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方女性地位(13)

联合国在第三个千年发展计划中的长期目标之一是性别平等。在该计划的起草者看来,性别平等问题不仅重要,而且还是获得更高收入、帮助减少儿童死亡率、改善健康状况、增加福利和有助于发展的一条途径。因此,在该计划中,目标主要集中在对女性的教育、加强作为生产者——女性的经济能力、为女性进一步进入领导层创造条件等方面。部分专家表示,这些发展目标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在部分自诩男女平等的西方发达国家中目前仍面临严重的真空。根据2013年的一项世界调查结果显示,女性担任高层领导职务只占到24%,在由世界八大工业国组成的八国集团中,女性只的比率仅占到执行部门的16%。令人诧异的是,诸如瑞典和挪威等国家尽管在过去多年中也通过了性别平等法,但是目前仍在世界排行榜中排名第27和第22名。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发表的报告,如果某人在牙买加工作,一位女性有60%的可能会担任管理层职位。根据该报告,在牙买加, 大部分管理层职位由女性担任。哥伦比亚女性在此方面的比率达到53%,位居第二。圣卢西亚为52%,位居第三。美国女性占到43%。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还表明,日本女性在政府管理层职位中占到10%,企业管理层中仅占1%,该数字在发达国家占比最低,同时也为世界最低。在日本,有超过60%的女性在生育第一个孩子后便不再工作,当然,该问题源自于家庭在该国的重要性。

在英国,大部分重要的党政领导人和首相都由女性担任。但女性在行政职位中仍低于男性。在西方,部分女性担任着领导职务,但是数据显示,女性在管理世界经济中占有的份额远低于男性。目前,任何女性都无法获得世界10强企业之一的领导层职务。目前,男性控制着世界500强企业的管理层,占比高达90%以上。

 

部分观察家如美国女权主义作家托妮·莫里森认为,性别不公平的最主要因素和提升女性工作的最大障碍是一些客观因素。事实上,是社会上存在的一些对女性错误的观念所造成的。这些阻碍了女性在各领域取得发展。这些客观因素可分为两部分:一方面,可以假设说是女性自愿接受这些障碍的存在,并且对此表示欢迎。由于女性在家庭中家务繁忙和她们对儿女所肩负的重要责任,所以这些是对她们不愿接受重要职务产生影响的因素之一。在此情况下,女性更趋向于做一名普通的专家或资深专家。

在第二种假设中说,大家都认为,女性愿意也有能力接受行政职务,与男性势不两立,甚至比男性会做得更好。但是行政单位的环境却剥夺了她们的这种机会。促成这种障碍的原因更多的是性别和与其相关的文化观点,与女性的能力无关。有关对性别不平等根源的研究众说纷纭。当然,大部分研究人士认为,不愿承担责任的女性的人数非常少。男女在工作环境中是相辅相成的,但是事实上,男性想占主导地位。诸如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和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等女政客都认为,女性有能力胜任任何职位,从事任何工作,但是在西方社会中事实并非如此。

 

根据在德国展开的调查研究,女性在高层担任职务的份额仅占到6%左右。更令人惊讶的是,德国大学教师中,女性仅占到7%左右。在所有工作的女性中,掌握经济大权的女性更是寥寥无几。在600家德国大企业中,女员工在管理层任职的人数屈指可数。美国知名求职信息网站(Glassdoor )展开的一项调查研究报告证实了这一问题。该机构依据12个标准对18个欧洲国家以及美国的性别平等状况进行了研究。调查结果表明,无论从这12个标准中的哪一个标准来裁定,德国的状况都是这18个国家中最为糟糕的国家之一,排名第15位。与此同时,调查结果还显示,德国女性担任重要职位的人数低于平均值。从女性参与高等教育角度而言,德国是欧洲国家中最糟糕的国家之一。根据研究结果,在欧洲国家的工作环境中,性别不平等现象最严重的国家是意大利、希腊和爱尔兰。

 

在加拿大,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低于3%的女性担任大公司高管职务。在每5名高管中,仅有一名是女性。在美国,在专业和管理部门工作的女性人数远低于男性。例如,在高等教育机构和美国各大学中工作的女性仅有8%。来自保守党的共和党人玛丽托·马斯是为打破男女不平等而进行斗争的女性之一。她说,在美国,女性目前在管理层的份额不足。更为令人诧异的一点是,女性高管的工资远低于男性高管的工资。

因此可以说,西方世界大言不惭地关于男女平等高喊口号,反对不遵守女性权利,并向包括伊斯兰国家在内的部分国家施压,但是他们自身目前依然在此方面面临着一系列问题。

性别发展和增强女性能力标准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是女性参与决策和担任管理层职位的比例。事实上,尽管在此方面也制定了很多计划并做出了大量努力,但是在西方国家,女性担任管理层职位的比例仍不尽如人意。似乎女性在此方面面对很多问题。该问题不仅存在于发展中国家,而且在发达国家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标签

Nov 05, 2018 19:5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