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中东地区的战略之一就是执行世纪交易计划。我们将在几期节目中在介绍该计划的同时,对世纪交易计划的核心、目的、玩家、抵抗核心的对策和该计划的后果进行研究。在第一期节目中,我们研究了世纪交易计划的核心和目的。在本期和下期节目中,我们将对世纪交易计划的玩家以及他们在该计划中的行为模式进行研究。

       总的来说,世纪交易计划有7个主要玩家,他们是美国、以色列、巴勒斯坦、沙特、阿联酋、约旦和埃及。

世纪交易计划的最重要和最主要玩家就是美国,因为世纪交易计划制定者和执行者之一就是美国。美国正式承认古都斯是以色列首都的目的是将巴以冲突中的古都斯和巴勒斯坦难民问题彻底删除以及建立巴勒斯坦国和犹太国两个国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说:“将美国大使馆迁往古都斯意味着确定这座城市的命运将不会是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的谈判问题。”

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美国中东问题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和美国驻被占领地区大使戴维-弗里德曼为推动世纪交易计划而“身兼重任”。贾里德-库什纳与杰森-格林布拉特多次前往阿拉伯国家并与这些国家尤其是约旦官员举行会晤,目的是让他们了解世纪交易计划核心的同时,对他们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戴维-弗里德曼还是以色列在被占领土上采取侵略计划的支持者,因此,以色列继续更快地建造犹太人定居点和抢占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萨利赫-纳阿米在卡塔尔媒体《新阿拉伯人》上发表的一篇分析报告中写道:“华盛顿驻被占领古都斯大使戴维-弗里德曼不但对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在约旦河西岸和古都斯的侵略行径避而不谈,反而还对拆除在这些地区的犹太人定居点的建议提出批评。弗里德曼认为,这些建议是以色列出现‘内战’的因素。”

美国在执行该计划中的行为模式为以色列接近波斯湾阿拉伯国家、使他们的关系正常化、刻意放大伊朗和什叶派规模扩大的危险和利用部分国家的经济担忧以及利用这些作为施压杠杆创造了条件。在此方面,沙特、巴林和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关系日趋正常化。埃及和约旦几十年前就与以色列签署了和平条约。遏制所谓的伊朗和什叶派扩大所产生的“危险”一直以来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之一,如今,随着特朗普、内塔尼亚胡和本-萨勒曼邪恶铁三角的出现,这种所谓的“危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突出。美国对约旦、埃及和巴勒斯坦三个国家也使用了经济杠杆。在过去几个月中,在约旦所出现且最终在沙特和阿联酋的经济援助下被平息的抗议活动、提出一些建议如重建加沙和改善约旦河西岸的经济民生状况以及对埃及提出的经济计划,这些都表明,美国利用经济杠杆迫使这些国家追随世纪交易计划。

毫无疑问,世纪交易计划完全是为了实现以色列的目的和利益,因为使古都斯完全犹太化、建立巴以两个国家、正式承认犹太人定居点以及从所谓的和平谈判中删除古都斯和难民问题,这些都是世纪交易计划的目的。

以色列在世纪交易计划中的行为模式是支持沙特的国内和地区政策,继续兴建犹太人定居点和制定新的法律。以色列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国内和地区政策的支持者。实际上,以色列认为,在当前情况下,沙特是最重要的阿拉伯玩家,所以以色列支持本-萨勒曼的国内政策,因为沙特王储通过进行改革,一方面大幅淡化了宗教的作用,另一方面朝着使沙特人民的生活方式西方化的方向行进。这些政策都是为了保障以色列的利益。沙特尤其是在萨勒曼国王和他的儿子掌权后采取的最重要地区政治战略之一就是加强与伊朗和抵抗核心的敌对。该政策同样符合以色列的利益,所以,沙特与以色列之间建立了非正式联盟。

以色列大肆兴建犹太人定居点的计划是在美国的支持下进行的,继续修建犹太人定居点意味着被占领土上的犹太人数量的增加以及巴勒斯坦人将被迫迁居。修建犹太人定居点比其他任何战略都能够给执行世纪交易计划提供帮助。在此方面,《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写道:“在占领约旦河西岸过去五十多年后,以色列宣布数十万公顷的被占领土地成为公共土地,几乎一半的土地已被改造。一个名叫‘立即实现和平’的反犹太人定居点组织刚刚获得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在所有的土地中,仅有0.24%的土地供巴勒斯坦人使用,其余99.76%的土地都用于修建非法的犹太人定居点。以色列律师表示,寻求公共土地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定居点的增长。”

2018年7月19日,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议会以62票赞成、55票反对以及2票弃权,通过了《犹太民族国家》种族主义法案。根据该法案,巴勒斯坦土地将成为犹太民族的历史家园。犹太人在以色列将享有“自决权”。新法案还规定,犹太人使用的希伯来语为以色列唯一的官方语言,阿拉伯语则失去了官方语言的地位,降格为一门具有特殊地位的常用语言。也就是说,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可以在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机构中使用阿拉伯语。该法案除了宣布古都斯市为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首都外,还支持犹太人定居点建设和在被占领地区修建新的犹太人定居点。本-怀特在英国独立媒体《中东之眼》上发表的文章中表示,通过该法案是为了在被占领土上建立种族隔离,其目的是为了消除巴勒斯坦认同。本-怀特写道:《犹太民族国家》法案是以色列为针对巴勒斯坦人民通过歧视性法律的最新努力。《犹太民族国家》法案及其最终命运是一场关乎人口的历史性战争的一部分。在以色列人看来,这场战争的胜利取决于对巴勒斯坦人采取严厉行动和大力镇压。

 

Sep 08, 2018 21:29 Asia/Shanghai
意见