米,宽75米。

大殿里有一个漂亮的壁龛,壁龛底部一米的地方全部使用的是大理石,上半部分粘贴着五颜六色的瓷砖,顶部由很多漂亮的小拱形组成。

壁龛的左边是清真寺的大理石演讲台,有14个台阶,两侧全部雕刻着各种各样的鲜花。

这个演讲台是非常罕见的,它的石头是从阿塞拜疆省的矿山运到设拉兹的。期初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在经过打磨之后变成了演讲台。这个演讲台的价值是在此情况下体现出来的,即:只要我们思考这块巨石是如何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通过马车被运到设拉兹的?因此,克里姆汗国王说:如果这个演讲台是我用金子修建的,那么它就没有任何价值。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标签

Feb 24, 2018 15:4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