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世界,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感到精神空虚。很多媒体大肆宣扬西方的生活方式,很多国家也争相效仿西方的生活方式。然而,西方的生活方式更多的是建立在不信教、无信仰、盲目追求物质和毫无节制的自由的基础之上的。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宗教和学说本身存在迷信、质疑和缺陷,它们越来越无法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无法让人们摆脱尘世的迷茫和极端世俗主义的毒害。甚至一部分人一开始对一些宗教的教导深信不疑,但久而久之,这些宗教的教义无法让他们信服,他们最终脱离了这些宗教,转而寻找让他们身心获得安宁和幸福的宗教。

娜塔莎·拉朱女士来自加拿大,她自幼信奉基督教,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与基督教教义之间的隔阂愈来愈大,并最终脱离了该教,皈依了伊斯兰教。

娜塔莎在加拿大出生,她的父母是该国移民。娜塔莎父母的亲属都是基督教徒,只有母亲的祖父和叔叔是穆斯林。但由于相距遥远,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来往。曾是基督教徒的娜塔莎总是积极地参加宗教仪式,她就此说道:“每周末去教堂是我们家的一个惯例,我们遵守宗教教规,参加教堂举行的宗教活动,庆祝圣诞节和复活节。我是真正意义上的基督教徒,我信仰上帝。我的父母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我总是高兴地说,我爱上帝,爱耶稣。在儿童时期,我对基督教教义并不存在质疑。到了对一切充满好奇的青少年时期,我开始审视自己的信仰问题,不断思考诸如为什么耶稣·基督被钉上十字架等基督教问题,并寻求答案。令人遗憾的是,我脑海中的很多问题都没有找到令人信服的、理性的答案。我觉得,基督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条真正的信仰之路。”

娜塔莎

 

后来,娜塔莎参加了由教会举办的培训班。她就此说道:“我借此机会开始了解《新约》。我阅读了这部经典,并努力领会其中的含义。”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娜塔莎对《新约》进行的研究不仅没有让她消除疑惑,反而让她对基督教教义存在的疑惑愈来愈多。后来,娜塔莎放弃了基督教。因为她不清楚,基督教宗教的宗旨是什么。迷茫的她经常说:“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但我认为,我与基督教教义没有关系,只和上帝存在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新约》已被篡改的面目全非。真正的《新约》是真主降示给先知耶稣的天启经典。令人遗憾的是,未被收集整理的《新约》后来被人为修改。在耶稣升天后的数十年后,现在的《新约》才被编写而成。很自然,一部天启经典不能有任何错误。然而,在《新约》中,关于真主、耶稣和玛利亚关系的问题不存在任何逻辑,也是不可接受的,其中最荒谬的内容是“三位一体”。

 

在公元前586年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发动的袭击中,《旧约》也被摧毁。犹太人在111年后重新编写了《旧约》,但诸多内容已被篡改。在多部天启经典中,唯独《古兰经》在真主下降后立即被记录下来,并最终汇总一起,避免了被篡改的风险。真主也承诺保护《古兰经》免遭篡改,并在《古兰经》第15章石谷章第9节经文中说:“我确已降示教诲(《古兰经》),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古兰经》经文还提到了先前的先知的经典遭到篡改的相关内容。《古兰经》在第2章黄牛章第79节经文中说:“哀哉!他们亲手写经,然后说:‘这是真主所降示的。’他们欲借此换取些微的代价。哀哉!他们亲手所写的。哀哉!他们自己所营谋的。”

 

娜塔莎虽然放弃了被篡改的基督教教义,但仍笃信上帝。她认为,应该正确地认识上帝,与上帝建立正确的关系,以便让自己遵循正确的生活方式,拥有正确的信仰。

像很多欧洲人那样,娜塔莎最初是排斥伊斯兰教的。因为西方媒体对伊斯兰教进行错误宣传,导致很多欧洲人对伊斯兰教存在误解。娜塔莎说:“我像很多人那样,是通过媒体了解到伊斯兰教的。伊斯兰教并不怎么吸引我。我认为,这只是所有阿拉伯人的宗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宗教。我看到穆斯林女性戴着盖头,却不清楚内在的缘由。这些都让我对伊斯兰教敬而远之。”

 

最终,娜塔莎认识了真正的伊斯兰教,找到了正确的信仰之路。她就此说道:“在我20岁那年,伊斯兰教走入了我的生活。当时,我看到一个穆斯林在礼拜,他虔诚地向真主叩拜。这一神圣的情景一直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之中。它促使我开始了解伊斯兰教。后来,我也因此而成为了一位穆斯林。”

礼拜是世人与造物主之间最好、最神秘的联系。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认为,礼拜是信士内心的一道光芒。礼拜中的叩首是世人崇拜真主的最高体现,也是仆人向真主表达谦卑的一种体现。《古兰经》第48章胜利章第29节经文说:“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在他左右的人,对外道是庄严的,对教胞是慈祥的。你看他那鞠躬叩头,要求真主的恩惠和喜悦,他们的标记就在他们的脸上,那是叩头的效果。那是他们在《讨拉特》中的譬喻。……。”

皈依伊斯兰教的娜塔莎·拉朱也逐渐了解了戴盖头的真正含义,她认为,盖头不仅是穆斯林女性的一种服饰,还意味着世人对自己行为的一种控制。戴盖头是在服从伟大真主的命令。娜塔莎说:“戴盖头是我作为一名穆斯林女性的一个标志,戴盖头让我感到更加安全,更加接近真主。”

 

Jul 01, 2018 15:33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