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谎称已准备好在不设先决条件的情况下与伊朗开始谈判及伊朗对此做出回应,扎里夫亚洲之行及签署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以及伊朗在叙利亚局势变化中的活动,以上这些都是上周伊朗发生的重大事件。

上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出席与意大利总理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在回答有关他是否愿意与伊朗谈判的提问时声称,如果伊朗方面有意谈判他将不设任何先决条件。

美国官员发表自相矛盾的讲话并非新鲜事。

美国总统谎称已准备好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进行谈判是在此情况下提出的,即:特朗普5月8日老调重弹对伊朗提出毫无根据的指控,并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在未来3到6个月内恢复对伊核制裁。

伊朗外长在推特上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装腔作势声称与伊朗官员举行会晤做出的回应中表示,美国只能自责退出伊核协议和离开谈判桌。

扎里夫忠告美国尊重伊朗和国际承诺。

俄罗斯分析师亚历山大·鲁索夫8月1日在塔斯社国际全景版块刊文在谈到特朗普发表推文威胁伊朗时写道:这篇推文是对日益紧张的美伊关系火上浇油。俄罗斯分析师指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他曾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称,伊核协议是其一生中所遇到的最愚蠢的协议,并于今年5月8日退出该国际协议。俄罗斯分析师表示,美国打算到今年年底全面停止伊朗石油出口,并在11月4日将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归零。

此前,华盛顿多次宣布,已做好准备与德黑兰举行对话。但美国与伊朗对话的目的是寻求霸权。

在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参加联大会议期间,美方多次提出特朗普与鲁哈尼会晤的请求。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在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声称其已准备好与伊朗谈判做出的回应中强调:伊朗人民绝不会允许本国官员与大恶魔会晤和会谈。

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少将警告特朗普说:伊朗并不是朝鲜会积极回应美国的要求。

政治问题专家斯蒂芬·科林森在接受CNN电视台采访时谈到了另一重点。他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当前形势下放大伊朗问题,特朗普此举只为把美国公众舆论从白宫所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上转移开来。

美国中央情报局西亚问题前分析师帕尔·皮拉尔也在日记中称,部分美国政客如美国国务院认为伊朗会在施压下屈服的臆想是 严重错误的幻想。

皮拉尔在美国国家杂志上发表题为《蓬佩奥对伊朗采取的计划必将失败》的文章中称,蓬佩奥对伊朗提出的要求是在“痴人说梦”,并强调,伊朗绝不会接受这些要求。

他还写道:蓬佩奥提出了12项不切实际的要求清单。这些要求将无法实现。伊核协议是历经2年艰苦紧张谈判取得的一项外交成果。任何一方到了极限都可能会使用施压大棒。

美国政策策划者认为,通过施压可以使伊朗屈服并接受美国的极端要求。

这种理念的基础是在美国文化和历史现有各种因素以及未能理解其他国家观点上形成的。但在当前形势下坚持维护这一理念就是一个严重错误。皮拉尔说,美国现在的施压大棒远不如以前,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被孤立的是美国并非伊朗。

伊朗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表明,伊朗在地区和国际互动中的影响力是持续和活跃的。

伊朗外长负责政治事务的高级顾问侯赛因·贾比里·安萨里上周率领代表团抵达俄罗斯索契,出席第十轮叙利亚和平国际研讨会。索契公开会议在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代表团的出席下召开。

叙利亚和平国际会议在俄罗斯索契市召开,此次会议对推动叙利亚和平进程起有重要作用。

此次国际会议为叙利亚停火三个保障国家之间继续达成协议促进叙利亚局势正常化提供了适当的机会,以此使叙利亚最终实现全面和平。

因此,本轮叙利亚和平会议的主要核心议题是促进叙利亚宪法委员会展开工作,研究为叙利亚难民返乡提供便利的途径以及举行叙利亚危机中被捕和失踪人员互换委员会新会议。

侯赛因·贾比里·安萨里说,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是根据该国合法政府发出的直接邀请,伊朗在叙利亚继续存在将取决于两国政府达成的协议。

伊朗参加在新加坡举行的第51届东盟外长会议。

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应邀参加此次会议。扎里夫在前往新加坡参加此次会议前首先访问了斯里兰卡。

伊朗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是扎里夫亚洲之行的成果。伊朗通过签署该文件正式加入该条约。

东南亚国家一致接受伊朗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表明,与作为地区和国际互动中重要且具有影响力的伊朗建立关系和进行互动非常重要。

《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于1976年2月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和新加坡共同签署,目前有30个国家加入该条约。

美国通过退出伊核协议企图孤立伊朗,但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这些努力不会使伊朗的价值和能力有丝毫损失。美国必须接受现实,因为国际社会不愿为美国的欺凌和霸权主义买账!

 

Aug 11, 2018 15:26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