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数十年以来,西方媒体一直热衷于宣扬女性自由和男女平等的话题。女性自由也由此成为西方国家向部分国家尤其是伊斯兰国家施压的工具。然而,现有的证据和信息均表明,即使现在,西方女性仍在现实生活中面临诸多歧视、压迫、不公和不平等待遇。

对历史资料进行的研究表明,在中世纪即使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西方,女性的地位仍是令人痛心的,她们被剥夺了婚姻自由、接受教育、进行投票和做出社会决策的权利,甚至没有权利继承财产。在西方启蒙运动时期,法国在1789年通过的《人权宣言》中却根本没有提到女性权利和男女平等。随着社会的发展,西方女性逐渐开始追求属于自身的权利,以便她们也享有人应享有的自然权利。自此,捍卫女性的女权主义运动开始粉墨登场。然而,西方社会的一切变化都是建立在人文主义、世俗主义和个人主义等西方哲学的基础之上的。

基于这一哲学基础,西方女性为了获得与男性平等的权利而掀起各种女权主义运动,不少女性为此展开斗争。然而,不同女权主义运动的理念也不尽相同,这导致很多女权主义运动团体互不兼容。于是,女权主义运动逐渐衍生出多种流派。

自由女权主义运动是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运动。自由女权主义者们认为,通过法律、政治和社会体制改革可以实现男女平等,并通过在文学领域制定不同计划消除“父权制”文学,捍卫女性的个人独立。尽管该运动抨击家庭机制,但也要求维护家庭机制。

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们则大力反对女性组建家庭,她们主张让餐厅和幼儿园取代女性在家庭中的工作,以便女性从家庭桎梏中解放出来步入社会。

激进主义女权主义者们更加偏激,她们认为,婚姻是男性限制女性的囚笼,是极其危险的。这种思想认为,婚姻让女性受到囚禁。她们还认为,为了繁衍后代,必须改变传统的生育方式,她们甚至主张通过人工授精让女性摆脱受孕和分娩的束缚。

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们认为,女性处于从属地位是由父权制性别体制、经济体制和资本主义体制造成的。她们认为,婚姻不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而是人为产生的。不太反对婚姻的她们认为,必须在女性自由道路上进行阶级斗争和男女平等斗争。

后现代主义女权主义是在西方国家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后出现的一个崭新的女权主义流派。这一流派认为,女性处于附属地位是由文化、宗教、地理和其他不同因素造成的,为了发现这些因素必须进行切合实际的剖析。

伴随着这些形形色色的女权主义运动,西方女性为自身争取到的权利是令人艳羡的。然而,在西方女性争取到所谓的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后,她们的尊严和地位是否真正地实至名归?今天的西方女性是否享受安宁带来的惬意?是否不再遭受焦虑和不安带来的困扰?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必须说明的一点是:西方女性经过长期斗争收获颇丰。一方面,她们不仅争取到了投票权,还争取到了堕胎权和离婚权,她们开始财产独立,并享有性自由,还能广泛参与政治活动、社会活动和经济活动。然而,另一方面,她们的结婚年龄却越来越大,单身女性越来越多,离婚率也越来越高。女权主义运动还催生了男女两性为敌、水火不容的情愫,让女性出现认同危机,并让同性恋成为时尚。女权主义运动导致出现贫困女性化现象,女性身心疾病不断增多,女性还沦为服务于资本主义体制的工具。

在社会研究人士看来,西方社会的女权主义运动确实让女性争取到了诸多权利,比如就业。然而,事实表明,女性在工作中却遭遇很多性暴力和性骚扰。一项针对伦敦1236名工作女性的研究调查表明,每6名女性中就有一名女性遭受性骚扰。美国女性作家玛里琳·弗伦奇在其著作《职场女性的战争》一书中讲述了女性在职场中的辛酸经历。作者在这本书中写道:“任何层次的所有男性,甚至在职场中表现不突出的男性,或者那些只做看客的男性都是性骚扰女性同事的同谋。

女权主义者及其批评者都坦言,西方女性通过女权主义运动获得了一定自由。然而,女性却因此与自己的本性渐行渐远。这导致她们最终陷入焦虑和纠结之中。女权主义批评者托尼·格兰特博士说:“今天,西方女性似乎只是变得独立而已。但从情感角度来讲,她们更需要呵护,与她们的母亲和祖母相比,她们更感到惶恐不安、岌岌可危 、孤立无援和迷茫彷徨。”

女权主义倾向或女权主义运动的起源至少可以追溯至一个世纪之前,女权主义运动的影响力如此巨大,以至于所有女权主义理念在几年后都对国际法律和文件产生了深远影响。女权主义运动是对西方社会歧视女性做出的回应,是为了在欧洲恢复女性被践踏的权利。持续100多年的女权主义运动在跌宕起伏中一路高歌猛进,但有时又让人瞠目结舌,啼笑皆非。这场运动让女性摆脱了诸多不幸和桎梏,赋予了她们更多权利,并向她们打开了很多被关闭的大门。然而,在女性地位得到改观的同时,诸多忧患和困扰也如影随行。与之相对的是,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是复兴世界女性权利的第一人,他一直在积极、主动地致力于改善女性的权利和社会地位。

 

Jul 07, 2018 15:5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