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女性权利的女权主义运动兴起于19世纪中期的美国。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在三个时期提出了不同诉求。女权主义运动促使女性的权利受到更多重视,但也为西方社会带来了一些不良现象。同性恋就是女权主义运动为西方带来的不良社会现象之一。

西方的女权主义虽然为女性带来了相对积极的影响,但通过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女权主义对女性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多。在众多因素的影响下,一些女权主义者采取偏激或极端立场,导致社会尤其是西方出现道德衰退,其中一个体现是同性恋现象不断蔓延。

同性恋,又称同性向、同性爱,是以同性为对象建立起亲密关系,或以此性倾向为主要自我认同的行为或现象。只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性欲且具有这种性取向的个体被称为同性恋者。自古以来,同性恋就是最令人憎恶的人类变态行为之一,是一种被扭曲的性认识。在很多文学和文化中,同性恋也遭到严重批判。令人遗憾的是,这种现象在西方社会逐渐增多,而且以两名或多名同性恋组成的新形式家庭也逐渐增多。这种形式的家庭甚至有时取代了传统家庭。

现代部分女权主义者接受同性恋现象。一些女权主义者支持同性恋最初并不源自女权主义学说。在最近50年,性平等思想导致他们开始支持同性恋。部分女权主义者认为,女性同性恋是女性获得性爱的最佳途径之一,女性无需担忧怀孕和成为母亲的问题,反对同性恋等同于镇压女性。希拉·杰弗里斯、阿德里安•里奇、夏洛特·邦奇和丽塔·梅·布朗都是有名的女同性恋权利活动家。希拉·杰弗里斯通过发表书籍和文章呼吁女性退出传统婚姻,反抗社会的男权制结构。

当然,也有部分女权主义者反对同性恋。比如美国著名的女权主义运动家贝蒂·弗里丹等人,他们认为,女性同性恋远离了女权主义的男女平等等首要目标。贝蒂·弗里丹在1977年召开的一次会议上甚至阻止同性恋女性参加此次会议,此举反而导致女权主义同性恋应运而生。支持女性同性恋的女权主义者们认为,女性同性恋是“母亲道德模范”的替代模式。他们认为,这才是正确的模式,单性群体能够为女性提供这样的便利条件,即:根据女性情感服务于彼此。

部分女权主义者将家庭称为压迫女性和让女性处于从属地位的最主要因素,这导致西方社会的重要构成部分—家庭的重要性被削弱,亲情也变得冷漠。今天,家庭机制土崩瓦解甚至成为民主自由体制所面临的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随着传统家庭机制和婚姻价值的消失,男女两性自然会不顾及任何责任和义务,盲目追求自由,自由建立性关系,并最终导致一些人倾向于同性恋。

从另一方面来讲,人们更多地接受同性恋导致同性恋家庭的数量不断增多。这些家庭甚至还希望收养孩子,并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抚养收养的孩子。在美国召开的由牧师参加的会议上,与会者们表示,两名同性之间的关系在特殊条件下从法律的角度看来是可行的。与此同时,在美国部分地区,同性恋者们还举办正式的结婚仪式。多年以来,为了获得同性结婚、享受怀孕服务等社会权利,同性恋者们进行了诸多斗争。

艾滋病也是同性恋所产生的后果之一,并首次在工业国家尤其是美国被发现。在美国,对女性和男性来说,性关系是自由而开放的,性需求的满足方式也是最多样化和最极端的。根据调查,只有65%的美国人反对同性恋。这种宽松和宽容的氛围导致现代部分女权主义者认为,同性恋家庭是传统家庭最适合的替代者,并把同性恋家庭称为“快乐家庭”。

同性恋这种不良社会风气还为西方社会带来其他危害。研究表明,同性恋女性具备更多导致她们罹患乳腺癌的危险因素,这些因素包括肥胖、酗酒、吸烟和不生育等。此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多次证实,同性恋和变性人酗酒和吸毒的比例高于普通人,而且他们更难戒掉酒瘾和毒瘾。在专家们看来,其原因是同性恋关系和变性人的身体变化甚至会对人的神经系统和精神产生破坏性影响。

同性恋不仅对人的身心造成危害,而且还与人的天性背道而驰。包括伊斯兰教在内的天启宗教均反对这种被扭曲的反常行为。伊斯兰教思想和价值源于真主的命令,且根植于世人的真实生活,符合人的天性。然而,女权主义思想的创立者们仅仅根据自我杜撰的人类价值和人类的物质需求创立了该思想。在伊斯兰教教导中,男女两性在家庭中的分工是不同的,他们各自拥有的权利和承担的责任也有所不同。伊斯兰教教导旨在让人类享有健康的生活,让世界充满幸福和欢乐。然而,女权主义思想采用了基于人类对存在世界进行理解的物质方法,以人类为核心,而不是以真主为核心,并片面强调男女两性在权利和义务中是平等的,相同的。女权主义思想还为家庭进行规划,但这种规划任何时候都不符合人类的天性,也不会让遵循这种规划的人获得持久的安宁。

在很多心理学和社会学书籍中,同性恋也被视为一种被扭曲的异常行为。世界大多数人都在批评这一变态行为,很多国际组织也为了阐述同性恋的危害而开始采取行动,其中支持传统家庭组织和儿童权利组织是同性恋尤其是女性同性恋的最大反对者。很多国家认为,同性恋是家庭和儿童权利的一大威胁。这些国家致力于重新恢复传统家庭的地位。

女性事务专家阿宏丹女士表示,今天,让同性恋正常化在部分国家已经变得司空见惯,而且还被冠以“行动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美名。支持同性恋的团体和女权主义机构也为此展开活动。女权主义者们根据“个人事务是政治事务”的口号而接受同性恋。这样说来,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女权主义者因政治原因而支持同性恋。同性恋最初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涉足政治领域,女权主义也首次开始在政治领域展开全面活动。一些女权主义者们出版各类书籍,发表各种文章,他们实际上是呼吁女性通过退出与男性的婚姻反抗社会的男权制。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并不是女权主义思想的所有分支都支持同性恋。

 

标签

Jul 26, 2018 21:2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