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一些国家的女性囚犯权利问题备受诟病,这些国家任何时候都没有就女性囚犯的不正常状态提供明确的报告。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现有证据表明,声称遵守人权的西方国家却在践踏女性囚犯的权利。

        美国一贯以践踏人权为由抨击他国,但多份报告却将美国女性囚犯的悲惨遭遇暴露无遗。在最近数年,美国女性囚犯遭受虐待的程度令人震惊,以至于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美国必须改变对待女性囚犯的方式。狱警的性虐待、种族歧视和使用手铐脚镣等问题让美国女性监狱变成了最可怕的监狱之一。

国际大赦组织最近在一份报告中保守地证实,美国女性囚犯遭到狱警性虐待的案例超过1000例。纽约惩教署也在一篇关于女性囚犯的报告中表明了另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这个事实无异于种族屠杀。报告称,部分怀孕的女性囚犯被建议堕胎。鉴于此,纽约州监狱中每9名怀孕女性囚犯中就有4人堕胎。当然,美国在强制黑人女性和贫穷女性绝育方面有着黑色历史。根据纽约惩教署的报告,自2006年至2010年,美国约150名有色人种女性囚犯被强制绝育。

人权监测中心在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批评美国政府无视该国女性囚犯状况。这份报告称,美国监狱女性犯人数量出现显著增长,但该国监狱机制都是根据男性犯人制定的,因此,这给女性犯人带来了诸多问题。

根据国际监狱研究中心(ICPS)公布的统计数据,美国一直是全世界女性囚犯人数最多的国家。从1980年至今,美国监狱女性囚犯人数增长了7倍,远远高于男性囚犯的增长人数。根据该统计数据,美国女性囚犯人数占全世界女性囚犯人数的1/3,其中人数最多的是黑色或棕色人种女性囚犯。鉴于2/3的美国女性囚犯都已为人母,而且她们大多数都在18岁以下就当上了母亲。因此她们被羁押对其家人造成很多不利影响。

女性囚犯

 

美国女性囚犯所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她们被关押在离家数百公里的监狱里 ,导致她们长期无法与其家人会面,而怀孕的女性囚犯则面临更多困难。美国《赫芬顿邮报》在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中揭露了美国各州怀孕女性囚犯的状况。该报告称,女性囚犯甚至在分娩过程中还戴着手铐。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和其他各州,女性囚犯在怀孕期间、分娩和产后恢复期间都戴着手铐。被关押在马萨诸塞州看守所的米歇尔称,她在分娩时由于情况危急而被送往医院时依然双手戴着手铐。她被判非暴力犯罪。在医院,有两名看守人员陪伴着她,其中一人配有武器。在她分娩的18个小时中,躺在产床上的她一直戴着铁链戒具。米歇尔称:“分娩之后,我要被转移至浴室。看守人员立即又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当然,米歇尔的遭遇并不是女性囚犯中的唯一特例。

在2014年3月13日和14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美国是否遵守《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进行了调查,并得出结论称,美国女性监狱违反该国际公约的第7和第10条款。让女性囚犯在分娩期间戴着手铐不仅违反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还违反美国宪法第8条,美国多家联邦法院也做出了同样的裁决。

女性囚犯

 

英国女性囚犯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并遭到人权组织的关注和批评。根据英国司法部公布的统计数据,在英国被关押的女性犯人约为4500人,其中28%属于少数族裔。英国女性囚犯被关押的条件令人堪忧,导致其中78%的女性囚犯患上精神和心理疾病。根据这一统计数据,30%的女性囚犯直到现在还存在自我伤害的行为。英国司法部大臣议会助理在接受该国一家媒体采访时表示,被关押的女性囚犯经常有自我伤害和自杀的表现。此外,她们还受到来自狱友的折磨和虐待。这位英国官员对该国政府无视女性囚犯的处境提出批评。

美英两国女性囚犯的真实状态只是当今西方女性生活状况的冰山一角。西方国家自诩为人权捍卫者,但这些国家的很多女性尤其是女性囚犯的权利却遭到践踏。

女性权利专家表示,令人遗憾的是,支持人权的国际机构和一些自诩为人权卫士的部分西方国家在人权领域间接采取歧视和不公正举措,对人权奉行双重标准。他们自相矛盾的行为留下了不光彩的历史。

Image Caption

 

在最近20年,尽管西方捍卫女性权利团体做出不懈努力,但女性遭受暴力和虐待的统计数据依然令人震惊。

令人惊奇的是,美国的女性人口仅占全世界女性人口的5%,但该国女性囚犯人数却约占全世界女性囚犯人数的30%,是中国女性囚犯人数的两倍,俄罗斯的四倍。

在美国女性囚犯遭受性侵的案件中,98%案例的性侵者是监狱的男性官员。美国女性囚犯不仅遭到狱警的虐待,有的还遭到其他犯人的性侵。

诸多报道表明,女性监狱的男性狱警通过威胁手段或利用手中的权利,迫使女性囚犯满足自己的性要求,否则女性囚犯将无法获得一些条件,或因捏造的报道而被单独关押,或无法与其家属会面等等。很多遭受性侵的女性囚犯要么不敢去申诉,要么没有条件去申诉,她们只能对自己的遭遇保持沉默。

 

标签

Sep 09, 2018 21:13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