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女性戴盖头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在不同社会,人们对盖头持有的观点也不尽相同。盖头属于服饰的一部分。服饰是文化的象征,也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文化素养和精神面貌。着装是人们社会地位和文化素养的一种体现。对于女性来说,穿着得体也是一种文化素养。正确而得体的着装能够体现个人良好的精神面貌和文化修养。

纵观历史,伊朗人民一直拥有丰富而稳定的文化,并注重与自己文化相匹配的着装风格。伊朗女性在接受伊斯兰教后,也接受了穆斯林着装,并戴上了盖头。在当代,为了捍卫盖头,伊朗女性一直与“摘掉盖头”等阴谋论作斗争。她们认为,盖头维护着穆斯林女性的贞洁和品德。

对于穆斯林女性来说,戴盖头是必须遵循的伊斯兰教主命。《古兰经》经文、圣训、众伊玛目箴言以及教法学家和伊斯兰学者均表明,戴盖头是必须遵循的宗教事务。《古兰经》有10多节经文均表明,戴盖头是为了维护女性的贞洁和圣洁。《古兰经》第33章同盟军章第59节经文称:“先知啊!你应当对你的妻子、你的女儿和信士们的妇女说:她们应当用外衣(长盖头)蒙住自己的身体。这样做最容易使人认识她们,而不受侵犯。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

着装问题属于人的一个天性问题,部分人错误地认为,一些着装方式阻碍并限制了女性的发展与进步。然而,得体而适宜的着装与人的心理健康存在直接联系。对穆斯林女性来说,戴盖头符合人的天性。违反天性将导致女性丧失自己的认同。部分社会学家认为,戴盖头是人类社会的自然需求。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在其著作中写道,男性被创造成冲动而鲁莽的,而女性则具有更多克制力。鉴于此,男女两性之间的冲突可以通过戴盖头化解。根据这一原则,世界各国均认为,女士着装应端庄得体。

根据伊斯兰教法,凡人体不许外露或不能为他人所见的部位被称为羞体。心理学研究表明,女性遮掩羞体具有心理根源,这对女性的成长和心智来说是一个必要条件。一些人认为,男女着装不同是男女不平等、男性优越于女性以及女性受到限制的一种体现。然而,这些人却罔顾这一事实,即:男性和女性心理成熟的必要条件彼此不同。与一些欺骗性宣传相反,对女性来说,得体的着装符合女性不同阶段的心理发展历程,也符合女性的天性。

有些人不去关注自己的内在美,而过度地追求外在的时髦打扮。相对而言,具有较高觉悟和认知的男性和女性往往在外表表现得更普通,更谦逊。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伊斯兰教强调,出于婚姻生活的需要,妻子应在家中为丈夫打扮自己。此外,穆斯林女性在一些情况下可以不戴盖头。《古兰经》在第33章同盟军章第55节经文中说:“她们(在不戴盖头的情况下)无妨会见她们的父亲、儿子、弟兄、侄子、外甥、信道的妇女,和自己的奴婢。你们应当敬畏真主,真主确是见证万物的。”

然而,当穆斯林女性出入一些公众场合,应戴上盖头和穿着得体。盖头维护了女性的尊严,如果伊斯兰教没有考虑女性出入不同社会场合的需要,就不会为女性确定戴盖头的必要性。盖头是女性健康出入不同社会场合的一种工具。

关于自由,伊玛目阿里在《辞章之道》中在致其子伊玛目哈桑的信函中说:“你不要成为其他任何人的奴隶,因为真主已把你创造成自由的人。”鉴于此,世人应根据真主的意欲确定自己的意愿,世人的自由也取决于真主的要求。人是群居动物,人的意愿与他人的意愿彼此相连,息息相关。很自然,人们应该遵守为意愿和自由而确定的法规。换句话说,人在社会领域拥有的自由是受到限制的。

在伊斯兰教看来,自由在以敬拜真主和美德为基础的教法的框架内是受到限制的。世人自由地享有伊斯兰教法明确的所有权利。伊斯兰教法设定的一些限制并不是真正的限制,而是为了不让社会陷入混乱和无序,是为了保障社会的健康发展。比如,伊斯兰教法明确了男女两性的着装方式,旨在保障人们拥有健康的社会生活。

现在,在世界很多国家,对人们的着装都存在一些限制和规定,比如,人们不能裸体外出或穿着睡衣外出,这是一种不符合社会文明的行为。在社会学专家看来,对着装的限制不是限制自由,也不是压迫,它不违背人的理智,而是为了维护人的尊严和社会文明。伊斯兰教规定的着装方式尤其是女性的着装方式,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尊严,让女性受到更多尊重,让女性免遭道德败坏分子的侵扰。

通过培养理性和心智,提高知识和认知水平,女性可以自由地参与社会事务。戴盖头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尊严,让女性更加虔诚,并有助于女性维护自己的道德品格,避免丑恶和卑贱。盖头不仅没有限制女性的自由,还为女性有效地参与社会事务提供了便利。这一点在伊朗女性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她们在伊斯兰革命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享有特殊地位。戴着盖头的她们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伊朗女性参与社会各领域的统计数据出现显著增长,国际社会也承认这一点。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伊朗女性的受教育程度相当高。在伊朗高等院校中,女学生的比例超过了6 0%,而且这一比例仍呈增长趋势。伊朗女性全科医生增加31%,专科医师增加40%,女性专家增加99%,这些都是该国女性在医学领域取得的无可比拟的进步。此外,在伊朗政府机构中约20%的职位由女性担任,伊朗全国有817名女性在该国担任行政机构女性事务顾问。这表明,盖头并未阻止女性在社会各领域的发展与进步。事实上,让伊朗女性摘掉盖头以获得自由,这更多地是西方的一种宣传手段。然而,这种阴谋诡计并未获得真正的支持。伊朗女性所关注的主要问题是尊严、信仰和修为。

 

Jul 18, 2018 20:59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