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和探索伊斯兰教的真理之路总是跌宕起伏的,这也是每位新穆斯林在皈依伊斯兰教之前的必须经历的一个心路历程。萨阿达特•汗女士来自俄罗斯,她皈依伊斯兰教的道路也同样充满曲折。

萨阿达特·汗是名副其实的“女学霸”,她拥有石化工程专业硕士学位,迫于就业压力,她还进修了助产士专业,并取得了学士学位。此外,她还对伊斯兰学进行了广泛研究,并成功取得了神学专业的学士学位。

萨阿达特·汗在评价苏联的共产主义学时,谈到了人们被迫接受这一无神论学说这一问题。她强调,在苏联时期,人们被迫生活在宗教真空之中。萨阿达特在谈到苏联时期的反宗教宣传时说:“政府灌输给人们的思想是,宗教是鸦片,是通过建立政权把人民囚禁起来的东西。因此,为了自由,人们必须摆脱宗教的束缚。”受共产主义宣传的影响,萨阿达特接受了这一学说,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萨阿达特认为,苏联解体是她倾向宗教和信仰的一个起点。在俄罗斯,东正教是最具影响力的宗教,并拥有人数最多的信徒。她也因此深受影响,并开始对此展开研究。但令人遗憾的是,萨阿达特对该宗教的接受程度在“三位一体”中遇到瓶颈,因为“三位一体”与人的理智不相符。她说:“基督教学者也无法为此提供令人信服的答案。我发现,女性在该宗教中地位卑微。据说,一些男性为了达到信仰的较高品级,选择不结婚,因为他们认为,女性是魔鬼。”鉴于此,基督教并不具备足够的魅力吸引萨阿达特。

 

喜爱求知的萨阿达特并未停下继续寻找信仰的脚步。她找到了《古兰经》的俄语印本,并开始进行研读。尽管译文充满嘲讽的语气,但萨阿达特仍然感觉到了《古兰经》经文的美妙和精湛。就这样,她的信仰探索之旅又开始了。

萨阿达特首先对伊斯兰教赋予女性的地位进行了研究。她坦率地说:“我必须弄清楚穆斯林女性为什么戴盖头的问题,并与其他宗教学说中的女性问题也进行了对比。通过对比,我意识到,任何宗教学说都没有像伊斯兰教那样,如此高度重视女性的尊严和地位。此外,我还对西方社会和非伊斯兰社会的意识形态进行了研究。”

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尽管存在根本区别,但二者均认为,女性和男性在各个方面都是平等的。萨阿达特称:“共产主义者认为,女性和男性完全是平等的,他们甚至认为,男女从生理角度而言也不存在任何不同,女性可以从事诸如驾驶地铁和建筑工人等艰难的、男性化的工作。”然而,伊斯兰教认为,女性和男性尽管拥有平等的权利,但从生理、心理和社会地位的角度而言,二者存在诸多不同,不能无视这些不同。鉴于此,伊斯兰教反对女性从事背离她们天性的工作,并强调女性的人性尊严。在了解了女性在伊斯兰教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后,萨阿达特最终放弃了共产主义思想,并选择了伊斯兰教作为自己遵循的信仰。皈依伊斯兰教的她越来越对《古兰经》着迷,并意识到,《古兰经》是真主下降给世人的启示,是引导世人的最完美的天启经典。最后,萨阿达特心悦诚服地接受了伊斯兰教,成为了一位穆斯林。

 

在成为穆斯林的过程中,萨阿达特·汗结识了几位瓦哈比派人士,导致她受到误导,偏离了伊斯兰教正道。在沙特国王政权的大力支持下,狂热的瓦哈比派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他们表面的一些举动和口号确实吸引了一些新穆斯林的眼球,以至于萨阿达特最初也接受了瓦哈比派思想。然而,极端的瓦哈比派思想是僵化的、不合理性的。萨阿达特认为,瓦哈比派的部分信仰不合逻辑,而且还为追随者平添了很多人为制造的困难和麻烦,诸如,女性被禁止去亡人墓地,对女性持有一些负面观点等等。这促使萨阿达特不得不对其他伊斯兰教派进行研究,以便找到自己心仪的教派。这是一个异常艰辛的过程。萨阿达特说:“这让我身心疲惫。我自言自语说,我不追随任何伊斯兰教派,我只是穆斯林,这一点足够了。尽管如此,我仍向真主祈求,帮助我在众多伊斯兰教派中找到最正确的追随之路。”

 

后来,萨阿达特·汗来到伊朗旅游,并由此了解了什叶派。受极端瓦哈比派的误导,她一度认为,什叶派穆斯林是多神教徒。然而,伊朗什叶派穆斯林的真实形象却让萨阿达特感到震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也深深吸引了她。为了切实了解什叶派,她开始学习波斯语,并研读了诸多关于什叶派的相关书籍。

 

Image Caption

萨阿达特表示,很多穆斯林对圣裔学说和不谬的众伊玛目知之甚少,甚至存在误解。伊斯兰伟大先知穆罕默德在圣训中说:“我的后裔像努哈的船(诺亚方舟),上船的人会得救,弃船的人会溺亡。”《古兰经》第42章协商章第23节经文的部分内容也说:“……。你说:‘我不为传达使命而向你们索取报酬,但求热爱我的家属。’……。”萨阿达特表示,认识圣裔追随者对我来说是非常奇特的事情,我为此阅读了很多书籍,以便更多地了解什叶派。

后来,喜爱求知的萨阿达特·汗认识了一位什叶派学者,并向他咨询了很多问题。随着对什叶派的了解不断深入,萨阿达特越来越倾向于这一教派。最终,来自俄罗斯的这位新穆斯林完全接受了圣裔学说。萨阿达特说:“对圣裔学说的不断深入了解促使我成为了一名什叶派穆斯林。后来,我的丈夫也成为了一位什叶派穆斯林。我们返回俄罗斯,开始宣传真正的伊斯兰教思想。”

 

Jul 15, 2018 15:5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