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独自宣传他的信念和观点时,他的影响范围是局限的。对于提升影响力和扩大个人观点和信仰有效且实用的方法之一就是以集体和组织的形式宣传。因此,在许多集会和抗议活动中我们看到人民就一些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引起广泛的反响。从这个角度来看,朝觐是每年在特定时间举行的人类社会中规模最大和最具组织性的仪式,并通过该仪式向世人传达了伊斯兰教的崇高信仰。真主早在1400多年前就向穆斯林教授了这一宣传方式,以便穆斯林宣扬真主的宗教,巩固穆斯林之间的团结和向世人展示伊斯兰教的强大。因此,是否可以说,朝觐只是个人和精神义务,与政治和社会无关?

纵观朝觐仪式就会明白,其教法目的就是安拉仆人在穆斯林大众群体中倾向安拉的途径和方式。换言之,朝觐就是个人与社会以及精神与政治结合的产物。如果朝觐的目的是个人功修,那么就没有理由要在特定的时间里完成,并使朝觐者面临许多问题。但是真主通过将伊斯兰教太阴历十二月确定为完成朝觐的日期,把这一伟大的天启义务变为穆斯林的一个大型集会。朝觐者在规定的时间里受戒,所有人穿一样的衣服-戒衣,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有人游转天方,在萨法和麦尔瓦两山丘之间奔跑,百万朝觐者在阿拉法特、马什阿勒最后在米纳山上夜宿,全部分三次向具有恶魔象征的石头投掷石块,谴责所有恶魔的力量并与之划清界限。在朝觐中个人功修与其他集体活动有关,反映了伊斯兰教的崇高信仰和穆斯林的强大。

《古兰经》经文谈到了朝觐的政治层面。《古兰经》筵席章第97节经文说:“安拉把克尔拜——禁寺——作为人们的支柱。”伊斯兰伟大先知在朝觐中的言行表明,先知从精神和政治两个方面关注朝觐。先知在解放麦加的第一年捣毁了古莱氏族的所有偶像。在第二年朝觐中,伊玛目阿里根据先知的命令宣读了《古兰经》忏悔章前几节经文。安拉及其使者向偶像崇拜者宣布解除条约的宣言,并给他们四个月的时间让他们确定自己的义务。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于他)在辞朝后根据真主的意旨宣布了伊玛目阿里是其继任者。事实上,先知利用穆斯林在朝觐这一伟大的集会上完成其重要的政治计划,而这样的工作也应当在今天的朝觐中完成。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在阐明《古兰经》和圣训中这些证据时认为,朝觐是功修与政治义务。他说:“朝觐自成为主命的那天起,政治层面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其功修层面的重要性,政治层面除了其政治性之外,其本身也是一种功修。”换言之,朝觐的政治意义与当今世界上流行的政治并不同,而是有其独特的道德一面,然而它是宣传真主宗教的一种工具。因此,朝觐的这一层面自身也是一种功修。令人遗憾的是,沙特政府作为朝觐仪式的举办方,却根据瓦哈比派信仰不承认朝觐的政治一面,并竭尽全力防止朝觐政治层面的出现。但是,朝觐的政治表现是无法阻止的。

展现穆斯林的团结和强大是隆重的朝觐仪式中最重要的政治工作之一。来自伊斯兰国家和非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参加朝觐仪式,对敌人们展现了穆斯林的尊严和强大。《古兰经》胜利章最后一节经文证明了朝觐的政治与功修义务。“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追随他的人们对逆主的人严厉,对教胞慈爱。”在朝觐中来自世界各国的穆斯林相互间是团结友善的,但是对于敌人却是严厉的,这只有参加过百万人和平友善集会的人才能感受的到。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朝觐的团结作用说道:“朝觐可以复活人心灵中的认主独一精神,可以使穆斯林伟大民族团结,可以恢复穆斯林的尊严和拯救穆斯林免遭屈辱。”

朝觐为实现穆斯林团结、相互了解和消除误解创造了必要的条件。伊斯兰敌人致力于在穆斯林内部制造分歧,而朝觐是各教派穆斯林之间消除误解和拉近各自观点的一次契机。伊斯兰各教派学者之间可以在伊斯兰团结大业上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令人遗憾的是,因沙特不重视朝觐这一难得的机会,使得伊斯兰各教派之间没有迈出对话和相互了解的有效步伐。然而,朝觐的宏伟场景和来自各国和各教派的穆斯林大众共同参加朝觐仪式,为伊斯兰教的团结、共识和统一创造了条件。

对伊斯兰敌人表示厌恶可以认为是朝觐的另一工作。因此《古兰经》胜利章最后一节经文称,伊斯兰教伟大先知及其追随者对教胞是慈爱的,对逆主的人是严厉的。但是《古兰经》经文明确阐释与偶像崇拜者划清界限,忏悔章第3节经文说:“(这是)安拉及其使者在大朝日向世人的公告:安拉及其使者与偶像崇拜者毫无干系。”因此,伊玛目霍梅尼说:“在朝觐仪式中与偶像崇拜者划清界限的口号是安拉使者命令的一个政治与功修口号。”对这一天启宗教及其追随者实施阴谋诡计的政府就是今天伊斯兰教的敌人,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就是当今世界邪恶势力之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就在朝觐仪式中与伊斯兰敌人划清界限的必要性说道:“朝觐的本质中有两个主要元素,在思想和行动中接近真主,避免身体和精神与偶像和恶魔接触。”因此,朝觐者在圣地参加盛大的集会是表达其划清与伊斯兰敌人界限的最佳时机。

在过去几年中,伊朗朝觐者与其他国家朝觐者一同隆重地举行与偶像崇拜者划清界限仪式,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就是当今邪恶势力的典型代表。但是,沙特政权却对这一反霸权主义仪式并不满意,1987年在美国的施压下,沙特政权对举行与偶像崇拜者划清界限仪式的广大朝觐者实施屠杀,造成数百名朝觐者在麦加伤亡。这一暴力镇压使得与偶像崇拜者划清界限仪式在之后的几年中在更严厉的限制中举行。显然,伊斯兰民族对伊斯兰敌人的不满和愤怒无法在这样的暴力镇压下得以平息。

    数十万朝觐者聚集在一起产生巨大能量,并且可以促进穆斯林相互认识与交流。伊玛目霍梅尼就此强调,朝觐可使穆斯林相互探讨在一年当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并为解决他们的问题提供机会。在当今世界大众传媒主要宣传的是列强奉行的政策,它们根本不会正确报导伊斯兰国家发生的事件。但是来自不同国家的朝觐者聚集在一起可以相互对话,交流正确的信息,而且还可对伊斯兰世界出现的问题群策群力出谋划策。美国干涉伊斯兰国家、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侵占巴勒斯坦、离经叛道的恐怖组织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和阿富汗等伊斯兰国家犯罪作恶,西方国家散布伊斯兰恐惧症,这些均是伊斯兰世界面临的严峻问题。尽管这些问题在朝觐这一盛会中被提出,但是假如沙特政府以有组织和正确的方式利用朝觐者参加盛大的朝觐活动这个机会,研究穆斯林存在的问题并为他们提供解决途径,那么,可以预见的是伊斯兰民族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将会得到改观。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Sep 05, 2017 20:2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