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纳德·特朗普上台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提出了可能弹劾他的问题。

    美国总统的一些强烈批评者认为,特朗普没有资格担任该国总统。在过去50多天中根据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可以弹劾他。但是现在弹劾美国总统的条件是否成熟?为回答这个问题,应当首先对弹劾美国总统的程序进行研究。

    根据联邦宪法内容,对联邦所有官员包括该国总统均可以进行弹劾。尽管如此,与世界大部分国家相反,不能仅仅因为存在政治分歧或他们的行为遭到批评就对联邦官员进行弹劾。换言之,即使美国国会所有成员就某些问题与该国总统存在分歧,或不赞成他的行为,他们也不能提出弹劾要求。

    在这条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是对联邦官员提出司法起诉。实际上,如果联邦官员并没有违反法律,没有犯下重大罪行,很自然,他将不会面临起诉。这些罪行包括叛国、收受贿赂、社会严重罪行、在宣誓中作伪证等。在没有提出指控的情况下,弹劾包括总统在内的联邦官员的可能性将不存在。当然,总统与其反对者之间的权力斗争将在这场游戏中起有决定性作用。换言之,如果美国总统的反对者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伤害,或总统无法与其反对者进行适当交流,那么,在许多问题上他可以象平时那样去法院提起诉讼。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因性丑闻就出现这样的情况。

    美国的政治文件表明,为弹劾该国总统首先要确定一个特别检察官。由于美国总检察长是由总统任命的,将起诉美国总统的案件交给他任命的人一般而言是不可接受的。因此,美国总统在政治压力下将不得不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而此人除了向总检察长施加压力外还着手整理案件,并为调查案件包括讯问总统创造条件。如果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可证明美国总统犯有严重罪行的迹象,可将案件交由议会司法委员会裁决。如果该委员会成员赞同在议会进行更多研究,那么,案件将提交议会进行讨论。在这一阶段,拥有435名议员的议会将决定,是否需要成立调查对总统提出的指控的法庭。如果议会表决同意继续调查,起诉美国总统的司法案件将移交参议院进行研究。

    在参议院研究起诉总统的案件是弹劾总统进程的最后一个阶段。在这一阶段,联邦最高法院主席团将举行弹劾会议。在这些会议中特别检察官提出罗列的指控,然后,总统为自己进行辩护。参议员们也将监督和作证总统与特别检察官之间的辩论。实际上,他们扮演着陪审团成员的角色。在参议院司法调查最后参议员们将对被告犯下的罪过或罪行发表观点。如果大多数参议员确认总统有罪,那么,他将被罢免总统职务。在美国历史中至今共举行了16次弹劾联邦官员的会议。在这些会议中,一名参议员,一名部长,12名联邦法官,两位总统遭到弹劾。安德鲁·约翰逊在19世纪和比尔·克林顿在20世纪是遭到弹劾的两位总统。第一位总统被指控在内战期间在对待反叛州方面存在背叛行为;第二位总统被指控在与白宫女实习生莱文斯基发生的性丑闻有关问题上作伪证。在这两起案件中时任总统因不赞同罢免总统职务的议员数量超过赞同的议员而没有被罢免。查德·尼克松在1970年代在水门事件中也面临被弹劾的风险。但是在议会议员对水门事件展开调查前,查德·尼克松辞去了自己的职务,以至于他的名字没有被作为首位被罢免的总统而载入美国历史。然而,因这一举措,查德·尼克松成为美国首位辞职的总统。

    现在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弹劾美国总统的条件是否成熟?因多种原因,在目前条件下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首先,尚未看到唐纳德·特朗普犯下严重罪行的迹象。其二,有关档案还没有开放,特别检察官也没有任命。与此同时,参众两院均由共和党掌控。包括议会司法委员会在内的各委员会的工作日程以及参众两院议长均由共和党确定。尽管特朗普与共和党内部分批评者比如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之间存在严重分歧,但是显然共和党领导人不可能允许弹劾与自己出自一个党派的总统。当然,这一立场是可以改变的。如果有关美国总统可能违法的证据被披露,那么,在此情况下共和党人为与特朗普的违法行为划清界线,维护共和党在公众舆论中的地位将会同意对共和党总统启动弹劾程序,或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掌控参众两院或二者中的一个。在此情况下,国会提出司法起诉致力于弹劾总统的条件将成熟。

    尽管如此,特朗普的安全团队在进入白宫前与外国保持秘密关系问题使得美国总统的反对者找到了弹劾特朗普的机会。如果调查显示,特朗普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与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进行电话通话欺骗性问题有染,那么,此事有可能会导致对美国总统提出更多的指控。显而易见,美国国会共和党领导人将会对严厉对待和惩罚俄罗斯达成一致观点,而此举将是白宫无法接受的。如果白宫官员置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发出的警告于不顾,希望与俄罗斯及该国总统普京进行友好往来,那么,美国政治机构将会开启弹劾特朗普的程序。退役将军迈克尔·弗林因与俄罗斯人进行秘密电话通话而辞去国家安全顾问职务,此事将给特朗普以及支持与俄罗斯和解的人敲响警钟,即:他们不能跨越美国官方机构确定的红线。

 

Mar 12, 2017 20:56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