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说,中国外交政策的原则根植于国际关系和政治学领域的五大著名思想流派,即本土派、现实主义、大国派、亚洲第一派和选择性多边主义。我们在上期节目中已经对本土派和现实主义两种思想进行了阐述,我们说,本土派思想的支持者寻求内源性经济。现实主义学派的支持者致力于加强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以应对美国。在接下来的节目中,我们首先将阐述大国派、亚洲第一派和选择性多边主义三种思想。然后,我们将讨论“中国眼中的新秩序”观点。节目最后,我们将讨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经济战略。大国派思想的支持者们认为,中国应当重视与大国和国际联盟如俄罗斯、美国和欧盟的关系,以便能够利用他们的潜力来增加自己在地区和世界的力量。亚洲第一派思想的支持者们与大国派思想的支持者们相反,他们认为,中国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不仅要与大国建立关系,而且还要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的邻国展开合作。关于选择性多边主义可以说,这种思想的大多数支持者认为,中国不准备参与全球性问题,而且参与全球性问题是西方为中国设下的圈套。但是另外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参与全球性问题能够从中获利,但是必须要仔细和有选择性地做这件事。

下面,我们将讨论“中国眼中的新秩序”。中国新秩序的目标是应对美国霸权。中国新秩序的观点从根本上抨击了西方的思想和文化,并认为,中国的古代哲学为世界现在面临的问题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框架。根据“中国眼中的新秩序”观点,美国帝国在全球政治中是一个矛盾的模式。美国通常以建立和平为借口发动战争,以建立自由为借口践踏自由,而且由于道德原因对道德原则本身提出质疑。西方帝国的明显特征就是使他们国家人民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全世界人民。西方没有为使其他国家利益最大化提出任何模式。西方民主是一个神话。中国应当在加强其政治制度的同时发展中国传统,以建立一种非西方的法律体系。

接下来让我们站在专家和研究员的角度去讨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经济政策战略。东亚问题研究员宰赫拉-穆罕默迪博士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经济战略包括5个战略,即建立自由贸易区、缔结自由贸易协定、帮助贫穷国家、吸引外资和在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参加经济和商业问题国际论坛。下面我们将阐述中国的5大经济政策战略。第一是建立自由贸易区政策。根据这一政策,中国政府尤其是自第三个千年开始以来,为促进出口和增加国民财富,已经建立了自由贸易区,如上海自由贸易区。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第二个经济政策是缔约自由贸易协定。在此方面,北京与智利和哥斯达黎加签署了跨洲自由贸易协定,与一些小而脆弱的经济体如巴基斯坦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在与东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框架内与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国家进行合作。签署这些协议体现了中国在与小型和大型经济体合作方面具有灵活性。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第三个经济战略是帮助贫穷国家。这一善举在世界公众舆论当中为中国塑造了正面形象。随着21世纪的开始,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对外援助政策的规模和范围也变得惊人。这些援助是以提供现金,无息贷款和优惠特权三种形式进行的。拉丁美洲和非洲是从中国得到援助最多的地区,相反,中国在这些地区也得到了有益的经济项目。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第四个经济战略是吸引外资和在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在第三个千年之初,基于外国投资的经济活动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61%以上。从1993年到2001年,中国是继美国之后第二大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国家。中国吸引外资的规模从2005年的800亿美元达到了2014年的1200亿美元。东亚问题研究员宰赫拉-穆罕默迪博士认为,外国投资是迅速提升中国在全球贸易中地位的有效因素。另一方面,中国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是其经济外交的另一个方面。北京政府鼓励中国企业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在过去近30年,中国的这一政策使得该国在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不断增加。2014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超过了在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从而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资本输出国。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第五个经济战略是参加经济和商业问题国际论坛。在中国经济不断发展的同时,中国在国际经济机构和组织中的参与也有所增加。首先,中国在这些机构内制定政策和立场的能力有所提高。其次,该国利用它们作为促进其软硬实力的平台的能力也有所提高。这一趋势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尤为明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利用其会议明确批评美国金融和经济政策制定者的弱点和错误,并强调中国立场对世界各国的积极影响。

总体而言,中国似乎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来提升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发展,这使得该国在地区和国际舞台上取得了进展。美国特别是在过去一年中试图通过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来影响中国经济,但是中国的反制措施迫使美国让步。尽管如此,美国似乎正在致力于通过扰乱石油市场来打击中国经济,因为中国每天进口约800万桶原油,是全球最大的能源进口国,而油价的上涨将对中国经济造成打击。

 

Aug 11, 2018 15:4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