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与沙特的武器库

沙特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该家族政权不断购买及库存武器,这是明显的军国主义行为。从该家族政权官员的角度来讲,大量采购武器对于安全有着巨大的意义。

    沙特家族政权的军事预算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是全球最高的国家之一。到2017年,该国的军事预算达到了1910亿里亚尔,相当于508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采购军火。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通过公布一份分析图表宣布,过去十年中(从2007年至2016年),沙特是美国最大的武器进口国。美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出口国。这份图表是基于“趋势指标值”和关注这些武器制造商的武器生产成本而制作的。这表明,沙特每年从美国进口74.79亿美元的武器,是美国武器最大的进口国。这一数字与巴拉克·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时期有很大的关系。

自唐纳德·特朗普上台以来出现了新的格局。特朗普今年5月中旬访问沙特利雅得期间,两国签署了前所未有的武器采购大单,总价值达到1100亿美元尽管这次武器大狂买详细清单尚未确定,但已确定的是沙特将要从美国购买3000套JDAM(Joint Direct Attack Munition)精确制导炸弹套件、115辆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萨德(THAAD)导弹防御系统、“爱国者”-3型导弹系统、4艘LCS新一代巡洋舰、150架“黑鹰”直升机和48架CH-47“支奴干”直升机。尽管沙特家族政权是美国武器及军事装备的固定客户,但迄今为止签订如此巨额军火协议在两国之间还是前所未有的。特朗普沙特之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据称是全面打击恐怖主义蔓延和建立一个新的地区安全体系,事实上,其目的是应对伊朗在地区的影响力。该计划的基石是与沙特签署史上最大的武器出售协议。事实上,特朗普还试图与沙特一道将伊朗定为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支持者。然而事实证明,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尤其是沙特在建立和扩大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方面发挥着作用。法国政治问题专家罗纳德·纳尔多称:“特朗普将伊朗定为国际恐怖主义的支持者和中东地区的重要威胁是一大错误。当前全球所面临的恐怖主义没有受到伊朗的支持,相反却受到了美国在波斯湾沿岸的一些阿拉伯盟国的支持。

沙特狂购武器的主要理由就是声称因伊朗地区实力不断增强,其安全受到了威胁。然而沙特在没有受到任何外部势力侵犯的情况下,从西方尤其是美国大量购买武器,该问题成为了世人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沙特通过渲染伊朗“威胁论”来购买大量武器,并企图依靠美国来保护其地位和安全。此外,沙特在也门战争中的失利和支持盘踞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组织也促使该家族政权增加购买军事装备。近几年,伊朗“威胁论”问题也是包括沙特在内的波斯湾南岸的一些国家考虑军购的主要原因。沙特政府似乎比过去更担心伊朗在地区实力的加强。正因如此,在伊沙两国对立面方面,沙特试图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防止其遭到失败,也门就是一个明显的事例。利雅得一如既往的对也门进行大规模空袭,造成该国数万人伤亡。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专家阿米尔·纳赫拉认为,沙特家族政权对伊朗发动战争将是灾难性的,这样的战争将会导致沙特家族政权垮台和灭亡,且损害人类及地区环境。

    现任沙特王储兼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实际上控制着沙特家族政权,并强调致力于强化利雅得的军力。由于美国向沙特出售价值上千亿美元的军火,因此沙特获得了美国武器最大进口国的称号。然而,由于沙特缺乏有关军火库管理方面的专业人才,而且这些武器因其数量庞大且技术先进,因此该家族政权被迫将这些武器存放在武器库。与此同时,沙特前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等部分该国官员承认这些武器中的一部分已被地区一些国家,其中包括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反对派获取。虽然媒体有关沙特经济不景气进行了一些报道,但该国仍斥资数百亿美元购买武器。世界人类发展组织此前曾宣布:尽管沙特拥有数百亿美元的石油收入,但该国70%左右的民众对国家不景气的经济状况感到不满。根据世界人类发展组织提供的报告,2013年沙特的石油产量增至每日980万桶。此外,该国还有550亿美元的其它收入,但沙特人口当中仍有500万人生活在贫困之中,另有约1000万人生活在恶劣的经济状况下。因此,近年来随着沙特贫困和失业率不断攀升,该国的武器采购量依然在不断增加。

    虽然近几年美国在地区进行大肆干涉,但鉴于华盛顿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所汲取的经验教训和这种直接干涉付出的沉重代价,美国开始改变其战略,将在地区利用代理人列入了工作日程,其中包括向沙特和波斯湾南部的一些国家出售先进武器,以干涉目标国。这一政策的典型事例可以从沙特干涉也门和该政权支持达伊沙恐怖组织的战略意图上看出来。沙特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改变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政治及地缘平衡。

制造虚假危机、下阶段试图声称在中东地区建立安全和在该框架内进行反恐,这些都是美国为在伊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中制造紧张局势所要达到的目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国在“伊朗恐惧症”的框架内,以担忧伊朗核计划和声称伊朗干涉该地区国家如也门、伊拉克、巴林等国为借口开始抹黑伊朗。这种方式降低美国在地区军事直接干预成本的同时,还能使该国武器销量逐渐上升。然而有证据表明,军购不仅无助于提升阿拉伯国家的安全,相反只会加大波斯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的军备竞赛,以及西方企业和顾问在这些国家逐步增多和贫困加剧。过去五十年来,沙特事实上没有受到外敌的威胁,而该国依然购买了数百亿美元的武器,其中大部分对于沙特军方来讲不仅无用,而且每年还要花费数亿美元来维护和保养这些武器。

    总而言之,波斯湾南岸的国家可以说是全球军火市场中一个重要的武器系统市场。虽然该问题大多数是因所谓的“伊朗恐惧症”而引起的,但其主要原因之一是这些国家相互之间不信任。卡塔尔与沙特及其地区一些伙伴之间日益加剧的危机就是这一问题的明显佐证。这场危机还促使这些国家采购新的军事装备和波斯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军事竞赛不断增加。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所长顾问叶琳娜·苏皮纳说,卡塔尔反对沙特对伊朗奉行的政策,认为利雅得对德黑兰所持的敌对政策是非常危险的。 现在,这些国家都担心落后于邻国,所以他们正争先恐后地购买最新和最先进的军事装备。然而,军购不仅无助于提升他们的安全,相反只会加大波斯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西方企业和顾问在这些国家逐步增多和他们的贫困如沙特日益加剧。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标签

Mar 03, 2018 20:49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