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是由部分欧洲联盟成员国组成的货币同盟,这些国家采用欧元为其通用货币。欧洲中央银行负责制定欧元区统一的货币和金融政策。该银行由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和由各成员国中央银行行长组成的理事会进行管理。除了英国和卢森堡之外,其他欧盟国家承诺,当他们达到进入欧元区的标准后,他们就会加入欧元区。

至今没有任何国家退出欧元区。目前,在欧盟28个成员国中,有19个国家是欧元区成员国。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欧元区许多国家卷入了这场重大危机,这对他们的经济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这些国家包括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法国和部分东欧国家。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不仅让许多国家出现预算赤字和国债累累,而且还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失业率增加产生了负面影响。

目前,欧元区在采取有效措施和政策应对欧盟成员国主要困难例如失业、预算赤字和经济萧条方面遭受痛苦。就像欧洲统计局所宣布的那样,2017年8月,欧元区的失业率超过9%。该问题表明:失业率居高不下是欧元区国家和整个欧盟的主要问题之一。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伯特-科里约说:“高失业率和没有有效利用劳动力将导致减少未来工人的工资。”

欧盟和欧元区为战胜这场空前的经济危机所提出的总体政策就是采取大规模的经济紧缩政策,特别是降低社会和福利成本、调整公共机构的人力资源、增加退休年龄和增加税收来减少政府开支。与此同时,部分国家例如希腊和爱尔兰为了帮助清偿债务和继续开展经济活动而从欧洲和国际机构获得了巨额贷款。采取经济紧缩政策给这些国家的人民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减少收入、减少福利、社会、教育和卫生服务、失业率增加,最终导致贫困人口。该问题在这些国家引起了普遍的不满,因此,人民关于不要追随欧盟和欧元区制定的金融政策的要求日益增加。

也许正因为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警告道,如果欧元统一货币的未来和欧洲一体化进程在欧盟和欧元区的框架内不进行任何根本性改变,那么希望的前景将不复存在,社会将面临不稳定局面。与此同时,英国退欧问题更是闹得沸沸扬扬,鉴于英国退欧问题对包括欧元区在内的欧盟的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这将严重阻碍欧元区成员国的经济增长前景。与此同时,欧洲货币和金融机构也清楚地认识到,解决欧元区危机的关键是为促进欧元区国家尤其是希腊、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的经济和减少失业率寻求途径。如今,欧元区重要国家尤其是德国和法国支持在欧元区进行的重要改革,尤其是该货币地区的不利局面将为欧洲极右翼政党如法国国民阵线党和德国另类选择党宣传法国和德国离开欧元区,并返回本国货币创造合适的气氛。

鉴于一些因素例如欧元区的不利局面、在财政、经济、国防和社会政策方面缺乏共识、欧洲极右翼党派的扩大、欧盟两个重要国家首脑也就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达成这一共识,即应尽快为在欧盟和欧元区进行结构性改革采取措施。与此同时,希腊和葡萄牙等其他欧元区国家为摆脱金融危机而被迫遵守欧元区所制定的政策,所以对此表示不满。实际上,欧盟和欧元区两个主要国家也就是法国和德国就在欧元区进行根本性改革达成共识和做出强调是为了改善欧元区一些受危机影响的国家的状况。马克龙在其总统竞选宣传中称,为应对民粹主义,在欧元区进行改革是势在必行的。他还就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职位做出强调。默克尔也同意组建货币联盟,但她宣布,她将期待法国总统的行动。她还宣布,已经为执行体制改革和新的协议做好了准备。马克龙是欧盟和欧元区改革的主要倡导者。法国总统就此问题说:“进行重大改革不仅在欧盟,而且在整个欧元区都是势在必行的。我们已经为执行体制改革和新的协议而做好了准备。”马克龙希望在欧盟的合作中能够发生巨大的转变,其中包括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和欧元区议会,以便监督欧元区的统一财政预算。马克龙是欧盟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支持者,在该框架内,他就欧洲团结和欧洲各国采取协调统一政策的必要性做出强调。马克龙认为,强大的主权、使用欧元作为统一货币在强大的支撑下抗衡其他货币和欧洲国家之间的货物自由流通等问题对于欧盟的生存至关重要。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2017年9月13日在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发表年度“盟情咨文”,他关于欧盟的状况提出了2019年之后欧盟的前景。他说,所有欧盟国家将使用欧洲统一货币——欧元。与此同时,将在东部边界建立一个不受控制的边界地带。根据容克的建议,将设立欧盟财政部长和欧洲货币基金。德国、法国和东欧国家官员也对容克的演讲做出了积极的反应。法国和德国作为欧洲两大经济体在金融一体化领域所考虑的改革是协调经济政策和合资项目。在该领域进行的改革措施就是设立“欧洲货币基金”(EMF)。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师卡斯滕-布尔泽斯基说:“欧洲货币基金将会使欧洲问题在没有外部势力干涉的情况下得到解决。”专家们认为,该基金组织可以充当欧元区国家的财务主管。看来欧元区两个重要国家也就是德国和法国的改革计划在决定这个地区的未来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欧洲政策中心首席研究员约瑟夫-简宁认为:“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德国人对欧洲一体化的信心有所增加。德国在新欧洲的领导中将发挥主导作用。”

在欧元区的改革领域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就是关于金融和经济政策以及欧元区如何摆脱经济困境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是在该领域的重要理念,即双速欧洲现在却变成了欧盟贫富之间的主要分界线之一。而且法国与德国之间关于改革的性质和类型以及应当根据这些改革在欧盟和欧元区形成的机构类型也没有完全达成共识。法国和德国都希望在各自目标和利益的框架内执行这些改革。因此,这两个国家关于优先事项和解决方案存在观点分歧。在默克尔看来,在基本条件准备就绪的情况下,可以将设立欧洲共同财政部列入欧元区工作日程之中。马克龙认为,欧元区改革至关重要。他就制定欧元区共同预算和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职位做出强调。欧盟委员会也对法国总统为在欧盟和欧元区进行金融改革的计划感到担忧。鉴于这些,最大的反对之声来自德国自由民主党,该党曾是安格拉-默克尔在组建德国新政府时的潜在的联盟伙伴,尽管最终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寻求和自由民主党及绿党组建联合政府的努力以失败告终。德国驻巴黎大使尼古拉-迈尔-兰德鲁特说:“德国目前无法回应马克龙的建议细节,因为为实现这一目标,存在‘一个多数和一个政府’是必不可少的。”实际上,组建德国新政府的不确定情况的持续不仅会对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地位产生负面影响,而且还会导致欧盟官员对欧盟和欧元区改革计划的不确定性产生的担忧日益增加。这一情况引起了马克龙的不满,但这也是欧元区改革的主要推动力。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标签

Jan 07, 2018 21:22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