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回顾两年前发生的米纳惨剧,这一惨痛事件在穆斯林的脑海中无法忘却。

    穆斯林的五大功课之一就是前往下降启示的神圣土地——麦加,完成朝觐天房的仪式。朝觐是伊斯兰教五大支柱之一,穆斯林在伊历12月10日前往沙特阿拉伯麦加禁寺,在那里举行特殊仪式。朝觐是人类在独一无二的造物主面前展现自己的虔诚和敬畏精神。在伊斯兰教中,朝觐对于达到成年、自由、具有经济条件的人是主命。每年有来自全世界250多万穆斯林前往圣城麦加,参加此间举行的朝觐仪式。因此,朝觐季节对穆斯林来说是记忆深刻和充满恩泽的日子。但是在两年前,朝觐给我们留下了痛苦的记忆。沙特政府对2015年发生的朝觐惨剧做出的反应及其逃避责任的行为使那场惨剧留下的痛苦记忆虽然已过去两年时间但无法让人释怀。

    两年前,在完成一项朝觐功课即数百万穆斯林在米纳举行射石打鬼仪式时发生一场人道主义惨剧。根据非官方统计数据,约有8千人因人群拥挤踩踏和天气炎热而遇难。一般而言,鉴于200多万人在麦加一个特殊地方聚集在一起,应当考虑采取特别措施,使穆斯林能够有条不紊井然有序地完成自己的功课,而制定计划、维持秩序和保障朝觐安全的责任应由沙特家族统治者承担。但是2015年的朝觐季节却充斥着不负责任和朝觐者的生命面临的各种危险。他们面临的首个危险是禁寺院内的塔吊发生倒塌事故。该塔吊是最大的塔吊,因该塔吊和另外多座塔吊正在执行沙特人所谓的扩建禁寺的工程项目,以至于在朝觐时节大量人群在禁寺里穿梭往来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从该宗教圣地拆除重型塔吊。在2015年9月15日,也就是伊历1436年11月27日禁寺发生重型塔吊倒塌事故,造成107名朝觐者遇难,238人受伤。

    在这一惨重事件发生后,更为惨痛的灾难正在等待着数百万朝觐者。2015年9月24日,古尔邦节的早晨,大批大批的朝觐者根据每年的惯例从马什阿勒荒漠前往米纳,以便他们在此地住留的第一天向象征恶魔的标志投掷石头。但是沙特安全部队封锁了大路,并将人群引向小道,而且还关闭了这条狭窄道路的出口。朝觐者越集越多,约有8千人在烈日的照射下因这条道路上发生拥挤和踩踏而失去生命。对这一惨剧负有责任的沙特官员不仅没有向朝觐者提供及时有效的帮助,而且因迟迟未展开救援行动,又有许多急需帮助的朝觐者失去生命。从而,在2015年古尔邦节,在米纳发生了惨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沙特家族对这起惨剧做出的反应比惨剧本身更可怕。自称为两圣地公仆的那些人不愿承担其在此方面肩负的责任。他们认为,朝觐者自己对发生这场惨剧负有责任。《消息报》就此写道,尽管沙特官员因自己无能管理朝觐事务应当道歉请求广大穆斯林的谅解,但是他们不仅没有向米纳惨剧遇难者家属道歉,反而厚颜无耻地认为,其他人对此次事件负有责任。令人惊讶的是在米纳惨剧发生后不久,沙特国王萨勒曼·阿布杜阿齐兹因所谓的成功举行朝觐仪式而向沙特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表示祝贺。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以464人遇难而成为米纳惨剧的最大受害者。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领导人在米纳惨剧发生后从一开始就做出极大努力,向其他朝觐者、幸存者提供帮助,寻找遇难者遗体,并将他们运回伊朗国内。在朝觐者回国,米纳惨剧更多遇难者遗体运回国内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负责人把法律调查米纳惨剧列入其工作日程之中,以便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令人遗憾的是沙特阿拉伯根本没有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提出的倡议和做出的努力做出回应,伊朗提出的倡议包括双方共同做出努力、建议通过伊斯兰合作组织成立伊斯兰真相调查国际委员会,甚至地区部分伊斯兰国家为调查朝觐期间发生的灾难产生的影响和后果自愿做出努力等。所有朝觐者在朝觐期间都投入了保险,沙特政府有责任向遇难者家属和朝觐受损者支付保险费,因为他们是因沙特家族政权的疏忽大意和管理不善而失去生命的。现在米纳惨剧已过去两年时间,但是米纳惨剧遇难者的档案还没有公开,沙特政府以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这个问题。沙特家族统治者在米纳惨剧以及在该惨剧做出的反应中暴露出自己的不负责任和无能接待朝觐者的行为。他们打着两圣地公仆的旗号,在极端信仰和瓦哈比派错误理解先知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教教义的框架内致力于充当阿拉伯国家领袖。沙特家族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制造的危机、向离经叛道的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提供援助、杀害反对瓦哈比派极端信仰的穆斯林,这些都是在打着两圣地公仆虚假幌子下进行的。对2015年米纳惨剧遇难者家属和受损者熟视无睹逃避责任就是沙特统治者在穆斯林各民族当中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结果。而沙特政府对米纳惨剧做出的反应、其对该惨剧逃避责任以及叙利亚和伊拉克得到沙特支持的离经叛道的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遭到失败不仅对穆斯林,而且对整个世界揭露了沙特偏离正道的瓦哈比极端僵化信仰的本质。

 

Sep 05, 2017 21:00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