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对脱欧投赞成票及美国人对特朗普投支持票,这些将使得新自由主义思想在全球经济体制中的主导地位面临挑战。似乎数十年来,新自由主义的方式已将全球经济大国凝聚在一起。但是目前全球经济正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是否仍有能力保护新自由主义理论和实践的框架,或者最终面对一些大国的经济保护主义倾向而屈服。

多年来经济新自由主义一直是许多国家国民经济以及国际经济体制所选择的道路。随着东方阵营的垮台并证明苏联社会主义的失败,新自由主义思想获得了更多的活动自由,从而使其理论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进一步传播。在这条道路上,除了诸如私有制资本主义框架之外,还要听从一双无形的手来平衡经济事务。并对经济自由、适用于社会需求的新理念以及满足社会的新要求做出强调。例如,在新自由主义看来,政府在管理中应当考虑到弱势群体的最基本要求。或者说,新自由主义者们比他们的前辈更多的强调忽略国家主权这一问题。新自由主义认为,各国之间的政治、地理和文化界限是阻碍国家之间自由贸易进程的因素,因此应当忽视这些因素。这一理念最终使得全球化现象在上个世纪后二十年出现。换句话说,全球化来自新自由主义心脏,这一经济方式在全球范围内占据优势。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新自由主义面临强烈的颠簸,并在很大程度上展现出其失败。这种方式的问题及其典型事例起初只是在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出现,但是自2010年开始部分发达国家也出现了这一问题。例如,着重强调自由竞争原则最终导致经济垄断现象出现,发达国家之间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新自由主义为了提高生产力、刺激经济和消除自由贸易阻碍,从地理边界到贸易关税不断寻找解决途径。在这一框架内,贸易联盟、区域性合作协议和国际自贸区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在诸如世贸组织、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或其他类似的数十种协议机构中,物质和人力资本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数千亿美元资本和数亿人力资源很容易地从世界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这种形式尽管在一段时间内能够确保发达国家的国家利益,但渐渐地就会展现出其问题和失败。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高度经济全球化陷入可怕的冲击中,开始出现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不稳定等现象,诸如失业、非法移民以及安全危险等不良现象席卷全球。

在对新自由主义思想中的极端行为做出的回应中,保守主义的疏忽大意逐渐呈现出来。在这种方法中,最主要的原则是在资本主义理论框架内维护本国能力。换句话说,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沉迷于基于资本主义理论基础之上采取保护主义政策,甚至不惜与新自由主义爆发不必要的冲突。保护主义所主张的优先政策与新自由主义的优先政策有所不同。例如,保护主义强调,为了保护本国产业免受国外竞争压力而对进口产品设定极高关税、限定进口配额或其它减少进口额的经济政策。采取这样方式的目的是通过经济增长,尤其是提高国内生产力从而应对与日俱增的失业率和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动的人力和财务资本。

从这一理论的核心中涌现出了实践主义,并蔓延至许多国家。英国人民希望在欧盟义务框架内在应对经济全球化需求中保护国内市场,他们因此对英国脱欧投赞成票。不久后,就在英国脱欧这一思想取得胜利的同时,在大西洋彼岸,唐纳德·特朗普也赢得了美国总统选举。预计,在未来几年中保护主义思想将在包括法国甚至是德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出现。

诸如唐纳德·特朗普、特蕾莎·梅和玛丽娜·勒庞等人都是保护主义的代表人物,他们反对自由贸易协议,对资本和人力资源自由流动实施限制,采取国内产业优先政策,为本国工人创造就业率并插手操纵自由市场。部分世界经济大国延续并扩大这一方式,这也将为其他想利用类似方式在应对保护主义政策冲击时捍卫自身利益和加强本国能力的国家的榜样。这种方式最终使得新自由主义被边缘化。

这就是为什么在最近几个月中,新自由主义捍卫者会对保护主义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采取的政策所产生的不良后果不断发出警告。甚至部分悲观者称,他们已听到新自由主义在全球大国之间发动类似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脚步声。尽管全球政治-安全机构以及自由民主制度绝不会允许在二十一世纪再次出现法西斯主义和席卷全球的战争。但是,毫无疑问,由于保护主义政策战胜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因此为管理越来越小的世界而展开的合作将会变少。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Mar 06, 2017 21:2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