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世界当前的状况表明,正如过去一样,伊斯兰的敌人们与部分阿拉伯国家狼狈为奸针对穆斯林策划各种阴谋诡计。这些阴谋是在伊斯兰世界出现分歧的情况下执行的。但是穆斯林通过保持觉醒、团结以及抵抗能够在敌人面前取得成功。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谈到了伊斯兰世界爆发的一些危机,尤其是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策划的阴谋以及遭到惨败。该极端恐怖组织灭亡意味着其支持者尤其是沙特政权遭到了失败。当然,沙特政权不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危机中遭到了失败,而且在对也门发动的侵略战争中也遭到了失败。沙特军队从2015年3月26日开始对也门发动大规模空袭。与此同时,还对也门实施了海陆空封锁。有几个阿拉国家表面上附和沙特政权,而他们中只有阿联酋采取实质行动。在沙特向也门发动的空袭中,至今已经造成数万名妇女、儿童在内的平民伤亡。另一方面,也门军队和安萨鲁拉运动向沙特腹地的军事基地发动导弹袭击,令沙特官员感到担忧。与此同时,沙特的最后一颗棋子、也门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去年12月4被也门抵抗运动打死使他们更加绝望。鉴于此,沙特在也门军队和抵抗运动面前遭到失败以及战争久拖不决使该政权无法自拔。

沙特战舰海上封锁也门导致该国人民无法获得食品和药品,以及霍乱等传染病在该国蔓延。也门人民因饥饿、疾病以及战争而出现的凄惨状况促使联合国在2017年为阻止屠杀也门平民做出更多的努力。去年9月6日,联合国将沙特列入践踏儿童权利的黑名单中。并宣布,10名也门儿童中有8名儿童营养不良。一些医院因病人数量太多以及药品和医疗设施匮乏而无法向病人提供医疗服务。但是沙特政权仍阻止联合国向也门提供食品和药品援助。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沙特政权非人道对待也门人民是因为他们在战争中遭到的失败。不管怎样,沙特家族政权都将遭受更大耻辱和孤立。

沙特不仅干涉叙利亚、伊拉克以及也门,而且从2011年巴林爆发反独裁者人民起义起,直接和间接镇压该国人民。巴林统治者事实上一直对沙特的政策言听计从,因此该政权至今一直镇压巴林人民渴望自由以及政治改革的诉求。去年,在巴林人民举行革命的同时,阿勒哈里发政权继续镇压、逮捕以及杀害抗议者。另一方面,巴林一家最高法院2017年5月21日以经济腐败的莫须有借口判处巴林革命领袖谢赫伊萨·卡希姆一年监禁,并没收其财产。第二天,阿勒哈里发政权官员袭击了谢赫伊萨·卡希姆的住宅,造成两人遇难,200多人受伤之后将他逮捕。这位巴林著名的什叶派穆斯林宗教学者现在被软禁在他的家里,而且他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沙特政府采取的另外一个举措就是同埃及、阿联酋以及巴林从去年6月5日开始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这些国家采取这一突然决定的原因是声称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卡塔尔与土耳其和伊朗保持友好关系以及正式承认哈马斯为巴勒斯坦人民的代表。然而,沙特本身就是大多数极端恐怖组织的主要支持者。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的这些国家关闭了其与卡塔尔的海陆空通道。这些国家向卡塔尔提出了13条要求以恢复关系,卡塔尔没有接受这些建议。然而,沙特等国期待卡塔尔尽快接受他们的要求,然而多哈拒绝了这些侵犯其主权的要求。

在这之中,沙特国内的局势也动荡不安。32岁的沙特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被任命为国防大臣。2017年6月21日成为王储。他在叙利亚、伊拉克、卡塔尔以及也门采取的干涉外交政策都遭到了失败,但是他声称要在国内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从去年11月4日开始以财政腐败为借口逮捕了多名沙特位高权重的王子们。他们获得自由的条件就是交出他们的大一部分财产。表面上,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通过这一举措打算单方面加强他的地位,以及保障因干涉各国内政带来的庞大的预算赤字。但是,没有人能够说出萨勒曼国王及其儿子拥有的财富。

去年,沙特政权加大了镇压什叶派穆斯林的力度,造成数十名什叶派穆斯林遇难,数万人被迫离开其家园。沙特家族政权以修建一座商业大楼为借口对阿瓦米耶市一些古老的房子进行破坏,并强迫什叶派穆斯林搬家。

2017年,巴勒斯坦也经历了很多事件。在这一年中,部分阿拉伯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之间的友好关系被公开。沙特政权公开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进行合作。一支巴林非政府机构代表团访问了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当然,麦纳麦多年来一直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保持着关系。

另一方面,去年巴勒斯坦各组织为组建民族团结政府迈出了步伐。在哈马斯决定将加沙地带的管理权移交给巴自治机构后,去年10月1日双方签署了组建民族和解政府的协议。这份协议引起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不满。以色列政权内阁为继续进行所谓妥协谈判提出了一些条件,其中包括正式承认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以及哈马斯放弃抵抗等。

2017年年底,巴勒斯坦最重要的局势变化就是去年12月6日发生的事件。这一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并将其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该立场激起穆斯林的愤怒,甚至是华盛顿欧洲盟友的强烈反对。在联合国在美国否决谴责该国将其大使馆迁往古都斯的决议之后,联大会议以128张赞成票和11张反对票对此举提出谴责。与此同时,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伊斯兰合作组织首脑峰会也反对特朗普的决定,并认为,古都斯为巴勒斯坦国永久首都。另一方面,巴勒斯坦人民为抗议美国总统厚颜无耻地承认古都斯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首都,该政权袭击阿克萨清真寺以及继续兴建犹太人定居点从十月初举行第三次巴勒斯坦起义。此次人民起义至今已经造成200多名巴勒斯坦人遇难,数千人受伤。

去年,伊斯兰世界发生的另一个令人痛心的危机就是缅甸罗兴亚穆斯林危机。自2012年以来,尽管国际社会抗议,但屠杀缅甸罗兴亚穆斯林仍在持续。缅甸极端佛教徒与政府军狼狈为奸集体屠杀该国罗兴亚穆斯林。至今已经造成数千名罗兴亚穆斯林遇难,房屋被烧以及62万缅甸罗兴亚穆斯林无家可归。屠杀缅甸穆斯林的短片和视频令人感到震惊和发指,并且展示了缅甸若开邦罗兴亚穆斯林的悲惨状况。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缅甸政府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对该国的种族屠杀保持沉默,现在仍力图将种族屠杀轻描淡写。缅甸政府甚至还不允许联合国报告员前往危机地区,这也表明了缅甸穆斯林的悲惨状况。

伊斯兰世界的局势变化表明,伊斯兰的敌人们与部分阿拉伯国家狼狈为奸针对穆斯林策划各种阴谋诡计。这些阴谋是在伊斯兰世界出现分歧的情况下执行的。但是伊斯兰各民族保持觉醒、团结以及抵抗能够使穆斯林在敌人面前取得胜利,因为这种方式已经在打击和消灭达伊沙极端恐怖组织中得到了实践。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再会!

 

标签

Feb 05, 2018 15:45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