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伊核协议问题60天期限的结束,美国国会又将球踢给了白宫。

此前,白宫将球踢给了国会。现在国会再一次将球踢给了美国总统,让他关于其所谓的“美国史上最糟糕的协议”做出决定。

美国白宫和国会之间就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踢皮球,是从今年10月13日因特朗普在采取有悖于国际社会要求的举措中拒绝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而开始的。10月13日,特朗普对伊朗提出莫须有指控,首次声称他不能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然而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是国际原子能机构专有的权利,该机构在其所有报告中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然而,美国总统在继续敌视伊朗和伊核协议中以及引用该国国内的一条法律声称,他不能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

2015年,美国共和党人控制的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总统每90天关于伊核协议提交一份报告。在《伊朗核协议审议法案》中,如果美国总统不能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国会将有60天的时间关于重启被暂停的核制裁或通过新的对伊制裁做出决定。这一期限从10月13日开始生效。特朗普在针对伊核协议发表的争议性言论中要求国会和华盛顿的欧洲盟友为他所谓的伊朗践踏伊核协议或伊朗采取具有挑衅性的导弹和地区活动而采取措施。因此,伊核协议的球又被踢给了美国国会和欧洲。

在特朗普此番言论发表后的前几天中,美国国会充斥着反伊朗的气氛。部分国会议员在发表的极端言论中承诺,将对伊朗和伊核协议做出一些决定。他们主要是以鲍勃·科尔克和汤姆·科顿为首的共和党人。这两名议员提出一项计划,在该计划中建议如果伊朗试射导弹或增加导弹射程,将重启对伊朗的核制裁。部分国会议员要求重新进行核谈判并对伊核协议增加部分新的条款。比如在伊核协议中加入伊核活动的时间限制或成为永久性的。或者提出停止伊朗关于产生新一代离心机进行的研发,而通过其中的任何一项计划都有可能使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流产”。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多次宣布,任何时候绝不会重新进行核谈判,也绝不会在该文件加入任何一个条款。伊朗同时也明确宣布,关于其国防能力其中包括导弹能力绝不会进行任何谈判。与此同时,欧洲向美国官员其中包括该国的参议员表明,绝不会为完善和更新伊核协议内容而进行谈判。因此,美国国会有两种选择,要么取消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要么按照国际社会的要求行事。

此前,世界上所有有影响力的国家和机构如联合国、欧盟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曾警告,如果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将导致华盛顿被孤立以及大西洋两岸之间产生裂痕。甚至美国部分现任官员间接地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但是无论美国对伊核协议做出多少承诺,还是其盟友的不满均对包括议员在内的美国决策者之间出现的犹豫不决产生影响,他们担心伊朗做出适当的反应。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警告称,如果美国重返核制裁,那么伊朗将放弃执行伊核协议,伊朗的核活动从数量和质量的角度来讲恢复到谈判之前的水平。这一威胁导致美国放弃为破坏伊核协议做出的任何努力,甚至科克尔和科顿提出的、且得到白宫支持的计划也从工作日程上删除。科尔克宣布,因为通过此类法案没有达到法定人数,以及回应欧盟的强烈要求,放弃了将伊朗核制裁与该国导弹计划联系在一起的计划。与此同时,也放弃了对伊核协议增加新的条款。

国际问题专家、日内瓦国际研究所成员里萨·纳斯里说:美国国会立法者关于伊核协议采取决定的期限已经结束了,尽管唐纳德·特朗普要求改变伊核协议,但是这些极端议员最终也没能取得任何目的。

甚至美国国会在60天的期限中不愿在《伊朗核协议审议法案》中进行改动,以此不要迫使特朗普每90天关于伊核协议提交一份报告。特朗普的部分幕僚告知国会,美国总统不想面对证实伊核协议的问题。因此他在10月份拒绝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但是似乎特朗普的这一要求没有得到国会的同意,根据2015年通过的法案内容,特朗普必须在2018年1月再一次就伊核协议宣布其决定。这是在此情况下进行的,即:欧盟也没有按照美国总统的要求对伊朗采取实质性举措和迫使该国重新审视其导弹和地区活动。在过去60天中,除了个别几个欧洲官员发表不负责任和干涉性言论之外,伊朗与欧盟的关系不断扩大,这表明特朗普为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的第二个条件也没有实现。

现在,关于美国是否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再一次掌握在美国总统的手中。可能会出现三种闹剧,第一种闹剧就是明年1月15日,与今年10月份相反,特朗普宣布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并将此举的责任决策权推给国会和欧盟。第二种闹剧就是特朗普除了拒绝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外,并且将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第三种闹剧就是美国总统再一次拒绝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并且将球踢给国会。

第一种闹剧因特朗普反对美国上届政府采取的举措,第二种闹剧因担忧伊朗对放弃伊核协议承诺中做出反应而不会发生。因此,第三种闹剧,即:白宫和国会之间关于伊核协议继续踢皮球是最有可能发生的。美国希望通过采取这一政策使伊核协议的未来变的扑朔迷离,把伊朗从核协议中获得经济和贸易利益降到最低。在过去两年中,美国各届政府无论是奥巴马政府,还是特朗普政府都致力于通过扩大伊朗恐惧症以及恐吓包括西方银行家和投资者在内的经济活动人士阻止他们与伊朗进行广泛合作。在美国总统宣布是否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中搁置伊核协议可能对全面执行该协议造成损害。美国根据伊核协议内容承诺,不要采取使伊朗从取消或暂停核制裁中获得更多利益的举措。然而,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的美国官员要求欧洲国家领导人和经济与贸易领域的活动人士谨慎与伊朗交往。这种行为遭到伊朗的强烈抗议,伊朗议会议员在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联合委员会举行的会议中正式对美国的这种行为提出抗议,并且宣布他们以模糊的态度对待该全面协议。预计,如果美国国会和白宫继续踢皮球,伊朗将做出适当的反应。同时,美国政府对伊核协议长期采取模糊政策将会适得其反,在白宫和国会害怕取消该协议被确定后,经济活动人士对与伊朗扩大合作的担忧将会减少。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标签

Dec 30, 2017 19:14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