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玛目霍梅尼学说(4)——政治公正

在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中,政治公正最重要的一个层面是宗教少数民族享有政治权利。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在这一时期才能体现出来,即:我们应考虑到,伊玛目霍梅尼是一位领袖和宗教权威,他所建立的政府是建立在伊斯兰教基础之上的政府。

 

政治公正是社会公正的一个层面,关系到权力、政治和人民参与。鉴于这些问题在决定人民命运中的重要性。可以说,政治公正在实现社会公正的各个层面中起有最基本的决定性作用。所有公民都具有相同的参与权,他们的权利都必须得到遵守。任何公民不会因不同的政治观点、不同的信仰、种族、语言和民族而被剥夺其政治参与权。政府领导人应为广大人民群众创造条件,以便他们在法律的框架内组建民间或政治团体,并展开活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类似所有基本原则都是政治公正的最重要体现。伊玛目霍梅尼关于政治公正的态度体现在三个重要和基本的理论上:第一,承认所有公民的政治参与权;第二,承认对执政者行为的监督权;第三,承认政治党派、政治组织、民间组织、工会组建,以及举行抗议集会的自由权。

伊玛目霍梅尼的政治观点核心是以教法学家治国为基础组建伊斯兰政府。他认为,由具备资格的教法学家治国是真主的意愿。但是他认为,如果没有绝大部分人的接受,这种权利是不会实现的。伊玛目霍梅尼批评国王体制中选择领导人的方式。他认为,世袭制是独裁出现的因素。他就此认为,人民群众应公正、客观地在选择领导人中发挥作用。因此,为广大人民群众真正、公平地参与国家所有事务创造条件是伊斯兰革命最重要的目标之一。鉴于此,在伊斯兰革命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框架内,广大人民群众公正、公平地参与是实现政治公正的体现之一。在伊朗宪法第三条第八款中坦率地表示,政府的责任之一就是致力于让所有人参加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关于民族命运的决定。

在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中,政治公正最重要的一个层面是宗教少数民族享有政治权利。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在这一时期才能体现出来,即:我们应考虑到,伊玛目霍梅尼是一位领袖和宗教权威,他所建立的政府是建立在伊斯兰教基础之上的政府。鉴于政府的宗教性质,所以为一视同仁对待其他宗教信徒创造了条件。但是在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和政治理念中,在伊斯兰政府中,其他宗教信徒与穆斯林一样完全享有权利和尊重。伊玛目霍梅尼坦率地宣布,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民主体制。宗教少数民族与其他公民一样完全享有参与国家事务的权利。他认为,伊斯兰政府的责任之一就是捍卫宗教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安全,让所有人都相信,在伊斯兰体制中,所有宗教少数民族都完全享有自由和安宁。

鉴于此,伊朗宪法明确地强调捍卫宗教少数民族的权利、政治和社会自由,并且在伊玛目霍梅尼的政治和社会生涯中,社会公正是他首要考虑的问题。甚至为了杜绝少数民族的权利不因由大部分穆斯林组成的国家而遭到践踏,伊玛目霍梅尼还采取了反歧视举措。例如,在伊朗宪法第64条款中在阐述议会议员的选择机制时为宗教少数民族考虑到了特别权利,以便他们能够在议会中享有人民代表的独立性。根据这一原则,拜火教徒和犹太教徒各选一名议员,亚述人和恰尔达人中的基督教徒各选一名,南北亚美尼亚人中的基督徒各选一名。他们在议会中代表着宗教少数民族的利益。显而易见,在一个95%的人口为穆斯林的社会,议会中有宗教少数民族的5名议员是伊朗伊斯兰体制带着尊重宗教少数民族的态度实现政治公正的体现之一。

在伊玛目霍梅尼的思想中,政治公正的另外一个标准是承认人民群众监督领导人行为的权利,以及他们在命人行善、止人作恶的框架内提出批评的权利。根据伊玛目霍梅尼的观点,所有公民不仅有权利,而且还有义务监督所有政府负责人的行为,甚至还包括体制最高领导人——领袖。在这一体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无权利用自己的法律和政治地位来规避法律。伊玛目霍梅尼多次在讲话中强调指出,在伊斯兰体制中,所有负责人要做到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各为其主,各行其是。所有公民都应监督所有事务、所有人甚至是领袖。如果领导人犯错,人民有权提出抗议和警告。伊玛目霍梅尼就批评穆斯林领导人的问题强调指出,每一位公民都有权直接弹劾穆斯林领导人,并对他提出批评。而领导人必须做出具有说服力的答复。否则,如果他违反自己的伊斯兰义务行事,他就自动被解除了职务。

所有公民享有组建政治党派和组织、民间组织和工会的权利,有权举行抗议集会活动,这些是社会政治公平的另外一些层面。伊玛目霍梅尼认为,组建政治和民间党派及组织的最重要标准是遵守国家利益。伊玛目霍梅尼就此强调指出,不伤害人民利益的情况下组建任何党派和组织都是自由的,伊斯兰教确定了所有事务的界限。他不接受在组建党派和组织过程中有思想和政治界限。他认为,任何政治组织活动的条件是和平,远离暴力和武装冲突,不依附于外国,不削弱民族团结与和谐。这一点在伊朗宪法第26条和27条中明确地反映了出来。第26条说:在不损害独立、自由、民族统一、伊斯兰规则和伊斯兰共和国基础的条件下,可自由成立政治党派、社团、协会、商会,伊斯兰协会和少数宗教协会,不能禁止任何人参加这些组织或强迫参加某一团体。在第27条中说:在不损害伊斯兰基础的条件下,可自由举行不携带武器的集会和示威游行。

根据伊玛目霍梅尼关于政治公正的思想框架以及伊朗宪法,所有公民都有权选择和被选择以及参与国家的决策,有权监督负责人的行为。媒体、民间机构和法律机构作为人民的观察员有权监督政府负责人的行为,并可以提出批评。政治党派和组织、民间组织、工会都可以自由地展开活动,并向政府反映人民的诉求。总而言之,过去40年来,伊朗伊斯兰共和制根据伊玛目霍梅尼的教导致力于在社会上践行政治公正,尽管如此仍与理想的标准相差甚远。

 

 

 

 

标签

Nov 08, 2018 18:22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