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袭击加沙地带做出果断回应对巴勒斯坦局势变化产生了影响,国际社会憎恶沙特侵略联盟在也门犯下的战争罪行以及就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犯下的罪行展开国际调查等,这些都是上周中东地区发生的重大事件和消息。

巴勒斯坦局势: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在对以色列袭击加沙地带做出的回应中展示力量

上周末,巴勒斯坦抵抗战士在对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空袭加沙地带做出的回应中向犹太人定居点发射了200多枚火箭弹。巴勒斯坦局势变化表明,抵抗运动向新的且具有影响的威慑阶段过渡。这种平衡的改变作为一个新的阶段将使抵抗核心从有效的威慑性阶段向攻击和把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作为目标的方向转变。以牙还牙是加沙地带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强加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一种平衡,使他们在犹太复国主义分子的袭击前面更加坚定不移。在抵抗运动发动毁灭性打击之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被迫提出缓解紧张关系和建立停火的计划。

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负责国际事务的特别助理埃米尔·阿卜杜拉希扬说: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必须清楚,他们无法一直通过停火要求来掌控对加沙地带的持续袭击。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行为正就是“先打后跑”的虚伪政策,但不是每一次都会有机会逃跑。以色列经不起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打击。一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前军事指挥官塔斯维卡·乌格尔承认,该政权在巴勒斯坦抵抗运动面前已经屈服。

近几周加沙地带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只表明了这一事实,即: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与巴勒斯坦各抵抗组织之间的战场平衡发生了改变,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再也不能成为向抵抗运动发动军事侵略的开始者和终结者。因为抵抗运动证明,如果发动任何侵略行为,他们将是战争结局的决定者,而非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这种形势下,犹太复国主义分子被迫接受埃及提出的与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在加沙地带建立的停火计划,并与抵抗运动签署该计划。

也门局势:国际社会对沙特侵略联盟犯下的战争罪以及屠杀更多的也门儿童感到震惊

上周,沙特侵略联盟在向也门荷台达一家医院发动袭击之后,周四在萨达省扎希扬市对一辆载有儿童的汽车发动轰炸,造成数十名儿童伤亡。

沙特侵略联盟向荷台达医院和鱼市发动的袭击,造成至少60人死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在推文中写道,当看到屠杀萨达学生的图片时,我感到震惊。

上周,美国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对载有也门儿童的汽车遇袭做出的反应中说:美国通过武器支持、为阿拉伯侵略联盟战机提供加油服务以及行动援助参与了这一犯罪行动。美国和平活动人士美狄亚·本杰明也认为,西方国家向沙特出售武器和捍卫人权是自相矛盾的政策。他说:特朗普政府保持沉默以及与沙特签署数千亿美元出售武器的合同导致该国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沙特-美国联盟为了掩盖其在也门遭到的失败而制造了更多的恐怖和暴力活动。无论如何,沙特把与也门军队甚至是平民的战争范围蔓延到了学校以及小学,这表明,沙特在屠杀无辜儿童中与太复国主义政权相比有过而无不及。今天对《沙特-犹太复国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存在质疑的人对该问题没有丝毫的质疑。沙特残忍屠杀也门无辜儿童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在过去三年中没有实现既定目标。沙特以为能在短短的三周内结束战争,但是现在三年多过去了,陷入到了这场战争的泥潭之中,这是对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侵略联盟最大的打击。与此同时,也不应忽视沙特侵略联盟近几个月在占领荷台达战略港口中遭到的惨败。除此之外,沙特和阿联酋取得的部分胜利被揭露是通过与基地组织合作以及给该恐怖组织资金取得的。与此同时,曼德海峡对于沙特舰艇和阿布扎比机场来说变得不安全也是其他一些因素。这些因素导致沙特在萨达省对也门儿童犯下了这一野蛮罪行,沙特此举被认为是对也门人民进行的报复。毫无疑问,也门儿童躺在血泊中粉身碎骨的惨照只能使公众舆论更加憎恶沙特-阿联酋侵略联盟。在这种形势下,连续两年,沙特-阿联酋侵略联盟被列入践踏冲突地区儿童权利的黑名单中。

伊拉克局势:就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犯下的罪行展开国际调查

国际小组已经开始就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犯下的罪行展开调查。伦敦出版的泛阿拉伯报纸《圣城阿拉伯人报》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联合国秘书长特别顾问、达伊沙犯罪问题调查小组组长卡里姆·阿萨德·艾哈迈德·罕已经开始其为期八天的工作任务。联合国驻伊拉克代表办公室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宣布,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017年通过的2379号决议,卡里姆·阿萨德·艾哈迈德·罕被任命为达伊沙犯罪问题调查小组组长。这是在此情况下进行的,即:为证明达伊沙犯下的罪行收集到了7000多份文件。官方文件证明达伊沙恐怖组织采取的举措具有恐怖性质,联合国针对达伊沙恐怖组织通过了四项决议。在所有的决议中均认为,达伊沙采取的举措是恐怖和犯罪举措。达伊沙恐怖组织采取的犯罪举措与《国际刑事法院规约》中提到的罪行完全吻合。《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认为,达伊沙恐怖组织犯有种族屠杀罪、反人类罪、战争罪以及侵略罪。达伊沙恐怖组织犯下的罪行将在国际人道法和国际法的框架内展开调查。达伊沙恐怖组织占领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大部分地区,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采取的行为已经变成了国际犯罪行为。鉴于此,世人和国际刑事法院的支持者期待国际刑事法院的执行者惩罚那些无视人权并犯下令人发指罪行的人。值得思考的一点是叙利亚和伊拉克并非国际刑事法院的成员。但是尽管如此,关于该问题和《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可以通过四种机制在国际刑事法院对达伊沙的犯罪行为展开调查。第一:联合国安理会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情势转交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第二:伊拉克或叙利亚非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临时接受该法院管辖。第三:叙利亚或伊拉克非国际刑事法院成员为该法院成员。第四: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公民在叙利亚或伊拉克等非成员国犯下的罪行。

 

标签

Aug 14, 2018 21:08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