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大力度对巴勒斯坦人民采取敌对政策对巴勒斯坦局势变化产生了影响。美国宣布彻底中断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援助以及美国关于组建约旦-巴勒斯坦联邦的建议计划是美国反人类政策的体现。伊拉克为组建新内阁展开了激烈的政治博弈。巴林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候选成员国的同时,该国掀起新一轮处决浪潮,这些都是上周中东地区发生的重大事件和消息。

巴勒斯坦局势变化:巴勒斯坦人民反对美国总统提出的蛊惑人心的计划

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为践踏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其中包括组建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所采取的举措近日遭到巴勒斯坦人民的强烈抗议。在该框架内,巴勒斯坦人民驳斥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谓的解决巴勒斯坦危机的途径,并宣布,这些解决途径只有利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巴勒斯坦人民反对所谓的“临时边界国家”或“一国两制”或“种族隔离制度”又或者是“自治制度”。然而,巴勒斯坦各界揭开了美国新阴谋诡计的幔帐,即: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集中精力进行自治。美国强调推动诸如为巴勒斯坦人民选择新的家园或组建一个不以古都斯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等阴谋诡计表明,美国对巴勒斯坦人民采取敌对政策。在该框架内,美国打算彻底剥夺巴勒斯坦人民在其家园生活的权利。巴勒斯坦人民也多次强调:巴斯勒斯坦国必须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组建,而不是在其他国家。在此情况下,美国为组建巴勒斯坦国提出了一些条件,即:巴勒斯坦国是非常有限的,拥有临时边界,没有军队,其外交政策受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监督,领空由以色列控制。美国关于组建巴勒斯坦及细节提出的计划是他们对巴勒斯坦人民策划阴谋诡计的体现。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在占领的阴影下组建巴勒斯坦国或着巴勒斯坦认同被淡化或无认同的政府将是一个根基不稳固的国家,不是一个以古都斯为首都的巴勒斯坦独立国家。这使得巴勒斯坦人民对美国总统蛊惑人心的计划变得更加敏感。

伊拉克局势变化:伊拉克为组建新内阁展开激烈的政治角逐

在经历了几个月之后,伊拉克各政治竞争党派上周一称,为组建新政府成立了联盟,以此将该国的政治状态引向更加复杂的方面。

在穆格塔迪·萨德尔和海德尔·阿巴迪与哈迪·阿莫里和努里·马利基领导的联盟宣布成立伊拉克议会最大的委员会之后,组建伊拉克议会最大的委员仍处于模糊之中,即使伊拉克新议会举行第一次会议也没有确定其责任。在此情况下,该会议也无法帮助解决这一问题,在政治竞争的影响下该会议无果而终。

伊拉克各主要政治组织称,他们组建了最大的议会联盟。在他们看来,可以在未来组建政府。伊拉克两个政治组织分别称,为组建伊拉克新议会最大的委员会达成了共识。由穆格塔迪·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和努里·马利基领导的法治联盟政府分别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宣布,组建伊拉克议会最大的委员会。首先是以萨德尔为核心宣布组建伊拉克最大的委员会。该委员会包括行走者联盟、海德尔·阿巴迪领导的胜利联盟、伊亚德·阿拉维领导的国家统一组织、阿玛尔·哈基姆领导的国家智慧运动以及其他一些政治运动。随着萨德尔宣布组建伊拉克最大的委员会之后,该委员会在伊拉克议会拥有177个席位。就在萨德尔宣布组建伊拉克最大的委员会之后,以努里·马利基领导的法治联盟政府、哈迪·阿莫里领导的解放运动以及其他几个选举名单党为核心成立了另一个联盟。在伊拉克第一次议会会议上一般要推选总统及副总统,并通过选举议会议长启动组建伊拉克新政府进程。政府的最重要责任就是在与达伊沙恐怖组织进行三年战争之后重建该国。今年5月伊拉克人民在战胜达伊沙恐怖组织之后第一次举行了议会选举,但是因投票存在舞弊现象,最终选举结果一直推迟到上个月才宣布。鉴于选举投票计数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以穆格塔迪·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获得了54个席位,以哈迪·阿莫里、海德尔·阿巴迪以及努里·马利基领导的联盟依次排名。伊拉克宣布组建各种联盟是在此情况下进行的,即:伊拉克是美国采取可疑政治行动的目标。各媒体报道了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向伊拉克新议员发出的威胁信息。根据伊拉克消息来源报道,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通过电话威胁伊拉克新议员,支持海德尔·阿巴迪第二次当选总理。这被视为是美国公然干涉伊拉克内政。

伊拉克新议会在其第一次会议上除了选举总统、内阁以及宣布最大的委员会之外,应当为组建新政府创造条件,但是这些在第一次伊拉克议会会议上没有取得进展。伊拉克第一次议会会议无果而终,会议推迟到9月15日举行。伊拉克议会会议举行失败的原因是因为两个政治运动之间的激烈竞争,而此前他们是相互团结的,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分歧已经被其他政治和宗教运动划分权利而边缘化。现在冲突的焦点已经演变为在穆格塔迪·萨德尔和海德尔·阿巴迪与哈迪·阿莫里和努里·马利基两个运动之间建立权利平衡的争论。

巴林局势变化:该国要求加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同时掀起处决浪潮

人权组织上周三宣布:21名巴林囚犯其中大部分为政治犯即将被处决。总部位于伦敦的该人权组织要求阿勒哈里发政权立即停止对这些囚犯执行死刑。然而巴林政权在该国采取镇压政策的同时,成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候选成员国。巴林副外交大臣阿卜杜拉·杜塞里在该国举行的阿拉伯国家大使会议上称,该国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9年-2021年度成员候选国家。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阿勒哈里发政权在采取的镇压和独裁举措中没有任何界限可言。联合国人权观察组织在其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巴林政权是一个镇压政权。并写道,巴林的人权状况将变得更加糟糕。鉴于这种形势,公众舆论认为,在践踏人权方面具有黑色记录的巴林要求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在历史上是最苦涩的嘲讽。

毫无疑问,如果巴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促使践踏人权常态化。然而这种行为根据国际法是被禁止的,属于国际犯罪。

 

标签

Sep 13, 2018 21:1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