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国具有争议和民粹主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7年1月上台以来,我们看到大西洋两岸国家出现了诸多分歧和裂痕。事实上,不同立场以及在某些时候特朗普在不同问题上与欧盟立场相悖已经变成了大西洋两岸国家关系的特征之一。

如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费代丽卡·莫盖里尼等欧盟高级官员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欧盟两个关键国家领导人,无论是在双边关系还是国际重大问题等关键领域对特朗普的立场持不同看法。特朗普所采取的立场和行动以及他的行政命令不仅引起他们的批评,而且现在我们还看到欧美关系正在从战略合作关系向伙伴关系发生本质性改变。鉴于特朗普的专制外交和经济政策,实际上大西洋两岸国家关系现在已变得复杂起来。正如许多分析人士所说的那样欧美已分道扬镳。俄罗斯战略和政治研究所所长弗拉基米尔·扎哈罗夫在谈到特朗普采取包括对伊、俄、朝制裁在内的单边举措时表示,美国采取新举措事实上是想削弱欧盟和打击欧洲国家。大西洋两岸伙伴国家之间出现的最新争议就是特朗普对古都斯所采取的立场。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2月6日在地区和国际社会广泛反对下宣布:美国承认古都斯为以色列政权首都。特朗普还要求美国国务院提交一份将该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预案。尽管美国国会于1995年10月通过法案,授权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但是美国各届政府自那时至今一直因担心公众舆论以及各国对此做出反应而拒绝执行国会这一法案。特朗普在此方面成为先行者表明,他特别关注以色列政权的非法要求。古都斯市于1967年被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占领。特朗普声称,这是在兑现其竞选承诺。他指控美国前总统违背其在此方面做出的承诺。总而言之,特朗普的举措无论是在巴勒斯坦国内、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还是在国际社会上都引起了史无前例的回应。国际机构及各国官员就特朗普反巴勒斯坦举措对所谓的巴勒斯坦妥协谈判产生负面后果发出警告,尤其是西方阵营中的欧盟对该问题采取的立场和做出的回应更值得关注。欧盟和欧洲国家对特朗普的这一举措表示反对。甚至美国的战略盟友英国首相特蕾莎·梅都称特朗普的这一举措是非建设性的,并对此提出谴责。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费代丽卡·莫盖里尼在批评特朗普的这一举措的同时认为,他承认古都斯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的举措是华盛顿破坏世界和平与稳定以及使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而做出的努力无效采取的单边决定。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紧接着强调:必须遵守和解进程和组建巴勒斯坦国家。莫盖里尼12月7日宣布:缺乏对组建一个拥有主权、首都和立法机构的独立巴勒斯坦国的远见是地区安全的一大威胁。鉴于此,似乎欧洲认为,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上是时候该与美国分道扬镳了。现在事实上特朗普对古都斯采取的立场已陷入僵局,现在需要建立另一个地区和国际框架来推动直接和平谈判进程。莫盖里尼说,这一对话必须在约旦和埃及的参与下继续进行。当然,欧洲对此采取的立场不仅限于莫盖里尼发表的讲话和部分欧洲国家领导人谴责特朗普的举措,而且我们还看到欧洲在此方面采取的联合行动。

                      

 

欧盟在联合国安理会的4个成员国连同德国在12月8日安理会会议后在一次史无前例的行动中就特朗普的举措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在此方面,法国、瑞典、英国和意大利安理会常任和非常任理事国连同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认为,美国承认古都斯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的决定违反安理会决议,也无益于中东和平进程。该声明写道:“古都斯的状况必须通过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对话达成最终共识才能明确。欧盟的坚定立场是古都斯最终应当成为巴以双方的首都。在此之前,我们不会承认任何一方对古都斯的主权。”该声明还写道:“根据联合国法律和相关决议,我们认为圣城古都斯是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一部分,最终的协议应该以1967年7月4日的边界和双方的土地交换协议为基础。欧盟不承认对1967年以前边界的任何改变,除非巴以双方另有协议。” 应安理会一半成员国要求召开的会议,完全孤立了美国,除了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代表之外,所有国家都一致反对美国政府的决定。

 

鉴于欧洲和美国对保护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以及物质和政治支持该政权保持一致,特朗普认为,欧洲国家不会反对他的这一决定,或最多是作秀式的反对。但是欧盟采取的严厉立场以及欧洲五国在此方面发表的联合声明表明,现在必须将对古都斯未来所产生的分歧列入大西洋两岸国家正在增长的分歧列表中。欧盟对巴勒斯坦问题采取的立场是支持通过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两个国家的解决方式。在此方面,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费代丽卡·莫盖里尼在2017年3月认为,建立两个独立国家的解决方案是实现长久和平的最佳解决途径。她说,欧盟在此方面的政策不会改变,耶路撒冷必须是两个国家的首都。我们支持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生活。除了这些立场外,欧盟还在此方面迈出了有效的步伐。德国汉堡大学和平与安全政策研究基金会成员玛格丽特·约翰逊认为,欧盟并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建立一个巴勒斯坦政府。在此方面,欧盟一直都发表声明反对以色列政权对巴勒斯坦人民采取侵略性行动,最多也是对此实施制裁。国际救援组织近东事务处负责人特斯菲利尔·库罕说:欧盟没有这个意图,也没有帮助结束以色列占领的立场。自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在其第一任期内基于建立两个国家的解决途径基础之上提出所谓的“路线图”和平计划起,其后的每届美国总统都至少在表面上支持这一计划。然而,现在,特朗普却承认古都斯为以色列政权首都,事实上是在强调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1967年被占领土上继续存在甚至扩大,否认巴勒斯坦人有关将圣城古都斯作为巴勒斯坦独立国家首都的权利,事实上就是放弃了建立两个国家的解决途径。这是在特朗普上台以后在其政治姿态中任命其女婿库什纳为中东问题特使,特别是作为巴以和解调解员的角色所确定的。但是,特朗普最近的决定让库什纳使命的哲学基本性备受质疑。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他在诸多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和举措都令欧洲不满和愤怒。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决定、反对美欧双边自由贸易协议、在经济领域的保护主义政策、他频繁要求北约欧洲成员国增加军费和他们在北约的份额,以及特朗普反对伊核协议和加剧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的因素,这些都是导致欧美出现裂痕的因素。现在特朗普承认古都斯为以色列首都的问题成为布鲁塞尔和华盛顿之间出现分歧的问题。可以预测,随着特朗普坚持自己的决定,不顾全球反对这一问题,大西洋两岸国家的分歧进程加速,欧洲国家在国际问题上采取更加独立的立场。政治问题专家克里斯蒂安·威帕尔福尔特认为,对于德国、其他国家以及欧盟而言,必须以更加强大的实力去独立和单独行事。欧洲国家认为,鉴于世界各国广泛反对唐纳德·特朗普在包括古都斯问题在内的诸多问题上所采取的政策,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很快被孤立,最终导致美国无法增加实力。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Jan 08, 2018 20:4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