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相继遭到失败证明:该恐怖组织的支持者奉行的政策遭到了失败。过去数年里的调查显示,美国和部分欧洲政府以及中东地区的美国盟友尤其是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不仅是达伊沙恐怖组织的资金保障者,同时也是该恐怖组织在国际范围内的政治庇护者。

    显而易见,达伊沙恐怖组织头目完全处在美国和耶路撒冷侵略政权政策的控制之下。因此,所有反对美国在推行全球霸权政策的国家都面临着该恐怖组织的威胁。就此,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夏季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说:“被称为“伊斯兰国”的恐怖组织企图在中亚一些国家和俄南部地区制造动乱”。俄总统通过援引现有的报告宣布:“达伊沙为在俄罗斯周边地区制造动乱已制定好了新计划”。

    作为支持全球恐怖组织其中包括达伊沙恐怖组织的美国政客得出了这一结论,即:阿富汗是繁殖达伊沙和向全球输送该恐怖组织成员的最佳温床。阿富汗圣战组织领导人穆罕默德·阿明·弗罗坦就此说:“达伊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在地区政策的产物。只要美国向恐怖组织尤其是达伊沙恐怖组织提供资金和军事支持,其它恐怖组织也将会继续将屠刀挥向无辜平民”。

    穆罕默德·阿明·弗罗坦在接受本台普什图语台的采访时表示:“在反恐方面白宫官员没有打击离经叛道恐怖组织的实意。美国为了维护和保障其在地区的利益,伙同以色列和沙特一手扶植了达伊沙恐怖组织,并利用该恐怖组织实现自己的利益”。

    阿富汗国民议会议员毛拉纳·阿卜杜拉赫曼·拉赫马尼就此说:“美国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名义欺骗了阿富汗人和世人长达16年,如今该计划或该计划的名义再次被提了出来,也就是利用比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组织更为凶残的达伊沙计划。现在美国又强调打击该邪恶组织,并通过展示达伊沙丑恶和非人道行为,让阿富汗人和地区及世界人民对该邪恶组织不断扩大感到恐惧。盘踞在阿富汗的达伊沙恐怖分子不会从天而降,因此美国在达伊沙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形成方面起有作用是昭然若揭的。

    达伊沙恐怖组织在阿富汗的存在引起了该国周边所有邻国的担忧,这些国家担心恐怖活动尤其达伊沙恐怖组织会渗透到他们的国家。阿富汗是连接中亚、西亚和中东国家的分界线。在中亚国家之间,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坐落于阿富汗北部。可以说这三个国家是达伊沙恐怖组织进入中亚国家、南高加索、俄罗斯和东欧及中欧的大门。

    巴基斯坦、伊朗和中国分别位于阿富汗的东南部、西部和东北部。这些国家无一幸免于达伊沙恐怖组织的祸害。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给阿富汗所有邻国制造竞争对手是该国的一贯手段。与此同时,美国为了向俄罗斯边境地区延伸制定了很多计划,其中之一就是威胁和恐吓。

    事实上,高加索地区就像一个火药桶,该地区将因达伊沙恐怖组织而面临严重威胁。过去两年里,俄罗斯和南北高加索发生的令人痛心疾首的恐袭事件对于该地区尤其是南高加索地区来说是一种威胁。2015年5月,达伊沙恐怖组织在北高加索地区成立了该恐怖组织的分支。该恐怖组织情报负责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在宣布该消息时,对该恐怖组织在高加索地区的支持者表示祝贺。并宣布:“一个名叫卡达利的人将作为该恐怖组织在高加索地区的负责人”。

阿塞拜疆国家安全前副部长萨拉赫丁·阿克巴尔分别于1992年和1993年接受了该国一家新闻网站的采访,他就该问题表示:“国际恐怖主义正在不断蔓延。2014年在美军撤离阿富汗后,国际恐怖主义估计会向高加索和中亚地区转移。如今,恐怖组织已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了高加索和中亚,这是一个严重威胁,并且极有可能成为现实。达伊沙恐怖组织曾多次向阿塞拜疆共和国发出了威胁。

由于中亚各国普遍存在经济问题,这也是达伊沙恐怖组织在其渗透速度最快的一个原因。鉴于此,瓦哈比邪教和达伊沙恐怖组织斥巨资在该地区实现他们的邪恶目的。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部有关机构的一名负责人贝克阿夫在2015年11月就此问题宣布:“达伊沙恐怖组织斥资7000万美元在中亚国家实施恐怖活动,这些资金用来设计陷害中亚地区国家公民,迫使他们采取恐怖行动”。巴库出版的报纸《自由报》援引这名吉尔吉斯斯坦安全官员的话写道:“达伊沙目前在高加索和中亚地区都有活动的支持者”。

瓦哈比邪教和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活动被披露一年后,独联体国家反恐中心负责人安德烈•诺维科夫强调,应当在信息和网络空间进一步采取切实举措,打击中亚国家离经叛道的达伊沙恐怖组织。安德烈•诺维科夫对俄罗斯和该地区一些国家的移民陷入极端分子的圈套表示担忧。他说:“瓦哈比和离经叛道的恐怖组织利用新的心里战术诱使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加入达伊沙恐怖组织,然后对他们进行洗脑”。

中亚地区恐怖组织成员招募成员的方式正在发生改变。俄罗斯副外长此前曾宣布:“60%的达伊沙恐怖分子是中亚和高加索地区一些国家的公民”。

达伊沙恐怖组织在人员招募方面不断加大力度,该恐怖组织在中亚地区的恐怖活动逐步增加的同时,中亚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也在他们国家边境地区采取严格的安全措施,以应对极端恐怖活动。

过去几年来,中亚地区的所有领导人意识到了瓦哈比邪教和达伊沙恐怖组织的危险性,因此他们在打击该恐怖组织方面采取多种政策。例如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就继续打击盘踞在该国的达伊沙恐怖组织做出强调。纳扎尔巴耶夫在阿斯塔纳出席宗教少数民族代表大会时宣布,该国安全部队将继续采取打击行动,直到消灭恐怖分子。此前他还威胁该国公民:将剥夺那些与达伊沙恐怖组织合作的犯罪分子的国籍。

    专家的研究表明,在中亚各国之间,隶属于瓦哈比邪教的极端组织和达伊沙下属的恐怖组织在哈萨克斯坦拥有最多的支持者。2016年12月,哈萨克斯坦宗教事务部和民间组织称,该国有1.7万名萨拉菲运动的追随者。就此,哈萨克斯坦一名宗教事务专家、内政部负责人杜拉特·格列巴耶夫说:“贫穷、民众尤其是青年的宗教认识差是倾向极端主义的主要因素。极端组织中大多数成员是25-35岁的农村青年,其中大多数在贫困的家庭中长大,他们没受过教育或上过高等学府。专家研究表明,在中亚各国之间,哈萨克斯坦是极端组织支持者最多的国家,而这些极端组织隶属于瓦哈比邪教和达伊沙恐怖组织。关于极端组织不断壮大的另一个原因是表明中亚地区一些政府很少关心他们国家的社会及民生问题。实际上,中亚各国政府其中包括哈萨克斯坦政府领导人无视或很少关注经济状况是该国年轻人倾向极端组织的因素。尽管瓦哈比邪教和该教派的私生子——达伊沙恐怖组织的资金、政治和经济支持者做出了巨大努力和耗费了巨资,但该邪恶组织仍无法吸引到很多成员。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Feb 24, 2018 21:13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