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者们在诸如女性独立和自由等框架内提出的一个主张是摆脱家庭的枷锁和婚姻的桎梏。弗朗西斯•克里和克里斯汀•居里曾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杂志上发表了名为《家庭的新结构》一文。他们在文章中写道:“在这种自由生活方式的影响下,女性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她们可以自由而灵活地在妻子、母亲和职业之间进行选择。”这种思想对西方社会尤其是女性造成了不良影响,这主要体现在非法性关系和非婚生子女方面。

美国一名作家这样描述美国过去的社会:“在1957年,90%的美国人认为,一个人摆脱婚姻是由于疾病、精神问题或放荡不羁。超过一半的美国女性平均在20岁就已结婚。人们会对那些在25岁还未婚的女性感到遗憾。在1962年,美国时任总统约翰·肯尼迪宣布:美国将把人类送上月球。美国更多年轻女性希望在21岁结婚、放弃工作和养育4个孩子。”然而,随即而来的各种思潮很快改变了美国女性先前的生活轨迹和思想。

 

根据西方社会学家对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解析,女权主义思想的兴起一方面促使避孕药大量生产,另一方面导致美国女性在不考虑后果的情况下未婚先育,甚至发生非法性行为。一些研究人士将这一时期称为“性革命”时期。多数学者认为,“性革命”主要指20世纪60年代发生在美国,后来又传播到西方各国的性方面的变化。然而,“性革命”给女性带来的恶性后果之一是让很多女性遭受性病的困扰,给她们的身心健康带来严重危害。

根据在20世纪50年代即“性革命”之前时期所公布的统计数据,美国各州仅发现两种性病。而现在美国全国发现的性病多达24种。统计数据称,美国每年登记注册的新感染性病病例高达1900万例,该国的卫生保健机构为医治这些病例需承担约170亿美元的费用。“性革命”还导致非婚生子女和堕胎现象急剧攀升。美国每年有100万堕胎案例,这一数字相当于美国在240年历史中所有战争中全国死亡总人口。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美国86%的堕胎案例的缘由仅仅是为了利益和追求轻松自在的生活。

 

西方其他国家也存在非婚生率增多的现象。一篇名为“2014年世界家庭地图”的报道就证实了这一事实。该报道称,非婚生率增多的原因是“结婚率下降”,这种情况出现最多的地区是中美洲、南美洲和西欧。根据该报道,法国的非婚生率为56%,瑞典为55%,英国在欧洲国家中排名第三。墨西哥的非婚生率为55%,哥伦比亚为84%,是世界非婚生率最高的国家。然而,在中东国家,家庭机制更为牢固,非婚生率为世界最低。根据报道,中东国家的非婚生率还不到5%。

令人遗憾的是,西方的“性革命”还让很多处于花样年华的少女深受其害。美国杂志《读者文摘》在一篇报道中写道:美国每年都有35万年龄在15岁至19岁即读高中的少女由于非法性关系而怀孕生子。在最近数十年,这一统计数据正逐年攀升。这些少女们抱着与其男友步入婚姻殿堂的梦想,中断学业,开始了她们所谓的“理想”生活。然而,现实生活的残酷很快让她们面临种种问题。很多女孩及其未婚子女因此而一直无法享有自然而健康的家庭生活。

 

英语广播电台4台专家劳拉·利普曼说,非婚生子女在其生活中所面临的惶恐不安和压力更大。西方国家很多非婚生子女的命运是令人堪忧的,他们被迫与母亲或父亲一起生活在单亲家庭,或与父母一方的亲属一起生活,或被送到福利院。很多无法享有健康家庭生活的非婚生子女陷入堕落和颓废,有些人甚至成为危害社会的不良分子。不可否认的是,今天,部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发生的很多犯罪事件与非婚生子女有一定关联。

西方的很多女权主义思想将未婚先育的妈妈称为“独立的经验主义”女性,这引起了西方学者的担忧。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说:“西方的世俗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文化浪潮,享乐、快乐和消费主义构成了‘美好生活’的核心概念。尽管这种失控思想吸引了大部分西方人,但它本身却在促进文化自我毁灭。”

现在,各界人士的广泛担忧促使很多政客和社会学家得出这一结论,即:西方社会为了克服“性革命”后爆发的一系列危机,除了恢复以家庭为核心的生活方式外,没有其他选择道路。家庭是构成社会的最基本单位,是社会的基本组成细胞。家庭是人类文化、文明和历史的起源。如果家庭这种神圣的机制保持其真正的地位,不仅有利于人的身心健康,还能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忽视家庭将导致人类远离现实生活并陷入毁灭的深渊。

在西方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看来,非法性关系和同居关系与女权主义的一些主张尤其是男女自由交往的主张存在直接联系。毋庸置疑,男女非法性关系也是这些主张所产生的最明显的后果之一。现在,西方社会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少女未婚先育问题。由于缺失健康的家庭生活,非婚生子女的身心健康和成长令人堪忧,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生都遭受鄙视和嘲讽,还有一些人坠入犯罪作恶的深渊。堕胎是性自由关系所导致的另一个后果。堕胎对女性的身心健康构成严峻威胁。除此之外,放荡不羁的男女两性关系所引发的性病和卫生保健问题也对人们的健康构成巨大威胁。事实上,这些都是西方女权主义过度鼓吹女性自由所带来的后果。一些偏激的女权主义思想不仅没有让女性切实受益,反而让女性受到蛊惑,并身受其害。

 

标签

Jul 19, 2018 21:03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