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几十年,伊朗与美国之间进行了直接和间接谈判,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概述其中一些谈判。

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初期,伊朗与美国进行的谈判之一是阿尔及利亚谈判,此次谈判是为解决在占领美国间谍老巢之后发生的双边分歧。1980年年末,在阿尔及利亚政府的调解下,为解决美国使馆人质问题,伊美双方代表在阿尔及利亚进行了谈判。最终,经过大约两个月的谈判,双方签署了一项协议,称为《阿尔及利亚声明》。美国在这些谈判中承诺的重要事项之一是不干涉伊朗内政和不支持伊朗的敌人。然而,美国在八年卫国战争期间却公开支持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并向伊拉克提供各种武器和情报援助。美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推翻伊朗伊斯兰共和制。鉴于此,美国不仅在卫国战争期间重新对伊朗实施了许多经济和军事制裁,而且还支持萨达姆政权,这导致萨达姆独裁政权在地区得到巩固。

伊朗和美国的另一次谈判是关于阿富汗问题的波恩谈判。在2001年9月11日事件之后,美国人于同年10月对阿富汗发动了进攻。与此同时,由于至少二十年的内战和塔利班组织的蔓延对该国的破坏,美国的“破坏性”武器在新战争中并未得到广泛使用。

由于新战争的空前状态,美军士兵在入侵开始时感到茫然不知所措,美军通过与伊朗在阿富汗的盟友(北方联盟)合作以及利用与伊朗的安全和军事合作而迅速推翻了塔利班政府。尽管伊朗在打击塔利班方面以及在推翻塔利班大约三个月之后和在确定阿富汗政府责任不到一个月之后在波恩会议上展现了自己的诚意,但是美国时任总统乔治-布什在伊朗与美国就阿富汗问题展开合作一周后宣布,伊朗是邪恶轴心国家之一。分析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过去多年的讲话内容表明,伊斯兰革命领袖早就认为,为缓解与华盛顿的紧张关系所做出努力的结果就是让美国人变得更加厚颜无耻和将伊朗置于“邪恶轴心”。

在美军攻打伊拉克三年后,美国在伊朗这个邻国面临非常艰难的局面。当时,一方面,华盛顿在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为管理伊拉克的计划遭到失败,另一方面,美军士兵在伊拉克国内的武装冲突中的人员伤亡持续增加。

2006年,美国时任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向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计划。根据该计划,将努力吸引伊朗的有效合作来控制伊拉克局势,而伊朗会获得一系列特权。随后,欧盟时任外交政策负责人哈维尔-索拉纳正式向伊朗时任国家安全最高委员会秘书、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阿里-拉里贾尼提交了美国的建议计划。根据建议计划,如果伊朗停止提炼浓缩铀,并就伊拉克问题展开合作,伊朗将可获得先进的轻水核电站,而且伊朗的离心机仍可处于活动状态。美国还将取消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放弃政权更迭的政策,并且帮助“在国际社会中接受伊朗”。作为回报,美国希望伊朗进行干涉,以减少针对伊拉克美军的袭击。

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在最近发表的讲话中首次透露,美国希望他与伊拉克抵抗组织谈判,以停止向美军发动袭击,并给他们几个月的时间撤离伊拉克。

尽管伊朗提供了援助,但是美国却出尔反尔,自2006年开始,美国在安理会核决议框架内对伊朗实施核制裁。

伊朗与美国之间的最后谈判起初是在伊朗与5+1小组多边形式框架内进行的,然后是在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与美国时任国务卿约翰-克里这种双边形式下进行的,最终于2015年7月达成了伊核协议。虽然美国上届政府也就是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没有完全履行美国在伊核协议框架内做出的承诺,然而,与之相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竟然公然于2018年5月8日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华盛顿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承诺,并且践踏了一项重要的国际协议。

重要的是,特朗普在其讲话中解释退出伊核协议的原因,即伊核协议无法保障美国的利益。事实上,他只字未提伊朗没有履行伊核协议承诺或是违反伊核协议。该问题表明,华盛顿非常清楚,德黑兰遵守伊核协议,所以无法在此方面编造借口。

自伊核协议于2016年执行以来,美国不仅在执行伊核协议的道路上制造障碍,而且要么不执行其承诺要么违反其承诺。特朗普通过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实际上是为了恢复对伊朗的初级制裁和次级制裁以及增加新的制裁。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伊核协议遭到失败或是未取得结果都是对多边主义的“巨大损失”。

美国作为5+1小组成员国之一从伊核协议执行之日起就开始背信弃义和采取破坏行为。在大约32个月的伊核协议执行期间,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违规、违约、拖延和违背伊核协议的行为。这些行为都记录在了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写给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混合委员会协调员费代丽卡-莫盖里尼的官方信函中。

美国违反伊核协议涉及各个方面:美国国会延长《对伊朗制裁法案》有效期;对去过伊朗的免签证国家和地区护照持有人施加新的限制;与5+1小组成员国为在安理会与伊朗的交往中实现“根本性改变”的集体承诺相反,美国致力于在联合国安理会针对伊朗制造消极气氛;美国政府在有效解决核制裁方面故意拖延;阻止其他国家与伊朗实现贸易正常化;阻止伊朗从伊核协议中获得经济利益;扩大对经济关系的未来以及与伊朗合作的疑虑;美国财政部不合时宜地延迟向伊朗发放出售或租赁客机的许可证;在伊朗中央银行轻松获得其财政资源的道路上设置不相关的规则和心理障碍;美国财政部使解除制裁的规则变得复杂和设置条件,以便在非美国银行中制造疑惑和让他们对与伊朗合作感到厌恶;在美国国会再次提出各种针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制裁法律,目的是为了破坏气氛和阻止其他国家与伊朗贸易关系正常化。这些都是美国践踏伊核协议的事例。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证明,美国不值得信任。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不愿在自己和以色列的要求方面作出任何让步。如果美国与伊朗举行双边谈判,那么美国向德黑兰所要求的一定与特拉维夫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所要求的一样。

与此同时,现在已经一目了然,美国通过采取经济施压来迫使伊朗与自己谈判的目的是为了搞垮伊朗经济,最终从德黑兰获得特权。特朗普以为,通过对伊朗采取史无前例的经济施压就能迫使伊朗屈服。在此方面,特朗普以制裁为工具企图让伊朗人民的生活条件更加艰难,从而在伊朗制造不稳定局势。

美国的这一政策完全是在干涉伊朗内政,从国际法的角度而言,这一举措是非法举措,并且违反国际规则和联合国宪章。与此同时,特朗普对伊朗的态度也证明了这一问题,即他没有真正了解伊朗人民。过去40年的经验表明,针对伊朗的外部压力越大,伊朗国内就越团结一致。

华盛顿的新一轮反伊朗举措是在此情况下采取的,即与过去相反,华盛顿在此方面完全受到孤立,鉴于伊朗完全遵守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其他国家尤其是4+1小组成员国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跟随美国对伊朗实施新制裁。事实上,世界现在站在了反对特朗普的反伊朗举措的统一阵线上。与此同时,伊朗人民现在比过去更加不信任美国,特别是他们在目前情况下不接受与美国的谈判。特朗普不仅对伊核协议,而且对许多国际协议背信弃义,这导致世界对特朗普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

 

标签

Aug 25, 2018 16:17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