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二十二期节目中,我们详细地研究了世俗主义出现的历史原因,并且对世俗主义的思想基础进行了评论。我们讨论了世俗化为何无法被伊斯兰社会所接受。之后我们又研究了世俗主义对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道德、政治、生活的意义、人权、教育和生活风格产生的影响。

在前面二十二期节目中,我们详细地研究了世俗主义出现的历史原因,并且对世俗主义的思想基础进行了评论。我们讨论了世俗化为何无法被伊斯兰社会所接受。之后我们又研究了世俗主义对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道德、政治、生活的意义、人权、教育和生活风格产生的影响。

实际上,我们致力于在该系列节目中向广大听众朋友详细介绍有关世俗主义思想以及伊斯兰教对世俗主义所持的观点。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研究源自于西方历史和文化的世俗主义现今处在哪一阶段以及世俗思想家的期望是否已经实现?

我们在前几期节目中说,世俗主义是一种在政治活动中摆脱宗教控制的主张,俗称政教分离。但实际上,世俗主义具有更加广泛的含义。

世俗主义称,应当使宗教远离人类生活的舞台,因为人在管理自己的个人和社会生活中不需要那些超出人类能力之外的东西,没有宗教的人类社会一样可以长治久安,并且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宗教列入个人喜好或者是一种精神需求。

世俗主义称,宗教不具有管理社会的能力,并且在很多方面都成为了阻碍发展的因素。我们在前几期节目中谈到,西方人所认识的基督教是一个被歪曲的基督教,这一被歪曲的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具有本质上的区别。

伊斯兰教为人类的个人和社会生活制定了明确和建设性计划。穆斯林拥有属于自己的天启经典——《古兰经》,并将其作为自己的生活指南。与基督教相反,在伊斯兰教中,理性与宗教、宗教与世俗生活以及宗教与政治之间不存在对立。因此,宗教教导一直以来是穆斯林前进道路上的指路明灯。

恰逢西方中世纪时期,伊斯兰社会达到了科学与文化的鼎盛时期,但是非常遗憾,许多西方人没有正确的理解伊斯兰教。尽管如此,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世俗主义在这些年是否确已在行动中使宗教摆脱人类生活并且提出一种没有宗教的成功的生活模式?

事实上,西方世界至今仍然经历着后世俗时期,这意味着从很多年前,西方思想家和社会学家就接受世俗主义时期已经成为过去,西方已进入新的历时阶段。实际上,许多西方社会对基督教会被篡改的教导感到反感,以及鉴于在世俗主义时期所取得的工业发展和所有反宗教宣传,他们已不再推崇世俗主义。部分思想家认为,后世俗时期的开始意味着世俗化的另一面正在发生。

后世俗不仅仅是一种思想或认识,而是西方社会的一种本质现象。当今西方的部分社会学家认为,与过去几个世纪相反,现在对《新约》提出了一种新的理解,在这种理解中就宗教与政治的关系做出了强调。这表明,甚至从这种被篡改的《新约》中都能够获得一种与宗教混合的执政模式

在最近几年,西方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关于世俗主义的缺陷以及世俗主义将宗教排除在人类社会之外的行为未取得成功进行了大量的讨论。

例如德国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哈贝马斯在没有公开驳斥世俗主义观点的同时使该观点的部分声称陷入挑战。

实际上,哈贝马斯对世俗化与现代性的直接关系提出质疑,并且谈到了宗教在现代化中的作用。现代化通常指社会摆脱旧形态时所发生的变化,涉及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等方面的整体变迁,并具有向更大范围扩张的特征。

世俗主义者致力于表明:宗教与现代化是矛盾的,并且阻碍了发展。哈贝马斯在谈到宗教在现代化中的作用时也谈到了后世俗。哈贝马斯说:“世俗主义者的期望没有实现,宗教作为人类生活中一种有效的力量,任何时候都不会从社会领域被删除。尽管世俗主义者做出了大量的努力,但是宗教在人们理解政治道德的存在和界限的方式中维护了自己的重要性。”

在过去二十五年中,世俗化学说使其失去了在社会学家中的名望。例如: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彼得-伯杰曾是一名世俗主义学说的支持者,他在1977年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我和60年代其他大多数社会学家关于世俗主义所写的那些东西是错误的。我们的基本论点是世俗化与现代化携手并进,大多数现代主义者与大多数世俗主义者志同道合,这不是一种令人惊讶的理论。但是我认为,这种理论从根本上是错误的,当今世界大多数人不是世俗主义者,而是宗教主义者。”

在整个20世纪,一系列假设在世俗化理论的框架中得到了最为明晰的发展。这种世俗化理论所持的观点是,随着社会工业化、官僚化、城市化、教育化和多样化发展,宗教将变得不那么重要——在社会和个人生活中都是如此。宗教将退出公共领域,转变成一种仅在私人生活中仍有意义的现象,最终甚至会在那一系列狭隘经验中失去其关联性。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这种世俗化理论都始终是理解宗教与现代性之间关系的主要框架,并于20 世纪60年代达到巅峰,当时,西方世界的社会科学家认为,宗教的消亡不可避免且近在眼前,不管他们是在为此痛哭流涕还是额手称庆。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社会科学家不再对宗教的定义及其前景那么肯定了。在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期间,一方面,对世俗化论点的信奉转向批判,而另一方面,宗教的危机感伴随着宗教向政治和公共生活的回归而变得自信起来。

20世纪70年代,世界各地的宗教团体开始更加自信地在文化和政治两个方面表达自己。到20世纪90年代末,社会科学家大声宣告世俗化模式的终结。有时,一些曾献身于理解“世俗化”事业的社会科学家也发表著作,讨论证明论题错误的种种方法。

在下期节目中,我们将对西方世界世俗主义的现状进行讨论。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从伊斯兰教导的角度批判世俗主义》系列节目就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Jun 15, 2016 15:4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