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期节目中,我们关于5月8日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问题,与大家一起讨论了美国总统在其演讲中针对伊朗捏造的一些巨大谎言。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与大家探讨唐纳德•特朗普发表的反伊朗错误言论与谎言。

特朗普针对伊朗捏造的另一个弥天大谎就是向伊朗输送数十亿美元的问题。特朗普对此声称:“这个灾难性协议(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给了该政权(伊朗)数十亿美元,其中一些实际上是现款”。虽然“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使伊朗政府获得了数十亿美元,但伊朗自己的数十亿美元资产因国际制裁而被冻结。特朗普称在伊核协议后伊朗获得了1500亿美元,并多次重复这种与事实相违背的声称。在此情况下,根据统计数据,伊核协议允许伊朗重新获得其被外国银行冻结的1000亿美元,当然其中一部分资金已被伊朗所使用。在伊核协议后,伊朗还能够将其被外国银行冻结的资产中的350亿至650亿美元转移至国内。这些资金都是伊朗出售石油所得收入,与美国纳税人的口袋没有任何关系。在伊朗国王政权时期,该国为购买美国军事装备向其支付了4亿美元“现金”,但在伊斯兰革命爆发之后,伊朗没有获得任何军事装备。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在2009年3月就此说道:“国王政权给美国支付了大量资金用来购买飞机、直升机和武器,其中部分装备在美国已准备就绪,当伊斯兰革命爆发时,美国没有向我们交付这些装备,也没有把资金返还给伊朗”。事实上在多年之后,国际原子能机构证实,伊朗为建立信任而采取核举措并严格履行伊核协议,之后时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于2016年1月发表声明宣布,美伊两国关于上世纪70年代伊朗从美国购买武器以及在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没有获得这批军事装备的档案达成一致,美国向伊朗返还4亿美元及其利息。

特朗普捏造的另一个虚假声称就是伊朗在伊核协议签署之后其军事预算增长40%。特朗普声称,伊朗军事预算在伊核协议签署之后增长了40%。特朗普在5月8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发表的讲话中再次发表此类声称,而且他在5月12日的推文中也重复了该声称。然而,“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表报告认为特朗普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并表示美国在伊朗防务预算问题上说假话、言过其实。根据该研究所公布的信息,在过去三年里,也就是自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之后,伊朗军事预算仅仅增长了30%,而特朗普的40%完全违背事实。在此情况下,伊朗军事预算额度与波斯湾南岸的阿拉伯邻国相比,双方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因为这些国家是全球最大的武器买家,仅沙特在2017年就与美国签署了价值1110亿美元的军火协议。然而,军事专家认为沙特军队的军事实力几乎不值一提。俄罗斯军事专家维克托•穆拉霍夫斯基认为:“尽管沙特军队多年前装备了美式装备,但即使在陆战和游击战中其战备水平也不高,更不用说需要专长和技术的空战和海洋战”。相反,伊朗在加强其军事威慑力的框架内,对军事和武器计划进行资源优化分配采取了有效举措。此外,鉴于伊朗的国土面积、人口、地理位置和受到诸多威胁,伊朗军事预算增长一直处于最低水平。军事问题和中东安全事务专家麦克·奈特对此说道:“毫无疑问,伊朗在此方面做得非常好”。

特朗普捏造的另一个谎言就是伊朗支持恐怖主义。特朗普在讲话中就此说道:“伊朗政权是头号支持恐怖分子的国家。该政权(伊朗)出口危险的导弹,对中东各地的冲突起有推波助澜的作用,支持真主党、哈马斯、塔利班和“基地”等恐怖分子和准军事武装分子”。特朗普的这番讲话是对伊朗捏造的最大谎言。事实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自身就是恐怖主义的最大受害者。上世纪80年代,美国和西方公开支持伪信士恐怖组织,美国官员还参加该恐怖组织召开的年度会议。该恐怖组织暗杀了伊朗15000多名无辜平民和很多官员。目前,伪信士恐怖组织仍与美国保持密切的情报合作,并为西方的势力渗透和提供情报效力。现在显而易见的是,美国与其欧洲伙伴如法国和英国在扶植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方面起有重要作用。在阿富汗战争之前,华盛顿缔造了基地组织。此外,自2011年1月之后,阿拉伯世界人民运动的出现为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在部分国家滋生并蔓延创造了条件。美国与其欧洲及阿拉伯伙伴为推动其利益和实现他们的目的,不仅没有打击极端恐怖主义,相反还支持恐怖组织,尤其是支持盘踞在叙利亚的数十个恐怖组织。这些恐怖组织的野蛮暴行和非人性行径致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同时还导致难民危机爆发并扩大。与此同时,随着恐怖袭击不断扩大,诸如达伊沙等一些极端恐怖组织在西方国家不断涌现。然而,伊朗支持反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运动和反霸权势力运动,如真主党运动和哈马斯,这是在伊斯兰共和国外交政策原则的框架内进行的,是在捍卫全世界穆斯林的权利和支持全球的弱势群体,该问题在伊朗宪法原则中得到明确阐述,并被作为伊斯兰共和国制定政策和体制的行为准则。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关于帮助解放运动和抵抗组织这样说道:“伊朗热爱自由的民族现在依然全面支持全球弱势民族抵抗那些他们的逻辑是炮弹和坦克、他们的口号是刺刀的人。我们支持世界各地所有的自由运动,这些运动为主道而奋斗,并致力于实现真理、权利与自由”。

特朗普在其讲话中捏造的另一个弥天大谎就是声称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并支持他们。特朗普说:“美国人民与你们站在一起。令人悲哀的是,伊朗8000多万公民从未看到过一个在与邻邦和睦相处中而繁荣并且令世界仰慕的伊朗。但是,伊朗的未来属于伊朗人民。他们是丰富的文化和古老的土地的继承者。他们应该拥有一个能充分追求他们的梦想、弘扬他们的历史和赞美真主的国家”。特朗普是在此情况下发表这样的言论并假惺惺支持伊朗人民的,即:他显然忘记了此前关于伊朗人民发表的讲话。特朗普曾多次针对伊斯兰共和制和伊朗民族进行最激烈的口头攻击和无理指责,甚至直接侮辱伊朗人民。特朗普在2017年10月在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的一次讲话中,发表了“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的相反声称,并使用“恐怖主义民族”一词,他称伊朗人民“像其他一些恐怖主义民族一样”。因此很显然,特朗普任何时候不仅不会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而且还通过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开始重新恢复此前对伊朗的大规模制裁并实施新制裁。事实上,美国企图向伊斯兰共和制施加前所未有的压力,迫使伊朗人民屈服,然后接受美国的非法要求。但是在过去40年中,伊朗人民坚定不移,从未屈服于华盛顿的无理要求,并继续把美国视为伊朗的最大敌人。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对此说:“美国反对伊斯兰共和制的原因是他们完全寻求霸权,但伊斯兰革命斩断了他们的魔爪。伊斯兰革命领袖强调,美国总统威胁要对伊朗人民和伊斯兰共和制发动战争,那么我代表人民告诉你,特朗普先生!您正在做错事”。

特朗普在其讲话中对伊朗捏造了很多谎言,其中包括声称伊朗在袭击驻地区美军士兵和军事设施方面发挥作用,然而他却没能拿出任何的相关证据。与此同时,历届美国总统都曾发表过类似声称,他们均认为伊朗在袭击伊拉克、黎巴嫩和其它地区的美军士兵中发挥作用,但他们任何时候都没能出具强有力的证据。总而言之,特朗普是一个有争议和不可预测的民粹主义总统,而且很多美国政客认为他不配担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独断专行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立场,其中包括退出核协议和他在讲话中关于该问题失信于对美国伙伴所做出的承诺,所有这些令华盛顿的欧洲盟友非常不满。鉴于此,欧盟和5+1小组成员国中的欧洲三国英、法、德就致力于维护“伊核共同行动全面计划”做出强调。

 

标签

Aug 27, 2018 16:26 Asia/Shanghai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