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过去一周时事回顾2018-7-18

上周,伊斯兰革命领袖负责国际事务的顾问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率领一支代表团访问俄罗斯。

在特朗普犯下战略错误并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决定派遣特使面对美国这种违反国际法和自私自利的行为向世界各国阐明伊朗的立场和观点。在此方面,伊朗与俄罗斯作为两个邻国在地区和国际领域拥有共同利益和共性。因此,观察人士认为伊斯兰革命领袖负责国际事务的顾问访问俄罗斯很重要。韦拉亚提在此次访问中向俄罗斯总统普京转交了伊斯兰革命领袖和伊朗总统的亲笔信函。

维拉亚提7月12日在莫斯科西北部的俄罗斯总统官邸与俄总统普京举行了会晤,并向普京递交了伊斯兰革命领袖和伊朗总统的亲笔信函。

伊斯兰革命领袖负责国际事务的顾问就伊朗与俄罗斯之间的区域合作说道:与一些伊朗和俄罗斯的共同敌人所散布的谣言相反,俄罗斯总统强调:俄罗斯与伊朗在叙利亚和地区为支持这些国家的合法政权尤其是叙利亚和伊拉克政权继续展开合作,并捍卫这些国家的领土完整。

韦拉亚提在与俄罗斯总统举行的会晤中还谈到了伊俄两国扩展石油合作。他说:普京强调,将对伊朗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投资增加至500亿美元,这一数额的投资能够充分填补离开伊朗市场的西方企业所留下的空缺。

尽管欧盟成员国对特朗普的反伊核协议立场采取了防守和反对立场,但是在与伊朗的谈判中仍老调重弹就伊朗导弹能力提出虚假的声称。

包括法国在内的部分欧洲国家官员发表的正式讲话倾向于美国的立场,他们企图对伊朗的导弹计划表示担忧。

在此方面采取的最新立场是北约峰会发表的声明。北约成员国领导人7月11日在会后声明中表达了其对地区局势及伊朗导弹计划的担忧。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贝赫拉姆·加塞米在对该声明做出的回应中说:毫无疑问,北约成员国非常清楚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伊朗履行其做出的承诺持续不断发表的报道,他们本应该担忧该组织中的一个成员国不遵守包括伊核协议在内的各种国际承诺,而他们却在博得美国的喜悦。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导弹计划不仅没有违反安理会2231号决议,而且它完全是常规和防御性的,伊朗与所有独立国家一样,为了捍卫国家、人民和自身利益拥有研发防御性和常规武器计划的权利。

伊斯兰革命领袖多次明确宣布:伊朗绝不会就其国防能力与任何国家进行谈判和交易,并将继续行进在发展国防能力的道路上。

伊斯兰革命领袖5月23日就伊核协议及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做出几点重要批示,其中包括不要拿伊朗两个强大的因素即导弹计划和伊朗在地区的存在进行谈判作为伊朗与欧洲继续维护伊核协议的条件。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原则性政策是支持地区和平与稳定,打击一切制造不稳定和分裂思想的举措。美国的本质是在地区制造紧张局势和冲突,地区任何国家与这一政策保持一致意味着在该地区为美国制造紧张局势创造条件。

在一些北约国家建立无效和作秀式联盟之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为了反恐利用智慧和竭尽所能的打击经过专业培训的恐怖分子,最终在结束诸如达伊沙等危险的恐怖组织对地区国家领土的统治中起有重要作用。

在伊朗被指控其导弹计划将导致地区不稳定同时,有谁曾讨论过以色列在地区的核军事计划或沙特的远程导弹?经验表明,当西方国家开始施压时就不会有终点。就伊朗核计划对伊朗实施的诸多压力使得伊朗同意就核问题进行谈判。现在他们又提出导弹问题。或许如果伊朗就导弹问题让步并进行谈判,之后他们还会对人权问题和其它问题施压。美国人的行为经验表明,美国并不是针对伊朗的核计划或导弹计划,他们是想从内部削弱伊朗。

伊朗国防部长就此说:今天以美国为首的霸权、反动和伪善联盟致力于使伊朗伊斯兰共和制出现危机创造条件,通过心理战和渲染社会不满情绪企图在伊朗人民和体制之间制造距离论,而这些阴谋终将失败。

以色列政权位居全球屠杀儿童榜首,联合国秘书长明年必须将该政权列入其报告首位。

上周,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乌拉姆阿里·霍什鲁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的“武装冲突中的儿童状况”问题会议上在强调这一立场的同时严厉批评安理会对屠杀儿童政权的采取消极态度。

霍什鲁说:虽然以色列政权依旧在杀害巴勒斯坦儿童,但不幸的是,联合国秘书长的报告仍未将该政权列入武装冲突中儿童权利的主要践踏者名单。

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还谈到了沙特政权和阿联酋屠杀也门儿童。他说:也门儿童的恶劣状况仅次于巴勒斯坦儿童。

国际社会期待作为负责支持各民族权利的国际机构—联合国能够履行自己的责任。停止屠杀巴勒斯坦、也门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儿童也是联合国必须履行的责任之一。因为不停止这一进程,未来世界将会出现更多的屠杀儿童现象。

联合国秘书长称,每十分钟就有一名也门儿童因对也门的封锁所导致的霍乱和营养不良而死亡。

沙特政权在美国的支持下于2015年3月对也门采取军事侵略,并从海陆空对该国实施封锁。

事实上,在沙特对也门发动的战争中,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的肮脏利益是其在向沙特出售武器和贸易中获取的利益。

去年在本·萨勒曼访问伦敦期间沙特与英国签署了1000亿美元的协议。去年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访问利雅得期间双方也签订了1100亿美元的军购协议。最近几天在法国防长访问利雅得期间也签署了军购协议。

毫无疑问,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在巴勒斯坦继续犯罪作恶以及沙特在也门屠杀儿童,这些都是美国无条件的支持和地区部分国家采取消极态度以及联合国软弱无能的结果。各人权机构在这两个政权犯罪作恶面前保持沉默,但他们都非常清楚,世界非常憎恶沙特和以色列,并将他们称之为“屠杀儿童”的政权。

 

标签

Jul 18, 2018 21:0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