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该系列节目中所探讨的议题之一是对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和之后多年中伊朗的科学生产状况进行比较。我们说过,在伊斯兰革命之后的多年中,伊朗的文盲率接近零,高等教育发展速度惊人。在这一时期,伊斯兰共和制举全国之力致力于掀起一场扫盲运动,在伊朗各地区新办学校,鼓励伊朗人民尤其是青年学习知识和技能。

对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前后40年的科学生产进行对比发现,伊朗的科学生产约提升了120倍。除了科学生产论文的数量从革命前的2000篇增加到了革命后多年的24.5万篇之外,在质量上也发生了质的变化。科学生产论文质量最重要的评估标准就是引文量。根据当前的数据显示,从伊斯兰革命胜利前的2026份文献中,仅有1178份引文。而在伊斯兰革命后的多年中,这一数字增加到了94.5万份。换言之,世界科学家引用伊朗科学文献的数量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的40年中,相比伊斯兰革命前的时期增加了约800倍。世界文摘和索引数据库尤其是ISI也认可伊朗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的多年中,在科学生产数量和质量方面取得的显著发展。

在一期节目中,我们在研究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后的多年中取得科学发展的根源,并谈到了这一问题,即:在伊斯兰革命的理论中,尤其是在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看来,知识享有高尚的地位。因此,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策和计划中,科学发展被视为持久发展的最主要支柱,并为国家的科学发展创造条件。紧接着,我们又探讨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制所持态度的各个方面。其中,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科学的最重要性在于科学与信仰之间的联系。他作为一名伊斯兰学者认为,学习科学知识是一项宗教主命。他就此表示,为了个人和社会的发展与完美,科学与信仰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因为两者中任何一个都无法单独帮助人类实现崇高的目标。伊斯兰革命领袖关于知识在伊朗的地位所持有的另外一个核心观点就是,批评西方文化与文明对待科学知识所持有的态度。他至少从三方面来批评西方国家。首先,在中世纪,教堂的宗教知识与科学知识相悖;其次,西方国家把科学知识当作称霸世界的工具;再次,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进行知识产权封锁。除此之外,还有西方的科技给生态环境带来的破坏性影响,以及科学知识与金钱和财富的关系。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此认为,在西方文明中,财富生产量是评估科学知识价值的基础。与这种文明相反,在伊斯兰文化与文明中,知识具有固有的尊严和价值。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分析西方的科技发展和不发达国家落后的原因时认为,第三世界国家思想家的妄自菲薄和随波逐流是导致他们科技落后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他就此认为,在这一问题上,西方国家利用各种手段在独立国家发展与进步,尤其是在致力于获得科学技术的道路上制造障碍。伊斯兰革命领袖认为,歧视这些国家并否定其学者的能力和创造力,这是西方国家阻碍这些国家取得科技发展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伊斯兰革命领袖认为,应最大限度地学习西方的科技,但是绝不能被西方放荡、自负、拜金和唯物主义等错误和堕落的文化所侵蚀。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的成果之一是加强了青年的自信心,挖掘了青年的天赋,打破了依附于西方的关系。他就此认为,伊斯兰革命突破了西方科学技术垄断的藩篱,加强了青年的自信心,这为推动伊朗的科技发展创造了条件。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在不发达国家,诸如伊斯兰革命胜利前多年的伊朗社会和青年中建立失望感和失落感的圈子之一就是西方的知识分子。西方科技发展的光环让他们无暇顾及西方以往的历史、认同、能力和西方文明的薄弱环节。但是在伊斯兰革命后的多年中,这种失落感变成了动力,这种失望感变为了自信和尊严。尽管列强对伊朗包括科学、工业、技术和经济在内的各领域实施了制裁,但是伊朗人民仍在这些方面取得了巨大发展。

在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看来,科学发展是推动政治、军事、工业和经济发展的基础,因此其发展取决于软件运动的形成。他在阐述软件运动的概念时就在科学生产领域推陈出新和发挥创造力做出了强调。伊斯兰革命领袖认为,推陈出新和打破科技垄断是软件运动的特点之一。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推动软件运动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勇于质疑西方的科技独断论,呼吁大学师生加强自信,勇于挑战西方的科技基础。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勇于打破西方的科技垄断是实现软件运动的“法宝”。他就此认为,历史经验表明,在科技领域勇于拼搏能够掀起伟大的科技运动。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科技创新是实现软件运动的必要条件,在科技方面,实力和胆识是科技创新的两大必备要素。伊斯兰革命领袖认为,推动软件运动发展的另外一个因素是致力于寻找“快车道”,并致力于探索和弥补以往的不足和缺陷。尽管完全实现软件运动并达到科学巅峰是一个耗时的过程,但只要青年、思想家和政府负责人抱有坚定的决心和意志,这一天很快便会到来。

 

 

Jun 17, 2018 16:26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